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叮

阿叮

查看介绍

[肖根]【长篇接龙】Relevant - Chapter 6

屠宰场:

公布上一章作者:  @小狗子 


本来以为看到链接就能知道真相 事实上好像也没有多少人猜中【。


(接龙游戏规则戳这里)




 电梯间: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时间线:During S3E20




Chapter 6


“Shaw,你恐怕得把GPS关掉。”Root双手叉腰站在操作仪表的Shaw身后,俨然一副高高在上的口吻,“保险起见,还要把手机毁掉。”


似欲说出一些抱怨词句的Shaw猛地皱起眉瞪向Root不断眨巴着的眼睛,最终却还是把那些无可奈何的不满咽回腹中。


“好吧,都听你的。在那之前让我看一眼我们在哪儿总可以吧。”在得到许可之前Shaw已经瞥向了仪表盘上的路线图,“所以我们在俄克拉荷马州的南部...该死的。”


“应该庆幸我们离目的地也没有那么远。”身形高挑的女人边说边用指尖挑弄着眼前的人落在背脊上的发梢。


“你最好祈祷一下你耳朵里的家伙能管用。”Shaw已经完全没有了调情的兴趣,关上导航系统,侧过脸用下巴指了指窗外,“我可不想死在深山老林里。”


Root一言不发地跪坐着倚在了副驾驶座上,微偏的脑袋慵懒地紧贴着靠背,一动不动地望着窗外。平静的呼吸声伴随着单薄肩膀的一起一伏,阳光于是穿过发丝在她的肩上小块地跃动,用背影诉说与平日里截然不同的气氛。


Shaw一如既往地摸不清那人心里的所想。


当然,她也并不想知道。


正当她将要用这个理由把自己从好奇与否的挣扎中救赎出来的刹那,自嘲般的戏谑腔调传入了Shaw的耳膜。


“还真是,简直一模一样呢。”


“什么?”终于还是选择了提问的Shaw带着狐疑的眼神偏过头去。


“我是说,和我出生的那个地方。”那人投来的目光里有奇异的颜色,那是Shaw无法解读的一些陌生的东西。


 


 


三十秒钟,Shaw简单地观察四周。已过了傍晚,好在南部的天色暗得晚一些,能勉强看清远处波浪般的地平线。在这期间Root消失了踪影,许久后才把玩着两把锃亮的手枪从阴暗舱口的铁质楼梯走下。


“升级一下装备如何?”Root说着将一把全新的P228侧压在Shaw的胸口,凑近了脸。这个女人自认为占上风的时候便丝毫没有了亲热时的柔软模样,夹在耳后的卷发仍带着性感的湿黏在领口摩挲。


“我记得你说不能拿那后面的武器。”Shaw猛地攥紧她将要贴上来的手腕,另一只手抽走了那支沉重冰凉的枪。


“特殊情况,特殊处理。”悻悻的笑容仿佛在嘲笑又仿佛在纪念不久前的一小时里发生的所有事情。Root放纵她的眼神环视一周,“所以,观察的结果怎么样?”


“大概没有人会觉得我们降落在这里。如你所见,都是灌木丛,再往山上去就是森林了。”Shaw把刚才的枪随意地插在背后的皮带之内,“不过我们得想办法去镇里。”


大致以山麋为界,她们所处的平地布满一簇簇灌木,呈现一副荒凉凄惨的干枯景象,海拔稍高的山上却是纯粹的绿。


“有什么好办法么?”


