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叮

阿叮

查看介绍

Marriage is Like a Grave (四•完)

Ricass:

为什么每次完结章就会莫名其妙地多出那么多字……
每日剧透时间:根妹抢食故事/难过的父亲看女儿频繁吃女婿亏的故事/宝宝和小撒的助攻故事/不负责任一把又一把的糖糖糖糖糖糖糖糖(咦有surprise我是不会说的
欢迎被官方伤害的前来取糖疗伤 我要一直做发糖小天使

电梯


(一)
(二)
(三)


(四)


(番外)



————甜甜的分割线—————
Finch些许担心着。原来觉得Shaw应该能坚持比较久,可现在竟然连Root也杳无音讯,再加上Reesw还没传来任何关于Shaw的消息,Finch都开始在怀疑是不是Shaw和Root的表演被识破了,然后两人都陷入危险。
 “Mr.Reese你有找到什么线索吗?”
 “Shaw没找到,但是Bear在Jelena院子里发现了些其他的东西。”Reese拉住想要刨土的Bear,“我需要帮手。”
 “Detective Fusco已经在路上了,我试图联系Ms.Groves但是她一直没回应我……”
 “让Lionel来接手这边的事,我继续去找Shaw。”
 “我们只能祈祷Ms.Shaw能坚持就一点了……”

 “你可真不乖呢,Ms.Rooney。”Jelena摸摸淤青的锁骨——在她弯下腰要剁下Shaw的右臂时被她一头撞过来而致,“不过确实比以前那些没用的男人们强多了。”Jelena捡起掉在地上的菜刀,拿出纸巾擦拭掉上面的灰尘污渍。
Shaw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为自己。她错估了自己的高度,本以为可以一头撞晕对方,没想到只能撞到锁骨。除了让Jelena吃痛弄掉了菜刀外,就没起多大用处了。
 好吧。这回要是Reese他们再不出现自己可能就要以一种羞耻的方式交代在这间破仓库了。
 一定是这把椅子太矮了。
Jelena把纸巾随意一扔,“这次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Wait. Wait.”Shaw看着并没有人出现的迹象最终决定还是自救,“你不是要吃那种始乱终弃的人渣吗?要是不是呢?我是说你应该是有原则的吧。”
 “都是食物区别有那么大吗?”Jelena有点意外Shaw的临死挣扎竟是这个,接着又了然了,“哦——你是想说你自己其实很忠诚并没有抛弃Samantha然后把过错都推倒她身上吧。对不起,这招骗骗小姑娘还可以,我可是最会看穿负心汉的呢。”
 “是吗?那你怎么没有看穿我和……Samantha只是在演戏?”Shaw轻蔑地睥睨了对方一眼。
 “演戏?这个借口有趣。说说看你们为什么要演戏。”Jelena手持菜刀,把椅子拖近Shaw,坐在她的正前方。
 “是你前男友。我和Samantha是FBI的警探。我们正在追查Dannis的案子,又发现了更多的失踪人口。于是想出了这个方法接近你。”Shaw觉得自己真是机智的编借口小能手,也幸好认真听了对方的话,现在只能祈祷对面的食人族真的吃了她负心的前男友和那些倒霉蛋了,“不过现在我看是明了了。”
Jelena挑眉,“我原来那么受欢迎吗?”空出右手撑腮,“不过Agent Sameen,你知道那么多我也不应该放你走才对啊。”
Shaw内心挣扎了一会儿,斟酌片刻猛地抬起头说,“We are couple. Real couple.”深吸一口气,在内心赠送自己一个大大的白眼,“And I love her…………………………deep down inside.”
 在Jelena意外眼神的注视下,Shaw努力回想了在电影院卧底时看过的愚蠢爱情电影的情节,然后决定趁热打铁,“I…I can't live without her. She've saved my life, saving me from the dark. I…I mean she's the brightest light in my whole damn life.I…I…”
 “I love Root.”
Shaw一愣,她的思维还没从一群结巴的“I”中扭出来,好像有什么话就脱口而出。像是灵魂里一直困着的野兽终于找到一处出口,急冲冲地从里边奔袭而出,将其他的意识撞了个七零八落;又如一丝烟雾,一旦有了缝隙便有机可乘地渗出,等到弥漫时已覆水难收。所以,是谁打开了条缝隙?
 如果她此刻仔细想,就会明白那头猛兽叫潜意识。
Jelena本来对Shaw突如其来的深情告白有点不适应——是一种她说的话和她面瘫的表情完全对不上路的违和感。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听见面前待宰的猎物慌张起来,好似以前的生命威胁并不值得慌张,反而是这种情爱之事扰乱了猎物的阵脚。
 “No!No!That's all bullshit.”Jelena有点无奈地看着努力想辩解的Shaw,“我是第二轴人格不可能会感受到这些,刚才说的话不算数。”
Jelena已经不知该用什么话来回应Shaw了,面前的女子看似陷入了强烈的自我怀疑中,摇摇头,表示自己真的不明白现在的年轻人的脑回路,谈个恋爱非得那么纠结吗?站起身来,“既然你都那么说了,我想我还是开动了吧。”
Shaw听闻再次一愣,刚才光自我怀疑了完全忽视了自己还是刀俎上的鱼肉,而且还是个明明有机会逃走却乖乖躺回刀刃下的鱼肉。
 “别担心了,我磨了很久的刀,很快就会好的。”菜刀的刀尖的寒光告诉Shaw,她优秀的工作成绩就要终止在一把菜刀下了。
 

