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叮

阿叮

查看介绍

【安生x七月】结(上)(七月与安生电影同人)

上清破云:

【安生x七月】结




七月与安生电影同人,与原著无关。




文/上清破云




(上)


十五岁的李安生烫了个爆炸头,林七月笑了整整半天,安生倒是不怎么介意,七月乐她也乐,她喜欢看七月笑。


 


但别人说就不行,Blue的小黑刚笑了一句,就被她拿一把花生壳爆了头。


 


Blue是安生打工的酒吧,李安生天生就和这种地方八字相合,融入的别提多快,不到一个月,连老板的媳妇儿的远方表舅的外甥女曾经和谁乱搞过以及现在正在和谁乱搞都摸了个门清儿。


 


小黑呸呸呸地把花生壳都扔到地上,想到了之前给安生介绍出租房的事:“诶,我给你说的那地儿怎么样?”


 


“还成,就是有点太潮。”安生懒懒抬了抬眼,她单眼皮细长眼,眼线勾了个上翘的尾巴,抬眼看人的时候总有种格外凉薄的错觉,“我不介意,不过那味道七月估计不喜欢,再找找吧。”


小黑莫名其妙:“你们合租?”


 


“没啊,她住家里。”


 


“那你住的地方为啥要她喜欢?”


 


安生白了他一眼:“这有什么奇怪的,她是我朋友,就你这地,况且除了味道,我这前脚刚放进去的外套,后脚回家都能长蘑菇了,我怎么让她睡我这?”


 


“到底你住还是她住啊……”小黑嘀咕着,“你剥这么多花生,也没见你吃几个啊。”


 


“不是我吃,不准偷,我给七月带的,她快下课了。”安生无情地一把抽开小黑的手,林七月嘴挑的很,爱吃花生又不爱吃皮,酒吧下午客人少,安生闲来无事,干脆买了袋花生,一边调酒一边偷偷剥,然后装在个小盒子里带给七月。


 


她今天穿着个薄毛衣,粉加绿的,有点纯有点老土,一看就不是她的风格,这衣服她第一次穿来Blue的时候就被他们笑疯了,她火大地一个个撩袖子揍了回去,后来偶然聊起来才说到这是林七月给的,她个子窜得快,买了嫌小了,就塞给她了。


 


“也没有那么难看吧。”那时候他看见安生偷偷对着酒吧镜子嘀嘀咕咕道,然后乐了起来,她一笑起来好像冷漠都不见了,眼睛弯得像月牙,“好像是有点土。”


 


然后这是她最近最经常穿的一件。


 


小黑眨巴眨巴眼睛:“我说安生,你人生里是不是只有七月这一个朋友啊?”


 


“关你什么事啊。”安生作势又抓了一把花生壳,小黑转身就躲。


 


安生笑着撇了撇嘴,语气轻快而自然而然:“再说我有七月就够了,你懂个屁。”


 


小黑确实不太懂,这个安生十句有八句都提到的林七月,他们这帮朋友压根没见过,安生说她是乖乖女,说话做事都温温柔柔的,人生挚爱就是学习和图书馆,不会来Blue这种地方。而安生显然和她是完全不同的人,她学习很烂,脾气也不怎么样,一个人能边抽烟边喝趴八个男人,high起来脱得只剩bra就爬到桌上去跳钢管舞。


 


这样的两个人为什么会成为好朋友?


 


小黑回过头,就看到李安生顶着个叛逆的爆炸头,穿着个傻逼毛衣,认认真真地给七月剥花生。


 


小黑十分不解地摇摇头,又从吧台底下偷摸了一瓶酒。


 


***


 


十五岁的林七月在课上偷偷打开手机,看到安生给她拍的路边的小松鼠,笑了起来,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得,有些生气地回道:[你,说好的一星期只逃一次课呢?]


 


那边的回复来的很快:[马上就要下课了嘛。]


 


[哪里马上了?还有半小时呢!]


