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叮

阿叮

查看介绍

Only U(六)

新更的一章有点爆字数了,事情也有点柳暗花明了

算是给一直支持的大家的回馈(

 

——————————————


坐在后座的徐伊景将视线移到张允荷身上...去除掉太过于轻浮这一点之外,如果说张允荷就是李世真,徐伊景大概会相信

 

张允荷从后视镜看着后方的车的同时也透过后视镜看着徐伊景

两人的视线在镜中交错

 

从上车开始,张允荷就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徐伊景在看着她

那带着审视与怀疑的眼神,虽没有到如坐针毡,但也令她有些不适

 

这是徐伊景第二次如此直视着张允荷的眼睛,那与李世真如出一致的眼睛

好像从来没说过,其实徐伊景喜欢李世真那双眼睛,真挚到让人无所适从...

 

猛的煞车

 

身体随着反作用力向前倾,徐伊景才刚反应过来就看见张允荷下了车

车子停在了一栋民房前,张允荷走过来替她开了车门

徐伊景下了车,张允荷随即关上并锁上车门,也将车钥匙交还给她,然后领着她进入民房内

还没完全意识到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见走在她前头的张允荷身体微微的在颤抖

刚刚交还车钥匙时似乎看见张允荷的耳朵有些泛红

手指还留着些许温度,才想起刚刚她好像伸手去碰触到了张允荷的右耳

 

徐伊景被张允荷带进了民房内的书房中,并要她等一下之后就又离开了书房

从大门口到书门这段路,徐伊景观察过了,没有过多的装饰,只是简单的摆设,该有的都有却不像家也不像工作室,感觉只是临时的一个落脚处

徐伊景粗略的打量了一下书房,这书房倒是比外边来的像样一点

立在房间正中央的书桌,书桌前放着会客用的桌椅,旁边三面墙是书架,每一面的书架看上去都是放着不同种类的书籍

从门口走进来面对书桌右手边的书架上摆放着关于政治与金融类的书籍左手边的书架上摆放着心理学与社会哲理类的书籍,面对门口书桌正后方的书架看上去是摆满了一堆活页夹与卷宗,可让人最在意的是书桌

书桌上只放着一盏桌灯、一台笔电以及一个相框,而那个相框大小就跟她书桌上摆放的是同样的大小

徐伊景想着那相框里面装着的也许是张允荷和家人的合照,但这不可能,就她所知张允荷和家里人关系不好,所以不可能会有合照

那么,是与刚刚那位小姐的合照吗?

只是一张照片,而且还是别人的隐私,是不能够随意去看的,可是莫名的就是在意着放的是什么照片

但徐伊景并没有机会上前拿起相框来看,在她决定要站起身时,张允荷已经回到了书房,手中端着一个茶壶和两个茶杯

张允荷给徐伊景倒了杯茶后,就走到书桌后方的书架,抽出了几个活页夹和卷宗,又走回徐伊景身边,将活页夹和卷宗放在徐伊景面前

 

"这些全都是泰真太平洋集团近几年的人事内部调动和收贿的数据"

徐伊景随手拿过一份活页夹翻阅,里面所言不假的都一一记载着在泰真太平洋集团每一年的人事调动,调了谁又由谁调动,谁又是谁底下的人,另一份卷宗里面记录着与泰真太平洋集团往来收贿的公司和人物

 

徐伊景抬头望向张允荷,那人只是气定神闲的喝着茶

 

"还以为张允荷小姐忘了妳我之间的合作"

"怎么会呢...与徐代表的合作是我目前的首要事项,如果不能好好地提供徐代表您想要的,那我这个友军未免也太过失格了"

"是这样吗?那张允荷小姐收集数据的速度还真是超乎人想象"

"徐代表应该很想尽快拿下泰真太平洋集团未免后患吧!好好理解徐代表的心,也是我这个友军该做好的本份阿"

 

从决定合作的那天开始也不过一个星期的时间,却已经可以得到这么多实质的数据

明明与家里人关系不好?除非集团内部有什么人是在为张允荷做事,而且是非常忠诚于张允荷也了解集团并且知道这些资料收放在何处的人

 

看来有需要重新评估张允荷这个人了,徐伊景放下手上的文件心里想着

张允荷绝对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徐伊景甚至怀疑,也许从她决定要透过张允荷来取得泰真太平洋集团经营实权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被设局了

如果真是这样,在与张允荷的合作中她必须做好后续准备以免将来合作破局被背叛...她徐伊景可不想再尝一次被背叛的滋味

 