“耳朵里的家伙闭了嘴你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Shaw的口吻里夹杂着不屑与得意,边说着眯起轻蔑的眼睛。


“Shaw,你还是一如既往地看不起我呢。”料不到Root随即表露出胸有成竹的神色,嘴边的弧度再次被熟悉的狡黠填充。“我猜那边的灰色建筑应该是个研究所,如果我们能到那儿,说不定就能搭个车。”Root的指尖指向半掩在绿色之中的一片低矮平房。


“你确定我们不会被当成什么可疑人物?好吧,直接被人丢上警车倒也是个搭车的好办法。只不过你的相关号码可能等不了。”


Root带着深谙世事的笑容轻拍了Shaw的肩头,“这一点上你就相信我一下吧。”说完便径自迈起了那双修长的腿,双手插在皮衣口袋里的动作使她的背影看起来莫名滑稽。


Shaw对乏味的自然景色从来没有什么亲切感,但即便是她也知道现在不是反驳的好时机,何况她并不讨厌执行任务过程中新鲜的小插曲——只是衷心希望招摇大步走在面前的这位高智商黑客能认真考虑一下她的晚餐问题。


 


 


恰好在最后一丝光亮被黑夜嚼碎吞下的时刻,Shaw决定去掉“来去如风”这个她在脑中对Root专用的形容词。出发时的信誓旦旦此刻已经变成了那人接连不断的抱怨和怪腔怪调的自言自语。


“再不走快点我们就再也到不了了。”Shaw转过身不耐烦地晃了晃手电筒,白色的光线在Root脸上扫来扫去,那人像惧光动物似的哼着躲开了被衬得愈发苍白的脸颊。


“亲爱的,不是每个人都有特工的体力的。”在不真切的黑暗中,她甜蜜的嘴唇调皮地叹着气。Shaw不确定那人的表情里是否有她最渴望看到的不堪,只是站在原处看着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话,“好吧,其实这也挺好的。我是说,体力好也是挺好的,对于你的这一点,我可不会埋怨什么...”


Shaw嫌恶地——至少她把这种心境理解为嫌恶地,皱起眉,重新面向正确的方位,一步步踩着坚实的泥土地。


其实极具洞察力的她隐隐察觉着Root语气里的故作开朗与逞强,那个女人一天里看似平常的行径有些不自然的阴郁成分。那张略带苍白与不堪的脸并没有如想象般地带给她欢愉的情绪。反倒是一种无可描述的苦涩若有若无地渗透过她心脏的外皮,本能性地选择不去面对或许是她厚重盔甲的自我保护。


又或是因为她知道即使撕开一毫米的微小裂缝,那个女人也会得寸进尺地将它越扯越大。Shaw不擅长处理麻烦的东西。


“快跟上来,再晚就不好了。”


 


 


“你怎么说的来着?‘这一点就相信你一下’?”Shaw环抱手臂倚在大门外的墙面上,“得了吧,Root,我差点以为你有多了不起。”


“好吧,Shaw,这是个意外。”站在面前的Root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窘迫,却又在一秒之内将窘迫以笑容取代,无所谓似的转身,与Shaw肩并肩站着。“我可不觉得我的演技有什么问题。”


“你以为你的美人计在哪里都能用上?原路走回飞机上吧。”Shaw凭着毫不在乎的口吻,反倒将对Root的嘲讽戏弄上升到最大值。


她分明瞥见后者听闻“原路”一词后肩膀猛地一震,但望向那人的侧脸看到的却依旧是趾高气扬的神情。Shaw不禁失望地翻了个白眼,加重了语气,“走回去也就是两三小时,总比晾在这里好。”


“这么说也没错...但是,”Root停顿了一下,撅起嘴觑了一眼头顶上的漆黑夜空,“但是Shaw,现在已经快十点了。”


“所以?”Shaw焦躁地用鞋跟不断地敲击着墙面。


“扣掉一点时差,也七点了...我是说,”她先是耸了耸肩,而后把整个后脑贴在了墙上,“你不饿吗?我可饿坏了。”说完Root安抚了一下自己的胃,有点后悔在飞机上为Shaw留汉堡时没有为自己要一份。


“说得好像你能向这里面的人骗吃骗喝。”Shaw摇着头来回扫视她们的脚尖,而后不屑地从她身旁走开,向一边写着“威奇托自然保护区”的牌子瞥了一眼。“果然这种事情还是得等我出手。”


从放Root进去交涉之前就已经制定好的计划终于到了最佳实施时机。Shaw用从皮带上取下的回形针轻而易举地撬开了铁锁,轻巧地蹿出了Root的视线。


再次出现时Shaw推着一辆稍显陈旧的摩托车从门口光明正大地出来,“不觉得这才是最有效率的方法么。在问到去镇上的路之前可以先用它回飞机上。”


“噢,Shaw。我一直知道带你来是一个明智的决定。”Root几乎就要低下头去吻这辆积了灰的摩托车,“现在,让我...”


