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叮

阿叮

查看介绍

【黑帮AU】Firework (八)

noramyw:

Root静静地睡着。


她的生命体征趋于稳定。


但以防万一,Shaw从中央医院偷来了足够的血包。




Shaw的老宅建造得早,一个监控也没有。


Shaw学过医,而且明白绝对不能把Root送进医院。


这些大概是Root选择来Shaw这里的原因。




但是谁把她逼到这种境地的,让她不得不向差点杀死她的人求救?


Shaw了解那些针孔背后的刑讯手段。


Root的心脏必然永久性地受损。




她射过Root的肩膀,手,腿,甚至小腹。


她们互相殴打,都不介意折断对方身上几根骨头。


Root一身的伤有一半是Shaw给予的,Shaw身上同样。




但Shaw没这么折磨过她。




敢这么做的人都已经死了。


在她们还小的时候,为了夺回地盘而到处奔波,Root被某个叛徒抓住了。


那个婊/子养的一边殴打Root,一边给他们发录像示威。




Finch找出了地址,而Shaw爬了几十米的通气管道,从背后射穿他的膝盖。


然后她给Root解绑,把枪交到Root手上。


Root的手有瘀伤,握不稳枪,Shaw就抓着她的手扣下扳机。




那是Root第一次杀人。


Shaw听了Harold和Reese的吩咐,晚上偷偷爬起来,看着她睡觉。


Root睡得很香,一点没有普通人杀人过后的内疚或是痛苦。




准确来说,Root还在做梦的时候笑了。


她的眉头舒展,似是感觉很安全。




这个疯女人。


Shaw坐在Root的床边想,忽然想看她笑。


Root小时候不爱笑,但一转眼,她又笑得太多了,足以让Shaw习惯。




而Root现在虚弱地躺在床上,她手边没有电击枪,连把小刀都没有。


白色的病号服套在她身上宽松得过分。


好像Shaw没尽力给她治疗。




“反社会人格不会后悔,对吧?”


Root说的没错,反社会的人连基本的恐惧都没有,怎么可能会后悔。


但Shaw很愤怒,想突突了美国政府的那种愤怒。




她本来就反社会。


要是这个“社会”都不让不反社会的Root活下去,那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Shaw正考虑怎么炸五角大楼的时候,Root醒了。




“Hi, there.”


那个神经病终于笑了,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Shaw忽略了她嗓音的沙哑。




“你设的炸弹害死了Cole.”


Shaw说道,她把插着吸管的水杯递给Root。




“OK.”


Root吸了几口水,她知道这是Shaw的道歉。


为了见面时射的两枪。




“给我名字。”


Shaw说道,她摸着Root的额头,确保她没有发烧。


“Harold还没有消息。”




“没有消息就足够好了。Samaritan的特工到处都是。它已经接管了政府的信号,能看到一切,听到一切。它想要绝对的秩序,大部分黑帮恐怕要成为过去式了。”


Root说道。


她避开了Shaw想要的名单,转而强调有多危险。




“给我那该死的名字。”


Shaw拿走了Root的水,她还不能喝太多。


她跨上了病床,抓着Root松垮的衣领,尽力让语气不那么像威胁。




“Sameen,我杀了那个人。”


Root安抚道,她清楚Shaw的愤怒和欲望离得很近。


平常Root会选择继续激怒Shaw,但她现在的身体情况不怎么适宜剧烈运动。




“就那么死了?”


Shaw稍稍松开Root的领口,她感到Root的气息像病毒一样沾染她的唇齿。


这证明Root是活着的。




“用上了你教我的技巧,死得是快了点,但我实在赶时间。”


Root抬起身子,Shaw没退。


就隔着那么不到一公分的距离,她们险些吻上。




“Good.”


Shaw抿了下唇,她放开Root被折磨得皱巴巴的领子。


然后顿了一下,又把她抓起来亲吻。




尽管唇齿相碰,但这并非激烈的吻,Root的身体情况不允许。


Shaw从没这么吻过Root。




Root惊讶于这接近于温存的亲吻。


Shaw应该不想和现在的她上/床,Root的手脚都很重,兴奋过头还可能死于心脏病。


她或许该说些什么。




一些长久缠绕在她们之间的东西,除开想掐死对方的成分。




“Stay?”


Root问,假装没看到帘子后露出一角的行军床。




TBC

评论
热度(180)
  1. 佚名啊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2. Ri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 阿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