阿叮

阿叮

查看介绍

【安生x七月】结(中)(七月与安生电影同人)

上清破云:

对这玩意儿竟然还是个中……感觉好冷啊又没有人看,real寂寞,想赶紧完结掉了QwQ下篇完结,以及它会是个he的请放心……




**


七月与安生电影百合同人,与原著无关。




文/上清破云




(上点我)




(中)




“你和他关系大了的。”


 


七月握住了她的手:“你干什么?”


 


“洗澡啊。”安生喊道,一把挣开了她的手,继续掀她的衣服,七月很白净,是不同于安生的那种白净,肚脐以上的线条都是柔顺的,有种弱弱的柔软的少女气息……而且她记得,七月的胸型很漂亮。


 


这个突然蹦出来的想法让李安生愣了一下,她早就知道七月的胸很好看,但她隐约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却又说不出来。


 


“李安生!”七月皱起眉来,提高了音量。


 


安生条件反射地抖了一下,回过神来,有些讪讪地放开了手。七月很温柔,说话总是细声细语的,也不常这样吼她,但她总有点怕七月。


 


这又是另一个让安生觉得奇怪的点,酒精模糊了她的脑袋,她迷迷糊糊地想,真奇怪,她在怕七月什么呢。


 


她抬手顺了一下湿哒哒的额发,躺进了放满水的浴缸里,望着天花板上旋转着的排气扇,放软了语气:“你又不让我喝酒,又扔了我的烟,还骂我和别的男人上床,还不跟我一起洗澡,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啊七月?”


 


“……我没有要你怎么样。”七月沉默了很久,说道,“安生,我总觉得我们最近很久没有在一起玩了。”


 


安生眯着眼睛,似乎泡得很舒服的样子,说话也懒懒散散的:“哪有,你的错觉。”


 


七月望着她:“……你是不是不喜欢家明?”


 


安生顿了顿,然后懒懒地睁开了一只眼:“我当然不喜欢他了,他都把你抢走了,我为什么要喜欢他。”


 


“那怎么能一样呢,你这个人真的是……”七月低下头扁了扁嘴。


 


“我真的没有不喜欢他,只是你知道,我最近和那个唱歌的关系不错,那我总不能带着他粘着你们一起玩吧……”安生眨眨眼,给七月抛了个媚眼,刻意娇嗔道,“我和唱歌的偶尔也需要一点独处时间的嘛。”


 


七月还是有些担忧地望着她,她很少阻拦安生想做的事,即使有些她并不赞同:“好吧,可是你和他一起玩归一起玩,少喝点酒啊,很伤身体的,而且学校该去还是要去,你旷课太多不好毕业的。”


 


“明白明白,七月长官。”安生冲她挤挤鼻子,有点委屈兮兮地说道,“……你刚刚吼得可真大声,我酒都被你吓醒了。”


 


“这可是我最喜欢的毛衣,都被你扯出毛线团来啦,我能不生气嘛?”七月绷着脸指着衣摆上被安生指甲勾出来的小毛团,两人对视了一会儿,都笑了出来,七月顺手就脱掉了毛衣。


 


李安生故作紧张地双手护胸状:“你干嘛?”


 


七月戳了戳她的胳膊,轻哼了一声:“去去去,缩去那边一点,我要洗澡,被你弄得一身都湿了。”


 


李安生半张脸都浸在水里,故作不情愿地往浴缸边蹭,边吐着泡泡边含含糊糊地说话:“我可是未出阁少女啊,这一起洗澡使不得使不得。”


 


“你话可真多。”七月故意大力坐下,涌起来的水花呛了安生一鼻子。



“咳咳咳咳——你这人有异性没人性啊。”安生边咳边笑,仿佛全然不记得刚才二人的争执一般,仿佛她们还像过去一般。


 


她们像小时候一样把脸浸进浴缸里嬉戏,而七月在水中悄悄睁开了眼睛,她望着在水中模糊而影影绰绰的安生。


 


