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叮

阿叮

查看介绍

(AASS同人) "After 2 years, and she thought" 3

angela_n:

3

她皱着眉头,不停回想究竟中间是什么事情脱轨了,才会导致这样的局面。

第四季中间她和Amy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但她不知道究竟是何时开始,她有了一种想逃的感觉 — 而通常这种感觉是她在察觉到危险的时候下意识才会有的直觉。大部分这样的直觉一出现,往往最后都是一些失去控制的场面— 她不喜欢失去控制的感觉,一点都不喜欢。

在她还在人前微笑,人后挣扎的时候,也许是天眷顾吧,她发现自己怀孕了。既然命运已经安排好了,于是她顺势暂时辞去了Shaw 的角色,宣称2年内都不会回归。接下来的日子里,她都在安心地养胎,和Steve 每天都过着甜蜜的日子。

那你也许会问,“Sarah 你既然表现得抗拒,那为什么还要回来?干脆就不管好了嘛。”

为了粉丝? Oh please. 

谁都没有办法逼她这个大摩羯做她不想做的事;同样的原理,谁也没办法阻止她做她想做的事。

不过坦白说,这问题她在心里也问了自己真的好多次,但最终都是没有答案的。自她顺产之后,POI 的制作人都有持续联系她叫她回去,大部分的时候她都借“我有一对嗷嗷待哺的双胞胎”来推辞,自此之后倒也没有人再烦她。

直到四月初的某天, Jonah 亲自给她摇了通电话。

她挑了挑精致的眉毛,一接通电话就说: “Jonah, if this is about persuading me returning to the show, I’ll have to stop you politely right before you even get to start talking.” (註1)

平时Jonathan都会和她耍闹,但这次他安静了一阵,过了不久后才说: “请再考虑一次,Sarah. We may not have another season. ”

What?

她记得她当时整个人都清醒过来了— 虽然她已经接近一个月没有睡超过4小时了。

“Why?”她不是没有想过也许POI 不会获得续签的,只不过这个消息从Jonah 嘴里说出来,一切好像都成了定局。

“CBS目前只给了我们13集而已,也不太确定之后会不会续签。” 

“大家的反应如何?” 那一张好久不见、精致的容颜在她眼前浮现。她最关心的是Amy 的反应如何。

“正常的反应。” 他当然没那个心思去一一跟她禀报。

How’s Amy taking it? The news, I mean.

但她最后选择不问出口。“OK, so what’s the plan now? Why this conversation?”

“我们计划让你回归,因为你和Amy 的角色是剧里唯一的感情线。我和其他人都想在这个storyline多着笔墨。幸运的话,POI 也许能够被挽救。不幸运的话,对这么多年支持我们的观众也有一个交代。我真的不想POI 落得一个烂尾。”

她想了想。“So, 唯一的感情线,就是说Shaw 和Root 会变成情侣?”

“That’s the plan.”

“Soit means that they will have to do the FULL SET like what normal couples do?” 她一脸看到鬼的表情,可惜Jonah 隔着电话看不见。

亲吻?床戏?Bottom-line 在哪里?她觉得还是问清楚好,虽然她十分了解Jonathan 这人基本上是没计划就先行动的— 问了等于没问。

然后她听见他在电话那头贼笑了五声,她的心开始砰砰乱跳。“Yes, Sarah. FULL SET. Let your mind runs rampant.” 又是贼笑。

她觉得脸颊发烫。幸亏家里除了她和双胞胎,也没有别人。而他们当然不会明白妈咪到底怎么了。

情侣必须做的事?那不行。她最不需要的就是在好不容易和她减少联络、通话、依赖、碰面的机会之后,还回去就为了那些会让情况变得更糟的剧情所需?

No way. 

就在她开始想了一堆关于什么 “不要在TLW之后又演lesbian” 、“不想被定型” 或是 “你知道我花了多久时间才让粉丝停止叫我Carmen吗” 之类的烂说辞,那头又传来了Jonah 的声音。

“你知道Amy 最心心念念的就是 Root 和Shaw 的结局。从她知道可能没有第六季的那一刻起,几乎每次一看见我都是追问我关于这一对的事。你们两个那么要好,我很肯定她一定也有跟你提起过的。” 

答案是:没有。没有保持联络了,remember?