"如果这些资料还不够的话,请徐代表放心,我已经在着手整理关于洗黑钱的管道,以及各项弊案的数据了,不日将会送到徐代表您的工作室给您"

"是吗...那我就在工作室静待张允荷小姐的光临了"

徐伊景拿起自己的那一杯茶,虽然杯中的茶已从茶壶倒出来有一段时间了,可还是在缓缓地冒着热气

是有点熟悉的茶香味,徐伊景呷了一口,原本被热气蒸的闭上的双眼,带着浓烈的质疑张开,并透过热气望向坐在对面的张允荷,那人像是感受到视线,微笑的望了过来

 

放下那杯茶,徐伊景抠弄着自己的手指

那杯茶很好喝,可是那茶不应该也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是香草茶

 

喝起来与金作家泡的无异,可味道有些被改良过

金作家不可能会在这里,而金作家也不会泡这种有改良过的香草茶

徐伊景只喝过一次这种改良过的香草茶,改良者与泡茶的人是李世真

 

一想到这个,徐伊景就不想再继续待在这里了

 

"谢谢张允荷小姐的招待,资料既已拿到,那我就先行离开了"

"徐代表不再多喝杯茶再走吗?还是说这茶不合徐代表的口味"

虽开口留人,但张允荷并不意外徐伊景的离开

 

"没有这回事,这茶很好喝,可就像是张允荷小姐所说的,如果能尽快拿下泰真太平洋集团,对妳我都是件好事,这些资料我就拿回去研究下一步的动作吧"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送了,徐代表慢走"

 

张允荷并没有起身,只是看着徐伊景拿起数据离开了书房

她一直坐着,直到听见大门的关门声和车子引擎发动的声音,才起身坐到书桌前

张允荷打开笔电,打了几个键后叫出了分成四格窗口的画面,画面映着的是单独一人待在书房内的徐伊景

移动着鼠标,看着不同角度的监视器所拍摄出来的徐伊景,在某一刻,每一个监视器中的徐伊景都望向了某一个地方,依头偏的角度以及书桌正后方的监视器拍摄到的

张允荷拿起一旁的相框,徐伊景看的正是这个

 

书房的门被打开了,走进来的是一个男人,他走到张允荷身边,看着计算机屏幕上所显示的监视器画面,再看着正望着相框的张允荷

 

"如何?进行的还顺利吗?"

对张允荷的行为不加以理会,痴痴地望着相框的张允荷并不是第一次见了

 

"还算顺利,就看徐代表决定的下一步与我们想的是否相同了"

张允荷放下手上的相框,关上监视器画面,起身又走回会客用桌旁

 

"如果她的下一步与我们的不同呢?"

"两方进行,并不会冲突,只是加快了泰真太平洋集团的毁灭而已"

"是这样的话就好"

张允荷坐到了刚刚徐伊景坐的位置,拿起了被徐伊景喝了一口的茶杯,茶已经凉了,可映在茶杯边缘的口红印彷佛还留着温度


"集团的洗黑钱管道,和各项弊案的资料都准备好了吗?"

"已经在着手进行了,只需要近几年的就好了吗?"

"越齐越好,如果有从集团初期运作开始的那是最有利的"

张允荷伸手轻轻滑过了那唇印

 

"我知道了!"

收到了张允荷的指示,男人本欲离开,却又停步在门前

 

"李世真小姐觉得,徐伊景代表什么时候会察觉到妳的身分呢?"

 

坐在椅子上的人顿了一下

已经很久没有人用这个名子来叫她了

 

"很快的,不会太久"

"可是上次妳去找她的时候,带着人工指纹,应该没有办法让她查出妳的身分才对"

"徐代表的能力不是只有这样而已,无论我如何伪装,终究会被徐代表撕下那层面具的"

"有想过后果吗?"

"后果?并没有,我非常的期待"

"我知道了"

不再多加干涉,李世真和徐伊景之间的事不是他能够理解的,站在第三方的角度去观察李世真和徐伊景才是最佳的选择,更何况他在意的只有泰真太平洋集团的实权而已

 

男人已离去,独留在书房中的李世真还小心翼翼地捧着那茶杯

李世真伸手轻轻滑过了那唇印,微笑着

 

是的,不会太久

代表nim妳不要让我等太久,我期待着妳亲手撕下张允荷这虚假的面具

李世真只想用李世真的身分站在妳的面前

 


评论(33)
热度(68)
© 阿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