她知道对方说谎时候的全部小动作,颤抖的睫毛和闪动的眼,但她不知道安生在哪一句话上说了谎,是关于她不喜欢家明,还是关于那个唱歌的,又或者是关于其他。


 


七月闭上了眼,她不愿意想。


 


**


 


“家明刚刚怎么和你一块来的呀?”洗完澡,安生吸着鼻子,拿浴巾边擦着头发边问道。


 


“快考试了,他过来我家一起复习。”


 


“哦。”安生点了点头,“我肚子饿了……刚才都吐光了。”


 


“家里好像没什么吃的了,应该还剩包饺子,我给你下了吧。”七月说,一边套上了睡衣。


 


“饺子有什么意思啊,我想吃烤串。”安生说。


 


“还嫌弃了呀?”


 


“那我出去买吧,你要不要?”


 


“这么晚了哪还有店开门呀?你还跑出去买?”七月愣了愣。



安生已经换上了刚才扔在地上的皮衣,背对着她穿起了鞋:“嗨,你这就不懂了吧,这个点才是宵夜的点儿,你要我给你带点?”


 


“不了吧,我不饿,真要出去啊?半夜冷,戴个围巾。”七月把自己的围巾扔给了她。


 


“成,那你先睡吧,我直接外边吃了吃完再回。”安生随手接住了,然后带上了门。


 


今天的月亮又圆又亮,安生顺着街边慢慢地走,夜宵小摊子很热闹,卖卤煮的卖炖罐的什么都有,她却没有停下来。


 


她的酒已经完醒了,步子走得又稳又轻快,所以她不是脑子不清醒,所以她不能推托给醉意。


 


七月的红色围脖挂在她的脖子上,软软的,很香,七月喜欢自己做那种小小的桂花香包,她的一切衣物都是这种味道。


 


七月的味道。


 


安生骤然停住了脚步,指尖颤抖着抚上了围巾。


 


——她不敢看林七月,不敢碰林七月。


 


她惧怕林七月。


 


因为她喜欢她。


 


不是朋友的那种喜欢,不是家人的那种喜欢。


 


是苏家明对七月的那种喜欢。


 


是七月对苏家明的那种喜欢。


 


她和男人做/爱,控制不住想到的却是七月的脸。但七月喜欢家明,七月不要她。


 


七月,七月,七月。安生想,光是想到这个名字她就要被窒息的思念与恐惧淹没了,她摇摇晃晃地抱着头蹲了下来,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她把头埋进围巾里就开始哭,疯狂地崩溃地哭,她单手按压着心口,感觉心脏砰砰砰砰地剧烈跳动,伴随着极度的酸楚,频率激烈到仿佛要麻痹五感一般,令她几乎喘不上气来。


 


“七月……”她像个疯子一样蹲在凌晨的大街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声音像从牙缝里挤出来一样委委屈屈,可怜兮兮。


 


而这一次七月不能拥抱她。


 


她只有七月,她只喜欢七月。


 


但她知道她要失去七月了,她全无办法。


 


**


 


安生走了。


 


在安生走的那一天,七月看到了她脖子上的挂坠,那是苏家明从小带到大的挂坠。


 


安生在火车上冲着她喊,像某种晦涩不明的示弱或哀求:“如果你要我留下来,我就留下来。”


 


七月只是掉眼泪,却无法说出一句话。


 


她一直知道苏家明喜欢安生,在挂坠之前。


 


那时她与苏家明去接安生。


 


李安生站在街对面自顾自地玩着手机,面上没什么表情,也没看见她俩,她穿着红色格子衬衫,套着黑色皮衣外套,穿着高跟靴子,她很适合穿红黑,衬得她更白净,更冷淡寡情。


 


那一刻的李安生看起来陌生而遥远,像一只红尖嘴的乌鸦,与世隔绝,只是静静停留片刻梳理鸦羽,下一秒就要展开翅膀消失了一般。


 


苏家明近乎着迷地望着她。


 


七月看着他,突然转头冲街对面大声地喊道:“安生!”