她忘了是怎么回答他的。她只记得说了些什么 “让我想想” 之类的话,就结束了和他的通话。

那一天,在确定双胞胎都吃饱睡下去之后,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心不在焉地喝着水,想起了Jonah 和她说的事,关于Amy 心心念念的事。

她当然知道Amy 的心思。如果整个剧组必须投选出最了解Amy心事的人的话,Sarah Shahi 肯定高居榜首。她们有相同的背景,她们有聊不完的话题,她们从2个Trailers到后来工作人员要去一个人的trailer 找另一个人— 她们的交情在别人眼中当然是不一样的。

犹记得那天拍完411 Shaw 被枪击的那一幕后,她留在Trailer 收拾行装,准备告别时,Amy 就轻轻地走了进来。“Sarah 你还在,真好。我以为你走了。” 她眼眶红红的,轻声细语的嗓音听起来仍然是软软的,却不难听出其中的哽咽。

Sarah的心揪成了一团。“你哭过。” 她连兜圈子、套家常都完全省略。

“那是因为刚才拍那场戏的关系嘛。我没有哭。” Amy 否认,堆起了笑容,尝试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难过。

“骗人。”她一语道破。刚才距离现在都多久了,眼眶红成那个样子肯定是上一秒还在哭。看着她那梨花带泪的样子,她好想牵着她好好安慰。但她选择摸了摸肚皮,感受baby在她体内的胎动。确保二人保持了安全的距离后,才温柔地释放出善意。“What’s wrong?”

既然被她看破,她也没有再隐藏。“我好担心Root & Shaw 不能在一起。” 眼泪又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那一刻Sarah 很确定她离开是对的决定。很明显Amy 也开始和她有了同一个问题:抽离不来。

“你说你很担心她们没有结局,你是以Root 的角度来说对吗?” 她尝试让她明白演戏和现实划分清楚的重要性。

Amy愣了下,看着Sarah的表情就好像看见了什么似的。“No, Sarah, I mean Amy. 为她们担心结局的人是我。”

“Amy……”然后她记得她在之后的十分钟开始了一系列的语重心长,让她即时抽离角色,回到现实,却在看到Amy 的表情后闭上了嘴— 她看起来还是一如往常般的乖顺,但她的眼神已经没了甜蜜。

Sarah本来还想再亏她几句,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也许时机已经不对了。也许关系已经不对了。反正,就不适合了。
到底事情是什么时候开始变的?她在往后分开了的日子偶尔回想。

Okay she admits that perhaps they DID flirt a lot, but it was all ON the show…….Well…… maybe…… OFF the show too. But hey, flirting should never be an issue. Especially when two’s having this huge chemistry to make the show looks interesting, and better. It’s good for the show, its normal. It’s Showbiz they’re talking about. People do that sometimes. Attention and ratings are all that count. (註2)

其实她们都明白这些都是为了工作,为了剧组。但何时……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她有点不习惯Amy 这样的眼神,于是她换了个话题。“你还不回家吗?”

Amy 一听到这个词,马上就笑了。“不行。我这样子回到家里会吓死我老公和孩子。然后他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后,就会连成一线一起说我笨蛋。”

Sarah 被她逗趣的说法逗笑了。她忽略Amy 一说起家庭那开心的表情,还有她腹部浮起的酸意,故作认真地点了点头。“确实。我也挺赞成的。”

Amy摆起了脸孔。“你说过别人说我傻傻的都只是因为没看见底层。”

“I did.” 她没有否认。Amy 在别人眼里或许是柔柔地需要被保护,那是因为她总是让别人看见她想让他们看见的而已。

Amy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她沉默地凝视她一阵,问:“Steve 来接你吗?”

“嗯。” 他是她的安全感,她的归属,今天之后她就可以完全抽离,安心养胎。Shaw 死还是活的,再也不在她的控制范围里。但她还是担心某人每日下班后的行程。她本想忍着不问,却还是问了出口。“你呢?今天被接送还是subway? ”

“Subway.”她还是那一抹甜甜的笑。

Then it means 回家的路上Amy 还是必须走那一段很安静的路距离。这个念头几乎都让她无法安心睡觉。你看吧,这个就是演Shaw 的后遗症。明天就会好起来的。她自我安慰。

“我陪你走一会儿吧。” 就好像以前那样。

Amy乖巧地点头。

然后她们一路安静地走到了附近的地铁站才道别。

“Text me when you get home.” 她的嗓音沙沙的,但语气却是温柔的。提醒她到家记得跟她知会一声,今天她本来不想说的,但她还是说了。她当然知道这话有多intimate, 但她若不知道她有没有安全到家,她会睡不好。她试过了OK? 不过朋友之间偶尔也会这样说话的不是吗?是的。没错。朋友。

Amy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像是在尽最后努力想把什么硬生生地记起来的样子。后来她乖乖地应了句: “好。”

回忆的最后是她打给了Jonah, 接下了这个Job. 

估计这就是为何她会和Amy 坐在这里的原因了— They both need the closure as much as like Root & Shaw, too. (註3)

(未完)
註1: 差不多就是 “Jonah 你如果要游说我回去的话那么你可以闭嘴了" 的意思。请自行代入Sarah的语气。

註2: 我很努力地写了中文,又写了英语,找了谷歌又翻了翻去,后来我决定了,我不可能用中文来表达碎碎念。不了解就请直接跳下一个句子,反正都是接下去的。这一段可有可无但我喜欢人家碎碎念。多包涵。

註3: SOS. == 我真的不懂这个中文要怎么写。饶了我吧 T.T

评论
热度(93)
  1. tianshengqsangela_n 转载了此文字
© 阿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