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叮

阿叮

查看介绍

Sense【Root篇】

Ricass:

原创/肖根/无差/全员/全年龄


继续正剧向,这次是Root视角中间插一段TM视角,时间线从S2E16后开始

【Shaw篇】

正文:

【Root篇】


感官“通常被认为有五种——色、声、香、味、触”。


——《牛津英语词典》


第一感:Defense(防备)


现在。

Shaw除了身材火辣档案完美又加上了一条。

她发现了Root的跟踪,这对熟稔这一项工作的Root而言无疑是新鲜的。

她乏陈的人生里出现了一个潜在的上帝,现在又送来另一有趣的事物——SameenShaw。

她们在酒店里的遭遇不算完美,因为政府特工过快的反应打断了她们的交流,Root还没真正实地里地了解Shaw多少就得离去。

长久以来,继Hanna之后她越发地厌恶同人类的接触,广义上的接触。

像是怕感染什么病毒,她把自己围进防火墙和消毒液里,一心寻找这个世上最为纯洁的神。

另一有趣的一点出现了,Root在酒店那天回去后并没有认真消毒自己的双手,她下意识地洗完手后就打开电脑查询自己得到的有效信息。

最后的睡前,她把这一切都归结于那身正装太小了,勒得她血液不流通大脑缺氧忽视了这点。

Root对此没有防备。



她和Shaw正式意义上地接触了——Shaw正骑在她身上,膝盖顶着她的肋骨。

哦,这当然不是什么香艳场景。

Root的肋骨处被Shaw狠狠地踢了一脚,凭借痛感层次和质感,她大概可以判断自己的肋骨是折了一两根。

“跟踪我很有趣吗?“

痛感带来了恍惚,不仅是肋骨,尾椎骨和后脑勺都他妈要痛死了,而她显然不知是因为什么反抗情绪还一直笑嘻嘻地对着施暴者。

“是你先炸掉我的房间的,这不能怪我。“

Root为了说话只能咬紧下唇,这看起来就是另一挑衅的动作。

她们又有了更多的接触。

Shaw伸手扣住的她的喉咙,她第一次觉得生命有些脆弱呢,她的喉管在特工逐渐加重的力度里就是咔嘣脆的Pocky。

她脸色憋得铁红,气管被封锁,口中不自抑的呻吟断断续续。

她还是不屑地看着Shaw,眼神里依旧满满的戏谑。就如她那天举着熨斗的神情,一模一样。

好在,Shaw对她的防备还没有上涨多少。

准确而言,是对她喜欢电人这个习惯。

Shaw倒在地上抽搐,眼里的怒气没有瘫痪,反而是涨潮式地蹭蹭蹭上扬。

Root捂住胸侧的伤口,缓缓站起——在这过程里,她笑着在Shaw那张脏兮兮的脸上亲了一下。

“You bad wild cat.“Root想了想,还是掏出纸巾擦嘴。

“我有点期待我们下次的见面了呢。“

Shaw咬死牙关,恶狠狠地钉死Root的背影。

Root踉跄地走着,脑中想到的第一件事是把刚才拍摄的Shaw狼狈的照片给存个档。



第二感:Caffeine(咖啡因)

咖啡于美国人就如同茶于中国人一样是每日必备的,提神醒脑提高效率一系列的优点也不必赘述了。

对于Root来说,咖啡可是一个忠实的伴侣。

对于一位黑客而言,近乎昼伏夜出的工作让她对咖啡因甚至产生了一丝依赖。她还记得在追寻神的父亲的那几个夜晚,三杯黑咖啡都最终抵不过她的睡意。

她比较喜欢的是早上去咖啡店买咖啡时的香味,咖啡豆被研磨成末在水与温度里散发令人精神一震的香气,Root会贪婪地吸入一大口咖啡的气味,等待自己的那份咖啡。

她对食物味道没有Shaw的挑剔,但是对咖啡,她的见解可比那个吃货深多了。

所以每当她对Shaw买来的咖啡评头论足时,总会招来对方不可置信的眼神,最后是不屑的白眼。

“我还以为你是一点水就可以养活的。”