“你坐后座。”握着把手的女人语气强硬地拒绝了那人还未说出口的要求。


“我就喜欢你好胜的样子。”从身后把双手搭在Shaw的肩上,占据身高优势的女人凑近她的耳根喃喃地低语。


“Root。”空不出手的Shaw试图甩开她。


“怎么,Shaw,你还有什么想说的么?”


“Root。”忍无可忍,终于回过头将愤怒的目光甩在Root脸上,“你就没发现那前面有个人么?”


被夜色包裹的视界前方,一个娇小的身影正踮着脚试图通过栏杆之间的缝隙窥视建筑内部。为什么这里会有个小孩,站在摩托车边的两人不解地相视,却几乎在同一个瞬间意识到了那个孩子可能的作用。


不善于与小孩打交道的Shaw用满是怒意的眼神示意Root上前搭话,后者用一个深呼吸作为心理准备,便缩手缩脚地走向那个身影。


“Hey,”Root用僵硬得不可思议的声音喊住那个偷窥的女孩,估摸着十二三岁的她,个头大概只能到Root的胸前,转过来的脸上却有着意外的成熟气息。“在干什么?”


女孩警惕的表情似乎在捉摸着是否应该转身逃跑。


“别担心,我们不是这里的人。只是...来问问看能不能搭个车去镇上。“Root尽可能地放缓语速,走到女孩面前。这个穿着格子大衣的女孩有透着坚毅的眉眼,金黄色的卷发凌乱却不显邋遢。


“我来找人。”女孩犹疑着说道,余光时不时地瞥向栏杆内。


“今天这么晚了,我不觉得这里的人会放你进去。”Root思考了一会儿,“如果你没地方去,可以在我们那儿待一晚上。不过作为交换,你得告诉我们这地方的情况和去镇上的路,怎么样?”


“如果...”女孩低下头去许久,“如果我给你们指路的话,你们能帮我一起找人吗?”


“我不觉得在种地方...”


“可以。”熟悉的低沉嗓音从背后传来,Root有些惊讶地回过头去,然而Shaw的表情里几乎看不出任何情感波动。“可以,孩子,我们可以帮你找人。”


 


 


Emma Holden.


三人坐在飞机后舱的箱子上简短地自我介绍之后,她们知道了女孩的名字。


凭借着驾驶舱里透出的微弱光线,Root不经意地瞥着Shaw冰冷的面孔,而后收紧了漏入冷风的领口。手中玻璃杯里冒着气的热水无以缓解浑身的寒冷——即便是南部,冬天仍旧是冬天。


“总而言之,你觉得你的好朋友Gina四天前被那里的工作人员带走了。”Shaw对Emma至今为止的话做了总结性发言。


“我看到他们把她塞进了车里。那辆车的后备箱上有威奇托自然保护区的标志。”


“你怎么知道她不是自愿上车的?”Root慵懒地晃了晃玻璃杯,淡淡的光斑洒在手腕上,她偏着脑袋问道。


“因为我们约好下午一起去喂索依,”Emma对Root的质疑感到些许不满,较真地加重了语气,又在意识到不妥后松懈下来,“我是说,索依是学校门口的狗。我和Gina都很喜欢它。”


“用这里的车也不代表是这里的人干的。”特工本能使Shaw的态度认真起来,“况且自然保护区的工作人员绑架一个小女孩,这实在…”


“我看到了。”Emma打断了未完的话,那执拗的语气正在维护自己的尊严,“下午,我看到其中的一个人从门口出来了。”


“好吧,那就姑且认为你的想法是对的。”Shaw妥协地耸耸肩,看向那个低头不发声的女人。


“Emma,”Root意会地点了点头,“为什么一个人跑到这种地方来,不告诉…老师,或者警察什么的?”


