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叮

阿叮

查看介绍

AASS(6)

Noah:


(果然是抖M,被虐一虐就更得快了。。。其实是把最后的存稿发出来


 


(表问我AA家有多大,反正这屋里的走廊只要愿意可以走一辈子╮(╯_╰)╭


(欢迎随手点右下角推荐爱心,有什么觉得好玩的花絮和对AASS两人性格的看法可以说说交流下嘛【喂


电梯间:01,02,03,04,05,06 番外生贺滑雪


—————————————————————————————


  两个都饿着肚子的人吃得很快,并且都没有想要在对方面前设下防备的两人,潜意识的驱使下也都没想到要保持自己的吃相之类的。到最后还是Sarah大笑着扯下一张纸巾擦掉Amy嘴角的酱汁,动作自然的有着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熟练。


  吃完饭两人一起收拾起餐桌,Amy端起白色的瓷盘Sarah收着两人的刀叉一边说笑着到厨房如同相伴多年的情侣一般。Sarah还想要帮着Amy洗碗,刚凑过去就被Amy几句话赶出了厨房。她在屋子里四处随意看着,满满都是Amy气息的房间,从沙发边的粉色小马驹,内屋里露出来给她两个孩子组装起来的家庭装跑酷器材,桌子上透明玻璃碗里的红彤新鲜的苹果,质感柔和的软木背景墙。直到看到被走廊墙上挂着一幅幅画和照片吸引住停下脚步仔细端详着。Amy拿着毛巾擦干净手上的水滴给Sarah倒了一杯红酒,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走了过来陪着她一起看。


  “这是小时候的你吧?”第一张挂着的像是一张旧照片,照片里十几岁的身形跟现在一样纤细的小女孩穿着芭蕾舞裙,双手举过头顶,一只脚踮起,另一只腿绷得紧紧的向左边伸展着,稚嫩的脸上隐约能看得出Amy现在面孔的轮廓。右下角还有一张不起眼的的医学期刊剪报,“Oh my God,我都不知道你还会跳芭蕾舞,哪天可以跳给我看看。”


  “现在已经不会跳了。”Amy笑着低头抿了一口红酒,指着那张泛黄的剪报,“当我上六年级的时候被一只蜘蛛咬伤了膝盖,差点不能再站立起来。医生建议我以后不要再跳芭蕾了。”


  “对一个小姑娘来说一定是个不小的打击。”Sarah听到她的话微微皱了下眉头,不知道怎么来迟到久远的安慰。


  “确实是,不过好在高中时开始演话剧。我从小就很害羞,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嗯嘴笨笨的。”


  “现在可一点看不出来。”Sarah忍不住插了一句嘴,“不过还是一样的害羞。”Amy听到笑裂着差点被嘴里的酒呛到。


  “但是我演了话剧以后发现自己躲在各式各样的角色背后,更能表现我自己。”Amy眼里焕发出热爱某样事物的光芒,好像有光真的从她身上发出来一样让Sarah无法移开眼睛,“所以当时我就对自己说,我为什么要做一个舞者,我想要做一个演员。”


  “我想我要敬一杯酒给那只蜘蛛。”Sarah装作郑重的举起杯子,一本正经的神态立刻让Amy笑得更加开心了。


  “我也要敬它一杯。”Amy弯身看着那张小小的报纸颇为自豪地说,“那时候我第一次上报纸就是这个医学期刊,心情可是很兴奋的~”


  Sarah看着这个孩子气的人兴奋的侧脸就知道她是说真的,赶紧喝口酒压压胸口快被她可爱得要跳出胸腔的心脏。当你对一个人有什么不可抑制感觉的时候,她的一举一动,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成了无法忽视的存在。像是带着某种未知的魔力,并且无法抗拒。爱情让人又爱又恨的一点就是,它总是不请自来。


—————————————————————————————


 


 “好吧,这是最后一幅画了。”Sarah带着恳求的眼神看着Amy,画布上热烈的颜色映在她的脸孔上,“接着讲给我听吧。”