 然后?然后呢?
 这种时候英雄救美的故事总是屡见不鲜的。骑士总会来从恶龙的尖牙下救出自己的公主的。当然凡事都有特例,长腿卷发的公主从天而降来救她的短腿短手的公主,即使后者对形容词和名称都绝对不会认同。
Root一枪打中了Jelena的右手腕,另一枪打中了她的锁骨,换得对方的倒地。
 警报解除。
 “Hey, Reese,I have to say that you are too slow.”Shaw暗中舒了口气。
 “Oh,Sameen,你最先想的竟然不是我真是令人伤心。”Shaw舒的那口气又回来了,“要知道我可还是你的妻子呀。”Shaw明确地被那口气噎到了。
 “怎么是你?你刚到吗?”Shaw垂死挣扎着。
Root走到Shaw身后蹲下查看手铐的情况,“来了一会儿了。要不是看你把自己当成sitting duck了我还真不打算出来的。哦,当然,你的'告白'我都听到了。”发现手铐竟然无法撬开后Root站起,趁着特工无法活动的时机,明目张胆地从Shaw身后伸手揽着她的脖子,俯在她耳边,“I was almost moved to tear.”
 “Shut up.”一刹间被女人的阴影笼罩,背后足以渗进身体温暖都在提醒Shaw对方的趁火打劫。可被抓包后的尴尬让她的大脑皮层除了咒骂就反馈不出其他信息了。
 “Sameen你知道你这副嘴硬的样子多可爱吗?”感受到怀中的女人有了炸毛的迹象,她识时务地挺起上身,离开Shaw,去查看那个倒在地上呻吟的号码。
 “唉。我原来还准备为你准备更好的'大餐'的,但看在Sam的面子上我还是和平主义一点吧。”Root丝毫不怜香惜玉地用鞋跟戳了戳Jelena的伤口,像是美丽的堕天使,在洁白的羽毛铅华散尽之际,露出了魔鬼的微笑。
 “I know! I know!你跟我是一样的!我们是同类啊!”Jelena像是发觉了什么,突然大叫起来,神色言语间竟只有兴奋与狂热,不见一丝恐惧。
 “No, we aren't.”Root加重了腿部力道,直到Jelena痛至说不出话来,“你食人骨肉,而我热衷灵魂。”抬手,熟练地将对方打晕。
 “你和她说了什么?”Shaw表示自己对没听到Root最后一句话很不爽。万一她又在散播什么谣言怎么办?自己那句“I don't do relationship”不是啪啪啪地打自己脸了吗。
 “Just some girls' talks.”Root走向Shaw,Root拿出从倒地不起的Jelena身上摸出的钥匙,轻松地打开了Shaw两只脚上的手铐,“你手上那两个恐怕要采取点特殊方法了……”
Root捡起地上的菜刀,“你还真要感谢Ms.Milton把刀磨得那么快还换了把塑料椅子。”
 