这是Root被关在图书馆的第五天,没有任何电子仪器或设备,但好心人Harold还是给她留下了一个闹钟可以看时间。

虽然最后闹钟被Shaw没收了,理由是她可以拆开闹钟撬锁逃跑。因为Shaw自己就会那么做。

她要逃跑的方式有很多,可她强调过,她不会逃跑的。

至少在她的神同自己说话前。

现在,她只能通过窗外的一抹淡淡的朝霞判断这是早晨。

还有咖啡的气味。

Shaw在前来图书馆的时候会带上咖啡,而且竟然会附赠给她一杯——在她强调了人权与需求后。

她闻见热咖啡的气味,浓郁在空气里,离自己愈来愈近。

这家咖啡店每天早晨会新研磨一批咖啡豆,至少水与豆的比例是她喝过最好的。

但出乎她意料的一点是,Shaw竟然会答应她的要求,不厌其烦地换了三家店给她带心仪的晨间咖啡。

她隔着铁丝网接过咖啡,隔着纸杯热度传递到她手心,她惯例般地说出了调笑的问候。

咖啡的气味钻入她的鼻腔,里面似乎是有咖啡因的气息。她隐隐闻到了。

Root小口啜吸着她的咖啡,坐回椅子上。

除了咖啡因能轻易让她上瘾,怕是没有其他的了。



第三感:Forehead(额头)

不是每两个人的相遇都能那么富有火花和想象空间的。

Root和Shaw的相遇多么有回味的意义啊。

但是,Root才刚被从图书馆里放出来不久,她有很多要做的,首先是要赢得她亲爱的上帝的欢心。

不过看在是Shaw的坚持为她的释放增添了很大筹码的份上,Root顺带地回忆了一下那天的场景,就当是她对Shaw的感谢。

她可是记得她们达成了对某些事物喜爱程度的一致协议呢。

当时的特工马尾松散地潦草扎在脑后,不是现在这样极富侵略性地扎起。额角两旁的发自然地垂散,也不是现在两撇熠熠的小龙须。

唯一不变的怕是她的额头,光洁。因为波斯血统的缘故,额部的弧度染上了几分凌厉的味道。

像是带刺的仙人掌球,Root最后给出了这么个比喻。

到她该要拯救世界的时候了,Root微笑着把手枪抵在司机后脑勺说出了目的地。

噢,‘她’又在对自己的方法产生质疑了。 

So goodbye, Shaw.她在脑海里这么对自己说。



她目光涣散地望着阳台的男人,后者将被安全地送走,送到一个他可以继续坚持他那可笑世界观的地方。

一个或许没有她这样的人会去干涉他该死的生活的地方。

Finch说的,她对Finch说的。

她放任自己出神了那么一会儿,思考下世界的荒谬。

可有人总喜欢打扰沉思的同类。

她的眼角接收到Shaw的接近,立刻回过神来。哦,这可爱的特工是在……

关心她吗?可是有点直接。

“I love it when you play doctor.”

她一百种回应的方法,偏偏选了最bitch的那种。

她可不稀罕这些所谓“队友”的关心。

Root知道Shaw停下查看的动作,转而阴沉地看着她,紧接着松开了衣领。

她只是一瞬间不自抑地把眼神转到了额头上去,毕竟从她的角度,这可是一个舒服的观看视角。

光洁。凌厉。

要不要在公寓种一棵仙人掌呢?



第四感:Aspirin(阿司匹林)

Root可以说有点喜欢上了同Shaw接吻。

这是一个藏宝探险游戏,她喜欢也擅长找东西。

今天的黑椒味、牛油和厚重的牛肉膻味,她的小炮仗晚餐吃了牛扒。

今天温度略低的口腔,浓密的奶油味和香草香精,她的小甜心宵夜吃了冰淇淋,还是香草味的。

今天的残余辣椒带来舌尖的微麻,海鲜尤其是虾肉的滋味,再搭配那突出的酸味与香料气息,她的亲爱的午餐去泰式餐厅喝了冬阴功汤。

今天陈皮的甘苦,面皮被油脂激发的喷香,她当然确定Shaw今天吃了什么。她们一起叫了外卖,连同Reese和Finch。晚餐是陈皮鸡。

她们可以说是炮友的关系——虽然这炮好像是连发的。

她不时地会出现在Shaw的公寓里,不考虑任何的时间问题。

有时是请教专业人士的医疗意见,有时只是想来赶走Shaw带回来的男男女女,有时是来解决下生理需求。

反正,最后的情景里总是少不了一个吻。

呃,或许是很多个。



“嘿,我可没兴趣在这里上你。“Shaw声音闷闷的,她们在百货大楼的仓库门口,还有台监视器正对她的脸。

Root实际愣了一下,她其实,真的,只是,想要帮Shaw整理下已经歪掉的领子,防止下对方惹来太多雄性生物的注目。

她按了按眉心,突然有点无力。

几天前她和Shaw为了能全面清理病毒花了一个晚上,做到了全方位多层次的清洁,保证达标。

这最后直接导致了她这两天有点肌无力,有点疲惫。

但是和Shaw在这个仓库来一发,哦不,她很早之前有想过,但绝对不是今天。

“所以你来这里就是为了提醒我要提高警惕的吗?“Shaw的手不耐烦地蹭着腰侧,随着动作她的领口又歪了。

Root加重了呼吸,她的角度有点太刚好了。

“Samaritan最近特工的活动量加大了,我怀疑他们能从你那位性感大盗身上找到线索,你的身份很有可能暴露。“

Root发觉一口气说一连串的话语是有助于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的。

只有一会儿。

“Sam……”Root终于还是没忍住,走上前去要再次帮Shaw整理领口。

“Hell,Root。”