“我告诉了老师,老师说Gina请了假,只是被父母带去旅游了。不管我说我看到了什么,她都说我是个爱幻想的小骗子。”说到这里,Emma不符年龄地叹了口气,抱紧了怀里的书包。


“Wait,wait,所以她爸妈也失踪了?”原本用中指的指腹揉着眉心的Shaw猛地抬起头来问道。余光瞥见了坐在Emma一旁的Root手肘撑着膝盖,手背托着额头,几乎把整张脸埋在玻璃杯和纤细的手臂之后,Shaw收紧眉心,假装没有看见她发颤的肩。


“这我可不知道。”金发女孩眨了眨眼睛,“我没看见她爸妈。”


“对了,说到爸妈。”Shaw尽可能克制住自己不断觑向穿着皮衣的那人的眼神,“你干嘛不跟你爸妈说说,他们...呃,会相信你的。”


“如果我有爸妈的话,就不用偷偷从福利院溜出来了。”细弱的嗓音将这句话表达成一个再平淡不过的陈述句,反倒是对面一向冷淡如水的人霎时间失去了言语功能。


“那真是...不太好。”如果Shaw知道自己在窘迫之时耸肩的样子看起来有多笨拙的话,她大概能改掉这个习惯。


光线暗淡,萦绕着鼻尖的干涩火药味中,三个迥异的人陷入了同样的沉默。


“所以你觉得自己能做什么?”平日里的轻佻声线这时显得喑哑了一些,仿佛那些圆滑的部分被生生地剥离,剩余的斑驳残垣无力地相互摩擦,“一个小孩多自大才觉得自己能做成什么事?”尾音还未落下,Root却猛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而后把无辜的玻璃杯拍在惊异的两人面前。站起身时,硬是把抽动不止的嘴角扬成足以被称作笑容的弧度,“抱歉...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Root?”束发的女人依旧坐在原处,疑惑着叫住准备离开的背影。忽地被打开的舱门中投射出刺眼的灯光。


“我...有点累,”站在驾驶舱门口的Root留给她们的是亮光中的漆黑背影,细弱的脖颈几乎支撑不起头颅的重量,“先去睡了。你们谈着,到时候叫上我。”


“Hey,Roo——”


舱门将黑暗与Shaw的声音关在了另一侧,Root把自己从正面重重地砸向座位。她闭着眼睛伸出指尖轻抚肌肤之外的毛绒座椅,就好像它正拥抱着她,就好像她不孤独。


 


背负在肩上的东西只会在人生长旅中越堆越多。


可笑的是人明明拥有忘却的能力,却永远无力抹除自己的过去。


 


 


Shaw决定暂时忘记“敲门”的技能。


即便如此,在终于暂停与Emma的严肃谈话之后,她已经在舱门前仅仅三米宽的走道上徘徊了一分十七秒。徘徊——这对Sameen Shaw而言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


说到底,暂停谈话的根本原因在于她猛然想起了约一年前与Harold的对话中提及的Root的旧事。对于无关于己的东西Shaw总是很容易置之脑后,以至于听完Emma的整段经历都没能将她与曾经的那个十二岁的小小的Sam Groves联系起来。


每个问题都应该得到解决。即便是她最不愿直面的Root,Shaw也觉得自己必须在它变得更麻烦之前解决这个问题。


长达一分十七秒的徘徊终于结束,推开舱门,Shaw轻手轻脚地走到驾驶座边侧坐下。看了看在座位上蜷成一团的单薄身躯,她知道Root并没有睡着,却不知道自己的神经末梢为什么传来了一丝一丝酸涩。


“通常,我是不会来处理这种事情的。你知道,什么童年阴影的,简直太他妈麻烦了。但是...”Shaw停顿着润了润自己的嗓子,“鉴于明天我们还要去处理相关号码,我也不能因为麻烦就一枪爆了你的头。”


在寂静中被那人的呼吸声撩得发热,Shaw伸手关上了驾驶舱的灯。


“灯灭了,我连你人影都看不见。有什么麻烦的东西快点说,现在我就是想揍你也不知道往哪儿挥拳头。”