 等到Reese根据Root的指示找到这个高速边的仓库时,他有幸目睹了这个诡异的场景——长腿女人拿把菜刀在砍塑料椅背,而束缚在椅上的小个女人不耐烦地催促着。
 “Finish!”Root砍下最后一刀,手腕用力掰断了困住Shaw的塑料椅背,然后把手铐从上面取下。
 “还真是慢。”Shaw翻个白眼,把双臂移动到面前,“What the hell……”抬头怒视Root,“为什么手铐还在手上!”
 “你要知道锁眼里有胶水,这是最快的方法了。”Root无奈地摊摊手。
Reese走近,看着Shaw双手手腕上的手铐,抽出手枪,“还是我来吧。”Root识趣地让开位置。
 “Shaw,不要乱动。打断手还是很麻烦的。”发现一边的Root十分认同的猛点头,靛蓝特工嘴角抽搐。Reese这样讲她知道意思,可Root那么赞同又是怎样?
Reese沉着谨慎地双手持枪,瞄准,两声枪响后,铁器掉落的声音让Shaw庆幸不会出现没得突突其他人的状况了。
 “Damn it!Reese你可是前CIA的特工,你可以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Shaw看着还在自己腕上的两个铁圈,心里升起了一种要突突死自己搭档的强烈念头。
Reese深表同情地走到Shaw跟前,像个做错事的父亲一样沉重的拍拍Shaw的肩膀,“Sameen……我们明天去医院看看吧。”
Shaw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唯一安慰的事就是她今后还有牛扒吃。直到Finch的声音久违地响起,“Ms.Shaw,因为资金的问题我刚才把店卖了希望你能理解……”
HOLY SHIT!!!
Shaw只想找个地方大吃一顿后睡上一觉并且坚决和整个POI小组绝交。她一言不发地戴着自己的新式手链,拿回自己的枪后离开仓库。