 


[那你来不来?我知道你这节是自习,我好想你嘛,你这个月忙着复习我们都好几天没见了~]、[我给你带了花生米哟,没有皮的哟~你再不来我就要喂光了哟~]、[来嘛来嘛~我就在你学校门口了。] 


 


带着波浪号的短信一条接着一条,像是可以从屏幕那头拎出一只笑得眉眼弯弯摇着尾巴的李安生。


 


七月偷偷笑了起来,然后一本正经地回复道:[好吧好吧,看在花生米的份上……]


 


她回完短信后轻咳了一声,举起了手,有点紧张地说:“老师,不好意思,我有一点不舒服,可以申请早退吗?”


 


幸好她一向是好学生,老师都很相信她,没有人会怀疑她在说谎。


 


七月提着书包小心翼翼地走出了校门。


 


安生背着个流里流气的小双肩包,嚼着口香糖站在街对面,几个小孩经过,被她龇牙咧嘴地吓走了,然后她转过头,看见七月就笑了起来,她们中间隔着个人行道,车来车往的,李安生也不去管,蹦蹦跳跳地扑向七月。


 


“诶你,小心车啊!”七月一边抱怨地一边稳稳地抱住了她。


 


安生心满意足地趴在七月怀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七月就开始比她高了,她为抬手环不住整只七月而小小郁闷了一段时间,不过……能这样满满当当地趴在对方怀里也挺好的。


 


安生紧紧地抱住了她,七月抱起来软软香香的,像只小奶兔一样,闻起来像家的味道。


 


七月从来不逃课,她的人生像走在一条既定的轨道上,平稳而恪守规则,从不越界脱轨,但现在她出现了,因为安生说很想她。


 


她喜欢七月在小事上纵容她宠她,为她改变原则,这让她感觉到纯粹的快乐,她模模糊糊地想起了小黑说的话,她想,他们什么都不懂,她是真的,有七月就足够了。


 


十五岁的李安生的世界太小太小了,林七月一个人就足够塞得满满当当,她不需要其它人。


 


***


 


十六岁的李安生终于攒够了钱,在外面租了个小房子,她说要给林七月买个欧式大立柜,然后快乐地把家里的钥匙递给了她。


 


而七月握着那把钥匙,小心翼翼地把她塞在自己的枕头下,然后趴在枕头上小声地对她说,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


 


十六岁的林七月遇到了苏家明,文学社的第一次开会,苏家明在教室里回过头对她笑,笑容很温和。


 


在那瞬间,她有一点忘记了自己的声音。


 


“他长得特别帅,爱听音乐,而且是长跑队的队长,而且我们连着三次考试,名次都排在一起。”


 


七月很乖巧,七月很骄傲,所以安生从来没有听七月这样说过一个男孩子。


 


安生看着安安静静笑着的七月,突然觉得有一点慌张。


 


安生是那种肆意张扬无拘无束的类型,兴趣一时来一时去,对什么都腻烦的快,在她的世界里,什么都是无趣又无所谓的,灰色的,只有林七月一个人是彩色的。


 


而现在,她的心仿佛被抠了一个小洞,浓稠的彩色颜料带着酸涩到饱涨的情绪顺着那个小洞流淌了出来,她想阻止,想尖叫,却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叫什么名字?”



“苏家明。”


 


安生决定去见一见苏家明。


 


*** 


 


苏家明是个无趣而优秀的普通人,就是那种擦肩而过八百遍安生都不会记住脸的那种类型,但他是七月喜欢的人,所以他对安生来说就注定不是一个普通路过的人。


 


她盯着苏家明的眼睛鼻子嘴巴。


 


然后说:“最近有个女生看上你了,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


 


***


 


女人的直觉有时候是件很可怕的事,七月对于让安生与家明见面有着隐隐约约的不安,但急于与安生分享喜悦的心情远远胜过了这一点不安,她牵着家明的手,说,这是家明。


 