若有若无地听见了Root从鼻腔里溜出来的笑声,Shaw焦躁地摩挲着皮质的坐垫。


“好吧,我知道那小孩现在这情况跟你以前的破事差不多,让你挺纠结。但那都是多少年前的陈年往事了,你看看现在你耳朵里都有那机器了,时代发展了人也要与时俱进对吧。”


“Shaw,这世界上可没有哪个心理医生会说这样的话。”忽然飘起的Root的声线里带着淡淡的鼻音,柔软却不失调皮的意味。


几乎被这些词句激怒的Shaw对着黑暗咂了咂嘴,“我又不是什么鬼心理医生。”


“别生气,话还没说完。这世界上也没有哪个心理医生能骗到我。”沙哑和婉转兼具的声音让Shaw的头皮一阵发麻。“大概这也是我自己认定没救的原因。”


“以后你讲话能自带个翻译么?”


Root只是轻声地笑,没再回应。


“反正不管你愿不愿意,我们都得把那破事解决了。就当成那什么...上帝给你安排好的。”Shaw几乎被自己的话恶心得翻了个白眼。


“噢,Shaw,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可完全没有说服力。”


“随你吧。发完疯记得出来吃点东西,那小孩包里带了些吃的。不然明天你跑不动被炸死我也拖不走你的尸体。”


被人拍了肩膀时Root惊讶地抬起头,等到四周终于再次被灯光铺满,回过头去见到的却只有 Shaw的离开的背影。


 


背负在肩上的东西只会在人生长旅中越堆越多。


所幸人分明无力抹除自己的过去,却总能妄想一个晴朗的明天。


 


 


“不是我想抱怨什么,Shaw,我可真不想穿这玩意儿。”Root单手拎起眼前的小个子女人扔在她身上的深蓝色工作服,一脸厌恶地嗅了嗅,而后用鞋尖分别戳了戳瘫倒在地的被扒得只剩下保暖内衣的两个男人,“这家伙身上的味道简直美妙得不行。”


“往大的说,我们必须得进去看看他们到底藏了些什么秘密。往小的说,这东西挺保暖。所以,闭嘴,穿上。”Shaw说完便利索地拉上了胸前的拉链。


等待Root换装完毕,两人拖着一个被电晕的和一个被揍晕的男人,把他们扔在了建筑前院的树丛里。天还没有亮,凌晨尚未褪去的湿气使得不和谐的寒意飘散开来。


“这两位冻死了怎么办?”看起关切的问句里丝毫没有感情色彩,束发的小个子女人略显无奈地皱着眉头。


“这个嘛,我们可以…”另一个女人坏笑着猫下腰去,“做点善举。”


Shaw在一旁看戏似的扬着眉毛,直到Root把那两个大男人摆成相拥的姿势,拍拍手站起来对她说,“抱在一起取暖嘛,多有画面感。”


正准备吐出一些嘲弄的词句,耳中传入的人声却迫使Shaw以最快的速度拽着Root躲在了墙后窃听。为此撞到手肘的Root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呻吟,随后自己捂住了嘴。


走道里的脚步声渐行渐远,两人才比划着手势悄悄跟上了他们的背影。


她们都知道刚才听到的对话代表了什么,回忆起潜入时在正门口看到的那辆砖红色卡车,心中酝酿的猜想更加确定。


在迷宫般的建筑结构里绕行了约十分钟,她们的跟踪对象终于在视线可及的范围内停下脚步,转弯走进了一个玻璃墙建成的隔间。


Shaw朝身旁的卷发女人使了个眼色,试图告诉她强行靠近是不可行的。她可不希望在解决相关号码之前,被人抛尸在这种荒山野岭。


高挑的她低着头,似乎只在意着自己遮不住脚踝的裤腿,对于眼前发生的事情则胸有成竹。


玻璃门打开后不久,浓重的酒精味混杂着糜烂的气息沿着走廊的空气飘散过来。望了一眼隔间里的铁笼,准备走上前去的Root被Shaw持枪的手臂拦在了身后,示意她做自己的后援。