 高跟鞋敲击在柏油路面的声响在空荡的高速公路两旁的阔叶林尖头跳跃。急促,有力。
 “Root. Do not follow me.”
 “这里不会有车的,你这样走回去要到明天才能到市区。”
 “That's none of your
bussine.”自从知道Root听到了那番'绝对不真心表白'后,我们的特工小姐就一遍又一遍地用着“我只是怕尴尬”来给自己洗脑,逃避现实。
 “Sameen, John got a car. We can give you a lift to the city proper.”
 “Get out of my sight.”Shaw没好气地猛地转过身,“Or I will kill you.”
Root看着小个子瞳孔中预示着认真的凶光,扬起眉头,掏出手机来。
 “I mean she's the brightest light in my whole damn life.I…I……I love Root.”手机音量被调到了最大,取代了高跟鞋的敲击声在夜空里回荡。
 “What the fuck!”Shaw听到自己声音一个激灵,全速冲刺至黑客身边,本想抢过手机就地销毁,可是Sameen Shaw又犯了个致命的错误——今晚第二次错估了自己的身高。
Reese表示不知为何自己出现的时机总是那么恰当正确,他看着Shaw如同敏捷的家猫一般跃起,然后扑空——Root举起了手护着手机。
 意识到Shaw正怒视自己,Reese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转身离开,“I'm going to get the car. ”
 “不要以为你这样做我就拿不到了。”话尾音刚一结束,Shaw膝盖一顶准确无误地撞在Root小肚子上,后者吃痛保护性地弯下腰但依旧牢牢攥紧手机。Shaw伸手就抢,Root捂着肚子的同时另一只手躲开了Shaw的魔掌,可却因此重心不稳倒地。
Shaw顺着对方的姿势欺上,原本以为能成功销毁证据,可没想到躺卧的女人狡黠一笑,继而将手机自领口塞进了自己的衣服里。
 “Go ahead and get it.” Root炫耀式地扬眉,招来了特工极致的恼怒,“你以为我不敢吗?”说着就下手开始强行扒开Root的衣服,而Root满腔宁死不屈的贞洁烈妇的热血,捂着胸阻挠她。
 “Shaw,我不想看到你明天因为强 奸案上报纸头条。”Reese刚一来就是如此劲爆的场景,不由让他感叹一下世风日下。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不知廉耻和节制?
 柔弱的黑客怎么会是特工的对手?但今天的黑客小姐似乎有得神助,特工小姐除了一观对方黑色文胸的全貌外就没有一次成功抢到手机。
 “Fine.” Shaw跨坐在Root身上,放弃式地叹口气,“你要怎样才能把手机给我。”
 “You want to make a deal with me?”Root不敢放松,手还捂在胸上。
 “It's a negotiation, not a deal.”上膛,“Hand it over to me, or…you know the end.”
 “我设置了一个补丁,要是五分钟后没有没有我输入密码的话,那段录音就会被复制成成千上万份,然后发给所有我们认识的人。Harold, Reese,Lionel and even Control.You can get the copy every morning too.”
 “Damn.”低头看着黑客脸上的洋洋自得,Shaw深吸一口气以确保自己不会一时忍不住而突突死这个女人从而彻底败坏自己名声,“What do you want……from me?”
Roor绽放了一个足以划破夜空,迎来光明的笑脸,“Kiss kiss to me.”对上Shaw听闻后瞬间眯起的双眼,她无所畏惧地补充到,“Cheek is good.”
Shaw沉默地凝视Root恬不知耻扬起的脸颊,因为长期的缺乏休息颧骨高高地凸起,在侧颜上划下了一道冷冽却分外柔和的曲线。
 “Reese, you got something on your phone. It's from Finch.”趁Reese低头看手机的那一刹那,Shaw低下头很快地在Root脸上咬了一口,腰部用力迅速弹起,面瘫的脸上不带其他波动。
Root满足地摸摸脸颊,听话地解除补丁,交出手机。尽管像是被犬类咬了一口,可那怎么样也是Sameen Shaw式的亲吻,粗暴致命,却拥有让她永远沉沦的力量。
Shaw解气地将手机摔在地面,高跟鞋根很好地终结了它的生命。特工没留下任何一句话,转身就离开。今晚脱轨的事情太多,多到第二轴的脑神经都超载以致无法做出反应。
 “Sameen,together?”小个子特工连只言片语也吝啬,Root看向Shaw的背影,撇撇嘴,从包里掏出另一部手机,“Actually…I have more than one…”
 不等Shaw掏出枪射杀自己,Root继续说道,“只要你答应让Reese载我们一程,我就把它给你。Deal?”
Shaw闭眼,像是在进行什么重大决策,在Root几乎都快认为Shaw不会答应想说算了给你吧的时候,她睁开眼,安静地走向Reese和车子。途中顺带接过了手机,扔在地上不留情地给了一枪。
Root咬着下唇歪头看着别扭特工的背影,不自觉地笑了出来。Shaw正好回眸一瞥,惊艳的同时却不小心被黑客发现了嘴角的弧度……


The Machine/Samaritan:
【Relevant Record
Save?Y/N.
Yes.】



香甜可口小剧场:
Jelena汪:那个牛扒是我先发现的!是我的!”
根汪:狗屁!那是我家的牛扒!只有我能吃!”
汪汪汪!
汪汪汪汪!
牛扒锤: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很好吃的样子?”
 
—————满满是爱的分界线———
 有番外吗?
 看我脑洞能不能取悦我。
 本来只是想写大锤抢不到手机然后画风一转就变成奇怪的东西了。
 吐槽太多大锤的身高恐怕会被突突死。
Call me Angel Candy.

评论
热度(106)
  1. RiRicass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Ricass 转载了此文字
  3. 阿叮Ricass 转载了此文字
  4. 要早睡早起的萝卜Ricass 转载了此文字
© 阿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