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叮

阿叮

查看介绍

【黑帮AU】Firework (十一)

noramyw:

Lionel在警局的日子过得一向很顺。


只除了John Reese出现的时候。


被堵在楼梯间的警探一脸惊恐地被按在墙上,本市的黑帮老大用气声叫他的名字。




这场景挺惊悚的,真的。




“这回要做什么?”


Lionel嘴向下一撇问道。


和黑帮打交道不是件容易的事,但他自认还算有两手。


John Reese讲规矩,给钱也爽快,虽然惹事麻烦,但富贵险中求,Lionel也就不计较这些。




“事实上,是Shaw要拜托你做些事。可能还有Root。”


John挑了下眉。


他注意到Lionel在听到Root名字时身子抖了抖,显然吃过亏。




“真的?不是开玩笑?我以为你和眼镜儿水火不容呢。”


Lionel叹了口气。


Harold Finch不需要通过他来打点什么,但托John的福,Lionel也算了解他。




“小辈的关系我可说不好啊。”


John摆了摆手,他第一回发现Root从Shaw房间走出来的时候,也有些惊讶。


Shaw不把床/伴带回老宅,从不。




但那是Root,所以一切皆有可能。


John给侄女泡了杯牛奶,探问了几句Harold的消息就回自己房间去了。




“这两个人要闹起来,是想掀掉整个纽约么?”


Lionel苦着脸说道。


“提醒我以后别干黑警,这事儿风险太大。”




“这可不好说啊,Lionel,你很有用。”


John Reese拍了拍他的肩膀,往他的怀里塞了个鼓鼓囊囊的信封。


小额现金,号码也是不连续的。




“她们要什么?”


Lionel叹了口气,他嘟嘟囔囔地说这是最后一次。




“炸几个地方,可能还会有一点小冲突。麻烦你到时候让警察的动作慢一点。”


John轻描淡写地说道。


“如果方便的话,把警局里的电线弄短路了就更好。女孩儿们可能需要个临时地方躲一下。”




“还有别的吩咐么?国王殿下?”


Lionel没好气地说。


他看着John Reese摸着下巴,露出一个诡笑来。




“事实上,还真有。Harold送给你一个玩具,你放在桌上的那个,里面装了监视器。我在想能不能带回家给Root看看,没准能找到Harold的线索,他都失踪快一个月了。我有点想念他的小甩棍和三件套了。”


John说道。




Lionel火速地把那胖肚子警察的玩具丢给了John。


里面有监视器这件事就没人费心提醒他一声,非到这种时刻才说?!


还能不能给他留点个人隐私了?!




另外,Lionel不免注意到John话里透露的另一个细节。


Root住在他家,也就是Shaw家。


这两个女人同居了?!




Lionel打了个寒颤。


他记得Shaw,玩枪溜,脾气躁。


有一回她被抓到非法持械,关进局子里,Lionel没赶得及回来,Shaw被关了两个小时,结果所有短期关押的犯人都求着把她放出去,哭爹喊娘的。




但这和Root比都是小儿科。


Root当然不会随意进警察局,但她刚成年那会儿,手里拿着实打实的FBI徽章,硬是从Lionel手上带走了一个犯人。


还顺带着黑了他们警司的电脑。




被Shaw逮住,顶多揍死,被威胁也通常是一回的事。


但Root呢,她会一口糖一口毒药地喂你,直到你没用了,再处理得干干净净。




Lionel咳嗽了几声,整整衣领,走了出去。


他和邻座的Carter警官打了声招呼,下班去接儿子。





Root近来心情很不好。


所以Shaw的心情就不错,她每天晚上都抱着Root睡觉,早上起来就能看见女人脸上扭曲的表情,然后她们会打上一架或是来上一发,或者两件事都做。


天啊,这实在太有趣了。




Shaw原本是有些担心的。


她以为Root会极其高兴,甚至连夜把她绑去拉斯维加斯结婚。


但那女人没有,她出乎意料地抗拒这段关系的发展。




倔得跟头驴似的。


用Root的原话说,Shaw休想用这种方式击败她。




Shaw不理解黑客的脑回路有多崎岖。


好吧,她们的确不是什么情侣关系,但如果要挑一个人当伴,Shaw想不到其他人。


呃,Bear除外,它是最棒的。




更糟的是,Root比原来更神经质了。


她会自顾自地和手机说话。


而且那手机根本连不上网,屏幕都是黑的。




Shaw每次走进屋子的时候,步子都踩得很轻。她喜欢用这招吓人。


但Root就是能准确无误地知道她到了。




起先Shaw猜测是身上的火药味,于是她破天荒洗了三遍澡,但Root不仅发现了她,还挑剔地说有火药味她才睡得着。


之后Shaw猜测是呼吸声,她屏着呼吸蹑手蹑脚走到Root旁边,却被Root猛地捏住鼻子。


太特么丢脸以至于Shaw放弃了尝试。




“John已经和Fusco警探谈过了。我们也差不多该准备起来了。”


Root说着,她的状态很不错。


目光放在Shaw身上时有些凝滞,还有点说不出来的感觉。




“所以那个反击Samaritan的法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Shaw问道,能好好出门干架让她兴奋。


Root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套黑西装,白衬衫的领口开得刻意。




“按着我们黑帮的规矩行事。打打架,买卖军火,或许再敲诈几个恐怖分子。”


Root笑了起来,她依旧享受Shaw盯着她看的时光。


“Samaritan的信号是政府给的,如果在它监视期间出了大岔子......”




“你确定Samaritan不会派人守着那个什么政府信号,或者是管这个的人?既然它能自己思考,这东西对它来说又是生命之源的话,恐怕没那么容易。”


Shaw说道。




“那是个好问题。但政府官员也不全是傻子。Samaritan是个外包的开发系统,他们手里总要有一张底牌才行。不过Samaritan手底下的确有一家公司,那些人知道内情,即使Samaritan下线了也会追杀我们。但那其实挺有趣的。”


Root从Shaw腰后顺走了两把枪。




Shaw下意识地想翻白眼,但她硬是没有,还近乎温柔地问了一句:


“还要吗?”




Root的身体可见地颤抖了一下。




“我不能忍受其他人伤害你。你知道的。”


Shaw抚上Root的小臂。


她的内心笑得不行,愉悦感直逼突突人。




Root看上去几乎要吓哭了。




TBC

评论
热度(208)
  1. 佚名啊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 阿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