松了松领口,Shaw握着枪柄跑向那个隔间,在轻手轻脚地靠近门边的瞬间,走廊两头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或许是警卫正在飞奔而来。


迅速躲回墙角之后的Shaw望见隔间内的某个人挂下电话朝门边走来,两边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近,她举起枪瞄准了随时可能现身的警卫的方向。


眼看着隔间的那人就要推开房门,Shaw更加焦虑地攥紧了枪,默数着剩余时间。


三秒。


两秒。


“喂!你在干什么!”


食指指腹已经贴上了扳机。


一秒。


“在这里开枪可不好喔。”Root的声音突兀地打破了紧迫的气氛,回过头去Shaw才意识到那人已经站在自己身后许久。


“你们…”隔间内走来的人方才吐出一个词,Shaw便再次端起了枪。


“FBI。”那个高瘦的身影轻巧地挡在Shaw前面,微笑着从口袋里掏出那张货真价实的FBI证件。“有人举报你们在这里非法出售保护区的珍稀动物。”


来这招,服。Shaw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装模作样地走在Root身边,推着那个听到“FBI”一词就变成苦瓜脸的家伙走进了那个满是罪恶的隔间。


大小铁笼中传来嘈杂的爪牙与金属摩擦的尖利响声,Shaw不禁感到一阵恶寒。于是她仿佛一根被遗忘的木头庄子,和待审的犯人一起被撂在一边,眯着眼睛看另一头来回走动、交涉的Root。


柔软的金发披在背上一摇一晃,那张线条分明却棱角柔和侧脸——唔。Shaw不自觉地咽了咽唾沫。


 


真正的相关部门人员到达已经是一小时后的事了,口干舌燥的Root终于从纷乱的人群中脱身,瘫坐在Shaw腿边的木椅上,单手揉着右边的太阳穴。


“通宵果然不行了啊。”Root自语着抓起了桌上的矿泉水瓶猛喝了一口,“好在成果还不错。那一对动物行为研究学者夫妻发现了他们的行径,可惜在举报前就被他们藏起来了。小女孩Gina比较无辜,无非为了制造全家出行的假象才被抓了过去。现在他们已经在被送回家的路上了。”


“就这样?”Shaw对这个结果并没有什么不满,却总觉得缺少了一些该有的成分。


“你还想要什么呢?这样吧,送你个小礼物。”Root把手伸进上衣口袋,一脸得意地把取出来的东西扔在Shaw面前的桌上。


“车钥匙?”


“没错,他们借了辆车给我们。现在只要接上Emma,就可以让她带我们去镇上了。”说这些话时,Root觉得自己的心境异常轻松,仿佛自己面对的未来不是那个残酷的被另一台人工智能绞杀的恶梦,仅仅是一个完整的明天——见证第一抹光芒出现在地平线上,目送最后的光晕消散在天空的边缘。


习惯于自我保护的她总是在睡眠时蜷起身体,于是她抱着膝盖缩在汽车后座的角落里,时不时瞥向Shaw驾车时专注的侧脸。那个名为Emma的女孩就在前方的某一个路牌下满心期待地等候她们。Root想要快些见到那个女孩,希望自己不会在那之前迷糊地跌入沉眠。


Root想要亲口向路牌下的那个女孩传达好消息。


在那之后,她也想要告诉只属于梦魇的那个名叫Hanna的女孩。


—待续—




(其实正在研究有没有什么猜中有奖的好办法)



@谟禾  @青色的瓜  @菜门奥义·八耻  @Raincat柠  @MiracleKiller  @約德里西圈無戰事  @shootmedown  @榔头  @emotion_断亦尘  @小狗子  @三日未绝  @突突突的克里斯 @秋乙一



在评论里说出你们的猜想!


下一章见!



评论
热度(116)
  1. JFM屠宰场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叮屠宰场 转载了此文字
  3. 要早睡早起的萝卜屠宰场 转载了此文字
© 阿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