 


安生闻声抬起头,对着七月自然而然地露出了一个微笑,笑得眉眼弯弯,再没有一丝冷漠,仿佛乌鸦彻底收拢了翅膀。


 


李安生的疏离永远不会对着林七月。


 


七月也冲着她露出一个笑容。


 


但四海为家的李安生留下了苏家明送她的佛像吊坠,还挂在了脖子上。


 


林七月和李安生前半辈子都绑在一起,什么都一起,什么都共享。


 


但七月想,这一次不可以,她不可以把苏家明给安生。


 


又或者,她不可以把安生给苏家明。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不知道该怎么做,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她只知道不可以不允许只有这件事她做不到。


 


那辆载着安生的火车已经驶出去很远很远,七月久久地站在原地,泪流满面,她只知道她没有能留住李安生。


 


**


 


安生频繁地给她写明信片。每一张明信片的结尾,都写着“问候家明。”


 


**


 


再然后剧情急转直下,他们再见面,再分别。


 


再然后她见到了安生,苏家明扶着酒醉的李安生,小心翼翼地带着她上楼梯。


 


苏家明看起来有些慌张。


 


安生喝得迷迷糊糊地,跌跌撞撞地挣脱开苏家明扑过来,抱着她带着哭腔颠三倒四地道歉:“七月,我上次不应该骂你的七月,我上次怎么能这么骂你呢,我以为你再也不理我了。”


 


苏家明一时有些惊讶,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安生,像收了一身刺一样,低声下气地哀求示弱。


 


他想进门,七月拉上了门,没有抬起头看他一眼,她说:“你留在这。”


 


语气冷冷淡淡的,他觉得七月该愤怒的,但他仿佛确实从未见过七月愤怒的样子,七月总是很温柔乖巧,很体贴,很为他人着想。


 


唯一一次,他想,唯一一次见过对方类似发怒的样子,是在那一天,七月进了银行,他们难得开了瓶酒庆祝。


 


七月喝多了,起身的时候撞掉了一个铁盒子,盒子里的明信片散落了一地,是安生的明信片。


 


苏家明条件反射地想去捡,七月一把打开了他的手,用了很大的力气,他的手甚至红了一片,但他无心去管,因为他看见安生的明信片,每一张,每一张最后都写着,问候家明。


 


七月一张张小心翼翼地捡起来,收拢在铁盒子里,又怒极了一般全都摔在了地上,她看着苏家明发愣的样子,一下子冷了一张脸,苏家明从未见过七月那样的眼神,她望着他,冰冷的、仿佛极轻蔑极厌弃一般:“你凭什么,你凭什么去喜欢李安生?”


 


苏家明那时不懂,他以为七月想说的是,‘你凭什么不喜欢我,去喜欢安生。’


 


他后来想,七月愤怒的,不甘的,和其实想说的是:


 


你凭什么有资格喜欢安生。


 


也许还有,安生凭什么喜欢你。


 


**


 


而现在,时隔多年,李安生与林七月又一次一同站在了浴室中央,而这一次林七月拿起花洒不再是浇在烟上,而是淋在了李安生的头上。


 


林七月终于亲手脱下了衣服,李安生每每午夜梦回旖旎幻想的那副身体终于毫无遮掩地出现了在了她的眼前。


 


却还是因为苏家明。


 


林七月对着她吼:“家明就喜欢这样的!家明就喜欢这样土的你知道吗!”


 


李安生抖到连牙齿都在打颤,一边想要为七月拉上外套,她觉得讽刺,当年那个夜晚她气急败坏地想要拽开林七月的毛衣,现在林七月脱了,她却在抖着手给她一颗颗扣上扣子。


 


她想要笑,又想要哭。




林七月握住了她的手,然后林七月吻了她。


 


TBC


寂寞的tbc……


 

评论
热度(160)
© 阿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