Shaw很迅速地拎住她的领子,她的鼻梁撞在了Shaw的鼻尖上。

哦,今天。

今天……

这股熟悉的苦味,冷冰冰的化学药剂味道,没有那些食物的热度。

阿司匹林。她的特工今天感冒了。可能是太疲劳了吧。

“所以说我现在对这些没兴趣。”Shaw闷声嘟哝,她看着Root的表情变化,十分不耐烦。

“噢,Sameen。”Root舔了下嘴唇,“我只是想说你的领口需要整理一下了。”



第五感:Recording(录音)

Harold的设定里,TM每天都会被删掉记录,在第二天早上重置以一个新生儿的面目朝向这个纷杂的世界。

但似乎‘她’对所有资料的权限让她像是有了个外置大脑,可以随时提取信息。

在‘她’把自己运走以后,'她'似乎有了更多的想法与念头。

为了更好地理解人类,'她'决定从自己的交互界面出发,通过Root的视角来分析人类的行为和社会的组成,这些从一开始来讲是顺利的,除去交互界面和管理员的价值冲突。

执行人Sameen Shaw是‘她’无法理解的一大变量,Root很多举措在字典里可以界定为调情,Root身上的淤青是Shaw愤怒的产物,她们俩的对话只能被称为人类的正常反应。

于是‘她’把Shaw和Root所有的对话录了音存在数据世界的某个角落里,空闲时候在后台分析演算这些话语、音调里的变化和意义

‘她’甚至还学会了一夜情的概念,甚至弄明白了一夜情可以跟同一个人发生不止一次。

‘她’曾经为这个编程上的进步自豪了一下。自豪。如果用人类的话来讲是这样的吧。

'她'的1和0都以一种完美的韵调刷动。

可是,'她'无法把交互界面和执行人间的各种行为界定为爱情。

爱情。

这对1和0来讲太难了。



Shaw消失踪迹的一个星期纪念日。

Root颓唐地陷进破旧的沙发里,右手握着酒瓶的瓶颈。她需要酒精来麻痹已经要爆炸的神经,还有愧疚感。

S.T.O.P.

“酗酒对神经系统会有损伤,第二天的宿醉也会降低效率……”

TM在她的耳边传播酗酒的危害,这几天里,她的神似乎赐予她十分多的关注,尽管刺耳电流声里的还是断断续续、不同人声单词组成的话语。但这些关注都足以引来Samaritan的注意了。

“Shut up.”Root灌了自己一口酒,醉了以后睡着以后也许就不会听见那重复多次的S.T.O.P.。

可她还要寻找Shaw,她是Shaw最后的底线,她明白Shaw最后的眼神是信任——她不能放弃,谁都可以,她不行。

“她不希望你去找她。“在一片沉寂后最后吐出了这个清晰的句子。十分之危险的做法。

“你懂什么,你考虑的不过是完成率。“微醺时候,音量似乎是不受控制的。

她开始不相信神,甚至怀疑神从未打算福荫世人。

TM在某处的服务器开始传出轰鸣,‘她’在耗费大量电力演算模拟场景,似乎这是个好契机去研究人类的心理。

‘她’只是在考虑要不要调取一份录音。

又是一阵刺耳的电流声,Root恼得想要把自己的耳朵剁下来。

最后她挺起腰背,瞳孔紧缩,嘴唇翁动。

“Stop,stop her.”证券所地下,出现在她每夜梦魇里的枪响和脚步声,最后是微弱的几乎不可闻的一句。

“你是对的,战争还很长。”Root洗了一把脸,冷水刺激下她抬起头看着镜子里颓废的自己。

“S.T.O.P.”从来不是TM想要告诉她的,只是Sameen Shaw。





其实我跳票了然而你们都没发现 这几天进了AT坑疯狂地摸图orz
欢迎捉虫讨论w

评论
热度(170)
  1. 弈辛Ricass 转载了此文字
  2. lanadelreyRicass 转载了此文字
    意识流
  3. 阿叮Ricass 转载了此文字
  4. 对不起我站根肖Ricass 转载了此文字
© 阿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