“这是我最好的朋友,李安生。”


 


安生扯了扯嘴角:“以前七月总不来,有了你,她都来了。”


 


七月去洗手间,把苏家明推向了有安生的吧台,苏家明把手撑在吧台上,看着安生,以一种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专注。


 


人总会对不属于自己的那个世界充满好奇畏惧又心生向往,苏家明被她吸引,更像是一种理所当然。


 


对他们这种人来说,安生就像黑夜中的一簇花火,耀眼又稍纵即逝,你无时无刻都处在失去她的恐惧与忍不住沉沦其中的惊艳之间,越陷越深。


 


安生一副浑然不觉的模样,也不知是装出来的还是真不在乎,她一边嗑瓜子一边问:“七月喜欢你什么啊?”


 


家明反问:“七月喜欢你什么啊?”


 


“你又喜欢七月的什么?”


 


“我喜欢七月的一切。”


 


“七月的一切我都喜欢。”


 


安生随手把瓜子壳扔在吧台角落里,看了苏家明一眼:“这么说,我们俩还有点共同点的。”


 


***


 


安生七月和苏家明开始变得熟络了起来。


 


安生闹腾,但很懂分寸,三个人玩什么做什么从来就是自己一边,让七月和家明一起。


 


苏家明有时候会忍不住偷偷望向安生,安生总是在看着七月。


 


而七月无知无觉,偶尔回望家明与安生微笑,多数时候,七月只是笑着看着前行的路。


 


很多年后,苏家明想,他们三人之间的感情其实是一场被选择的关系。


 


但选择权也许从来就不在他与安生手里。


 


***


 


渐渐的,安生似乎变得很忙,七月找她也不太找得到,七月问她去不去玩,她也总是推脱说Blue有事。




事实上,安生很少在七月面前喝酒抽烟,她觉得别扭,所以七月知道她爱玩爱闹,却只是个模模糊糊的概念,一直到那一天她接到安生的来电。


 


但电话里是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喂,是七月吗?安生喝大了,吐得不行……她一直在叫你的名字,我们哥几个都有点事,你来接她一下成吗?我们在Blue,地址是……”


 


“我知道地址。”七月说完就挂了电话,急急拿起外套往外走。


 


家明看她走得急,问:“怎么了?”


 


七月回过头,像刚想起来他还在一样:“安生喝多了,我去接她。”


 


“很晚了,我也一起去吧。”家明说。


 


七月穿鞋子的动作顿了一下,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苏家明愣了一下,七月一向是柔顺的,脾气温和的,是个简单好懂的女孩,但在那一瞬间,苏家明忽然觉得她有些陌生。


 


“也好,我也怕搬不动她。”七月轻声说,神色如常地低下头继续系鞋带。


 


***


 


小黑扶着意识不清的安生,对七月说:“我还怕打错电话,还真是你啊。”


 


“什么?”


 


“安生这家伙,通讯录里就一个号码,但也没标名字什么的,我也就是猜的。”


 


“哦。”七月点了点头,和家明一起接过安生,“谢谢你。”快上的士的时候,安生突然剧烈挣扎了起来,皱着眉一直推着他们二人,家明不明所以,七月松开了手,“她可能不舒服想吐,你放开她一下。”


 


家明急急松开了手。安生跌跌撞撞地冲了几步,扶着电线杆子就开始吐,肺都要呕出来那种吐法。


 


“安生经常喝成这样吗?”七月忽然问道。


 


小黑摸了摸脑袋,说:“嗨,也不是,她酒量挺好的,一般喝都不会这样,不过她最近喝的确实挺凶的,每天都这样……她这人也不听劝,没办法啊。”


 


安生吐完也不说话,蹲在路边就冲着七月傻笑,张开双臂要她抱。


 


七月冷着一张脸,看了她几秒,抬手抱住了她。


 


家明上前和她一起抱着安生上了的士。


 


安生一直乖乖趴在七月的膝盖上,收了所有的刺一样乖顺,嘟嘟囔囔的,语气和撒娇似得:“七月,七月,我头晕……”


 


七月没有低头看她,却伸手摸摸她的额发:“快到家了,忍一忍。”


 


“就送到这里吧。”七月从自己的包里拿出钥匙,熟练地打开了安生家的门,然后转头对家明笑,“今天辛苦你了。”


 


“没事,我留下来一起照顾她吧?”