  她想要知道的再多一点,再多一点。每张照片每幅画里她缺席的故事她都想知道。虽然和自己无关,以后也无关,但是跟Amy有关的所有,她都迫切地想要知道,像是一个十几岁刚坠入爱河的青涩少年。她说服自己一定是酒精的作用,这绝对不是平时的她。


   “这是我从少年时期就很喜欢的画家。”两人这么一边喝酒一边说话,不知不觉已经一瓶一瓶的喝了不少。Amy一副拿她没办法的样子站在她的身边并排站着解释道,“这个画的意思是不顾一切的爱情。”


   Amy突然扭头看着她的眼睛对视着,不同于平时纯真的,温柔的或狡黠的眼神,她的眼睛熠熠生辉,带着一种醉意又仿佛认真的神色,湿漉漉的眼睛亮得Sarah觉得自己都要被灼伤了,连忙扭过去假装专心看画。Amy看着她窘迫的样子嘴角也弯起着,弧度笑容的比戏中的Root还要意味深长还要愉悦。


   “不觉得Shaw和Root很配吗?”酒精熏染下喝醉了的Amy变得话更多起来,同时拿着杯子比划起来,“相遇以后好像所有之前的旅程都是为了遇见对方,终于完整。不管以后Shaw的人格障碍会不会好,是否永远感情缺失,Root都是她生命里最特别的一个人。”


  “她们都是没有未来的人。”Sarah在她说话的尾音还没落地的时候,就打断了她,更像是打断自己,“Root不也是一直一个人吗?又没有人格障碍,我想她更孤独。”


    两人聊着天你一杯我一杯喝到微醺,屋子里的暖气再加上身体里酒精带来的热让她们来到阳台吹风。Amy显然很少喝这么多酒小翘鼻变得红红的,笑着嚷着要给Sarah唱女儿最喜欢的动画片《暮光闪闪》主题曲。依旧年轻的面孔根本不像是她真实的年龄,本来就爱笑的人醉起来笑容更是像停不下来一样晃着她的眼睛,还有她的心。Sarah用一种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宠溺眼神看着Amy,看着看着突然嘴角轻微的撇了一下,扭头看着满天的星星轻声对她说:“Janes真幸运。”声音一出口就随着晚风飘散在纽约夜色微凉的空气里。


 “你说什么?”Amy没有听清她说的什么,痴痴的笑着问她。


Sarah扭头向另一边用指尖小心快速的抹掉眼角渗出的湿润,不让它发红被看出来。


 “Nothing,外面太冷了我们回去吧。”她露出雪白的牙齿笑着,抬高声音掩盖住其中的一些不可说的难过,又抿了抿嘴伸手扶住Amy已经把酒撒光了的酒杯。


  酒量不好的Amy早就脑袋发涨晕乎着,此刻像一个听话的孩子迷迷糊糊的点头跟着Sarah回到暖和的房间里。


    Sarah把她小心的扶到床上,细心盖上被子。然后却并没有转身去睡到沙发上,而是就这么靠着床沿看着Amy毫无防备的睡颜,静静看了好一会儿。 终于起身两手撑在Amy散在枕头的细软长发两侧,Sarah犹豫了一下低头想要亲吻她盯了一晚上的薄唇上,在还差几毫米的地方突然又顿住。Amy的带着酒气的温热呼吸正好喷洒在她的脸上,就像那天在汽车里。薄薄的嘴唇就在咫尺,正可爱得微微一张一合着,就如每晚的梦里一样清晰贴近。这气息让她头脑发晕,却又更加清醒。


   混蛋你想干什么!!Sarah在心里谴责了自己一番。而后拉开距离抬头将嘴唇在Amy的额头上轻轻印下。


   


  “晚安,Amy。”她的语气小心翼翼又温柔到心中酸软,可惜没有人听见。唯一她希望听到的人已经呼吸轻微的沉浸在睡梦中了。


—————————————————————————————


ps《暮光闪闪》是我的小马。接吻什么的额头也是算的嘛\(≧▽≦)/


 


 

评论
热度(80)
  1. 阿叮NA 转载了此文字
© 阿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