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叮

阿叮

查看介绍

SEVEN (01)

小驴屹耳:

想象了一下那七天当中的一些小片段。有与官方剧情不符的地方,反正我是不在意了。


放心,不虐。这七个日夜过后,她们在我的故事里会依然安好。




***




“有些人耗尽七年不能相知;而对另一些人而言七个日夜已经足够。”


                                                                ——Jane Austen




***




Day One. Shaw




如果这是第7054次模拟,很显然撒玛利亚人从那前面7053次当中学到了些新鲜东西。




Shaw从没有见过Root的住处。她知道这个女人偶尔会给自己找一个临时的居所,大多数情况下是机器指引她到某个合适的地方,房主人恰巧长时间外出而邻居们也都不爱多管闲事。




但在她们不长的相处时间里,从来都是Root来找她。她甚至没有想象过Root的居所应该是个什么样子。她在7000多次模拟中到过安全屋、酒店、汽车旅馆……唯独没有真正到过Root的家。




因为Root没有家。她想象不出来Root的家。




从没有想象过。




前一个晚上Root将她带到这里时,她完全是糊涂的。Root进屋后便转身将她紧紧抱住,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她太累了,太累了。这个温暖的怀抱终于可以让她放松紧绷的神经。她想她大概在那一刻,就那样站着,被Root拥抱着,睡着了。




*




现在她仍然穿着昨晚的衣服,躺在一张大床上,身上盖着一床薄毯,薄毯下还有一个人与她并肩而卧。她花了大约十秒钟完全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的右手与Root的左手还轻轻缠在一起。耳边传来的平稳呼吸告诉她Root还在熟睡,她于是努力维持着身体的静止,只微微转动脑袋和眼睛,打量她们所在的这个地方。




似曾相识。这几乎就是她自己曾经住过的那个阁楼的翻版。宽敞的单体空间,粗糙的灰白砖墙,向阳面整面墙的大窗(从安全的角度考虑实在糟糕),小巧的餐台和炉灶,巨大的冰箱,简单的床榻、桌椅,零乱的电脑,枪械……甚至还有一个一模一样的画架,被Root用来搭衣服。床头小柜上有一盏台灯,灯架上垂挂着那枚列宁勋章。




她并不知道Root是怎样找回这些东西的。那一年从新泽西赶回纽约后,天翻地覆的变化扑面而来,她已经把所有这些抛在脑后了。




“嘿,早安,Sweetie。”




她慢慢地松开Root的手,撑着自己坐了起来。她能感觉到Root的目光停留在她脸上,但她没有回应,仍然只是静静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这是真的,”Root的声音平静而温柔,“我是真的。”




她感到饥饿。她从不曾在模拟中感到饥饿。




“你这儿有面粉和鸡蛋吗?”




Root从毯子下钻了出来。与她一样仍然穿着昨晚的衣衫,发丝间甚至还留着几根碎草,样子有些滑稽。“我……很抱歉。这里没有吃的东西。……我不会在这里做饭。我这就去……”




她伸手拉住一条腿已经在床下的女人。“我们一起。”




*




那天她们一起起床,一同沐浴,一同去楼下街角的咖啡店里吃了早餐。然后她们去超市,买了整整两台购物车的食物,填满了那只庞大但只容纳了几个牛奶罐的冰箱。




一个上午的时间幽幽地过去。她们的交谈不多。她依然不确定自己说的任何话会不会酿成大错,而Root看起来完全满足于她沉默的陪伴。




Root收拾屋子的时候她开始准备两个人的午餐。“你今天没有任务吗?”她问。




正背对着餐台整理衣橱的Root没有转身。“而你今天没有更多的撒玛利亚人特工要追踪吗?”




“我没有想到你会住在这样一个地方,”牛排下锅时发出的滋滋声令她不得不加大了说话的音量,“这不像是你的风格。”




“这是你的风格,Sameen。”Root终于走过来,贴近她。可能有一些油星子崩出来溅到了她的手背上,害她的胳膊轻微地哆嗦。




没有过这样的模拟,没有过。




“……你知道,你就是我爱的风格。当然你想要了解我的风格,去地铁站看看就知道了。我在那里还有一个卧室,跟这里的样子南辕北辙。”




脑内的警报仍在低声咆哮。“我不确定那是个好主意……”




“你仍然不相信这不是模拟吗,Shaw?什么事情是模拟中不曾出现过的?我都可以做给你看。”




她没有看Root,只是低头沉默地对付锅中的牛排。直到两个人在餐桌边坐下来,她才重新张口。




“这个,Root,”她将盛着菜肴的盘子推到Root面前,“这个是模拟中不曾有过的。吃吧。”




*




那一瞬间,她似乎在Root的眼眶里看到泪光。但她不确定。




从前一个晚上到现在一直都是这样。这女人看着她时,眸子永远是水雾笼着的。




也可能是她自己的眼里有湿气吧。她真的不确定。




于是她们吃饭。清洗碗碟。简单洗漱。脱衣。上床。抱在一起睡了个长长的午觉。直睡到周身酥麻瘫软,像夏日集市上甜甜的棉花糖……




“这个……也是模拟中没有的……”快要坠入白日梦乡时她在Root的耳边说。




“什么?”




“和你,就这样,躺在床上。”




“你是说,你在模拟中与我在床上做过除了躺着之外其他的事情吗?”




“闭嘴,Root……我睡着了……”




“好梦,Sameen。”




*




她没有做梦。




*




重逢的第一天,她们这样将身体交给深稳、无梦的睡眠。






(未完)





评论
热度(513)
  1. Faith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喜歡,自動轉發
© 阿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