 


七月微笑着摇摇头,温柔地牵了牵家明的手:“没关系,我自己可以的,你今天也累了,还陪着我们熬了大半夜,再陪下去我就要不好意思了。”


 


七月是个很体贴的人,她从来不愿意主动麻烦别人,不愿意给别人造成负担。


 


“那好吧,你有事给我打电话。”


 


“好,晚安,早些休息。”七月笑着对他摆摆手,拉上了铁门。


 


很多年之后,苏家明扶着喝醉的安生回家,七月也是这样,抱着安生关上了门,把他挡在了门外。苏家明想,七月在安生与家明之间画出了一条清晰可见的线,但她一直能够默默容忍安生把他们两人的世界搅得一团乱,却似乎从来不能够容忍自己掺和进她与安生的世界里。


 


选择与被选择的故事,或许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有了答案。七月没有做出选择,七月也许早就做出了选择。


 


只是安生从来不知道。


 


***


 


七月扶着安生进了浴室,给她往浴缸里放热水,安生靠在瓷砖墙上,跌跌撞撞地把高跟鞋脱了,扔在角落里,摸了摸自己口袋,空的,她蹲下来,从浴室篮子里一堆脏衣服里摸出根烟,她嘴里叼着烟,又想去摸打火机。


 


结果烟刚叼上就被七月扔了。


 


安生也没什么反应,笑了笑,又蹲下来翻另一根烟。


 


七月夺过她整包烟,直接扔到了浴缸里,还拿花洒冲了好几下。


 


“你干什么啊?”安生皱了皱眉。


 


“你干什么啊?”七月问。


 


“我干什么了?”安生说。


 


“每天喝成这样有意思吗?”


 


“又不是第一次,别装的你什么都不知道一样。”安生弯了弯唇。


 


“你是不是和那个给你唱歌的人上床了?”


 


安生顿了一下:“是啊,那又怎么了?他看起来好像喜欢我,我也不讨厌他。”


 


七月冷冷看看着她“喝酒抽烟逃课,和随便哪里来的男人上床,你不觉得堕落吗?!”


 


安生挑着眼回望她,眼神还有点失焦,她画了很重的眼线,浴室水汽重,下眼线都晕得流了下来,和黑色的眼泪似得,她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自个儿还抬手抹匀了,笑嘻嘻道:“我一直是怎么样的,你不清楚吗?”


 


七月沉默了几秒钟。安生自顾自地就开始脱衣服,脱光后吸了吸鼻子坐在浴缸边上,抬手随意撸一把湿漉漉的头发:“七月,把衣服脱了吧。”


 


“干嘛?”


 


安生坐进了浴缸里,温水暖得她眯起了眼睛,然后抬起细长的眼懒懒地望她,眼圈都是熏红的:“一起洗澡啊,我们不是一直一起洗。”


 


“那是十三岁的时候了。”


 


“那又怎么样,脱了呗。”


 


“不脱。”


 


“怎么,有了家明,你就不和我一起洗澡了?”


 


“和他有什么关系?”


 


安生突然冷着脸光着身子就站了起来,带着一身水汽伸手就开始掀七月的毛衣。


tbc




唉这cp好冷啊……好想吃粮啊QAQ,明明电影和真人两只都这么萌的!!有没有人一起萌啊!!


写的时候一直在听飞鸟与她,呜呜呜mv和歌都好萌

评论
热度(217)
© 阿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