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叮

阿叮

查看介绍

Marriage is Like a Grave (三)

Ricass:

这章偏向剧情但有大反转!大锤和根妹的互动会少但是一切都是为了下章!为了下章!
大家请善待被考试伤害的我……
鞠躬。
电梯在这!


(一)
(二)
(三)


(四)


(番外)


——————朴素的分割线——————
 在Fusco从一个凶案现场出发去解救Shaw的同时,Reese和Root各收到了任务。
 “Johanna Stolt,不久之前在Ms.Milton的帮助下成功与前夫Travis Murray离了婚。所以Ms.Groves我需要你去和她聊聊,毕竟你刚成为这个互助组织的一员。Mr.Reesw会去负责她前夫,我们现在很有理由相信是气急败坏的前夫想对妻子和同谋者进行报复。”Finch浏览着手上一份刚搜查出来的财务报告——Mr.Murray最近雇佣了两名黑帮成员作为自己的打手。
 “Harold,你要叫我Mrs.Rooney哦。”被打断发短信的Root并没显示出什么不耐烦。
Finch微张嘴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回来,“可Ms.Shaw不是和你离婚了吗?”
 “没看过合同就签名可不是个好习惯,Harold千万不要学。”Root高兴的声线让Finch陷入了名为“年轻人的世界我越来越不懂了”的沉思。
 “Ms.Groves我已经帮你在酒店预定好了位置,你需要在一个小时后到。位置我已经发给你了,至于你和Ms.Shaw请好自为之。”Finch在最后还是像个爱说教的老头一样给了Root一个忠告。可惜女婿不领情,“Trust me, Harol. Me and Shaw, we are lovely couple.”接着就是一阵忙音。
Finch觉得年龄代沟都快深成壕沟了,对面沟里的年轻人正突突突突地坚持不懈毁灭他的三观。还是和与自己一个年代的人比较好相处,这么想着,Finch拨通了Reese的电话。
 “Finch,我已经在去往'绝望前夫'家的路上了。”听着男子低沉的声音,Finch觉得是自己和世界有了代沟。“Mr.Reese 我不是很建议你给嫌疑人起外号。”
 “Relax Finch, you should learn how to adapt yourself to those jokes. I think you need some fresh air.”Reese打开车门靠在车上监视对面街道的房子主人。
 “All right. 不过Mr.Reese你可以先去调查一下,我们不是很提倡暴力……”
 “Finch,你每次讲这种话都很不应景。”Reese左右活动颈部,脊椎骨摩擦间发出“咯啦咯啦”的声响,他看着那两个走向自己的黑帮打手,平淡地叙述道,“We got friends here.”

Root到达时Johanna已经入座了一段时间。她礼貌地上前问道,“Excuse me? Are you Ms.Stolt.”
 “Oh yes, and you must be Samantha.”Johanna抬头,着实被眼前浅笑的女子给惊艳到了。
 “抱歉我来晚了,你知道纽约的交通总想前任一样讨厌。如果不介意的话这杯咖啡我请了。”Root恰到好处地表达了歉意,随着侍者拉开椅子的动作坐下。
 “你真好!我都相信不到到底是多愚蠢的男人才会把你抛弃。”Johanna皱着眉,因为一杯咖啡的交情开始为Root忿忿不平起来。
 “其实是女人。Sameen是我前妻,我想你不介意吧。”
 “当然不,想当年在荷兰的LGBT的游行我还参加过呢。不过真是可惜了。”Johanna本认为惋惜可是一想到她们的组织宗旨,立马转了态度,“不过离开这种始乱终弃的人才对,我们女人不需要要为其他人活着。”
 “我在Jelena那听说了,你成功和前夫离了婚,其他成员都很为你高兴呢?方便告诉我你是怎么成功的吗,只是想积累点经验而已。”Root叫了杯咖啡,示意Johanna的那杯算到自己的账单上。
Johanna感谢地一笑,“你应该祈祷能找到一个好好过一辈子的人,而不是积累经验……”

Reese解决了两名打手,将他们扔到人行道上,蹲下来将手枪抵在其中一个捂着膝盖呻吟的打手的额头上,“方便告诉我你的雇主是要你们去教训什么人吗?”
 “你算什么……”保险打开带来的震动顺着枪管抵达打手的神经末梢,“Hey, hey, hey!我说!我说!其实我们是Travis雇来保护他的,他认识我们老板,所以我们就被指派来他家保护他?”
 “从谁那保护他?”Reese带着疑惑,手劲也不自觉地加大。
 “Relax buddy! 我们也不知道,好像是跟踪狂什么的。”打手忍着膝盖的疼痛,惊恐地喊叫道。
 “你听到了吧,Finch。”摸出打手的手机拨了911丢到他们身上顺带打晕,Reese站起身看向街对面窗帘缝隙后的人影,“我想我要去找Travis聊聊。”
 看着人影迅速拉上窗帘消失在窗边,Reese加快了步伐。走到对方的庭院里,门刷得一声被打开,一把双筒猎枪指着自己。Reese略带无奈地将双手慢慢抬起,而Travis持着猎枪缓缓接近Reese,“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跟踪我!”
Reese看着逐渐接近的猎枪,“Travis?你爷爷没有告诉你拿长筒枪的时候不要离猎物那么近吗?”话音未落,Reese暴起,右手打在枪管上使其位移,同一时间左手欺上控制住了对方企图扣下扳机的手。“我真的很不建议你那么做。所以可以请我进去聊聊了吗?

 “其实Travis是个好人,弄到最后我们其实是和平分手了。”Johanna晃晃头,“我的故事也没有相信中那么惊心动魄,但是离婚后的生活确实比较自由。”
Root确信,要不是有TM在耳朵里和她单方面交谈,在这么冗长乏味的谈话下,她怕是要Shaw附体——忍不住拿叉子解决面前因为成功离婚而喋喋不休沾沾自喜的主妇。
 “是这样的吗?”Root想起Finch提到过的买凶资金倏忽感到了一丝不妥,“我还以为你的前夫会想报复你或者Jelena什么的。”
Johanna突然大笑起来弄得Root有些无所适从,“Samantha你不会是什么惊悚小说看多了吧?其实是我们夫妻一起决定让Jelena掺和进离婚事宜的,她确实很专业,帮了不少忙呢。”
 在Root挑眉沉思的时候,Johanna突然放低了声调与语调,“说到这个我好像听他说过有什么跟踪狂什么的……”

 “Finch,我调查过了,确实有人在跟踪我们的'绝望前夫'。”Reese从Travis家里走出,面色有些阴沉。
 “Mr.Reese,我也刚从Ms.Groves那里确定了这个消息。我现在有个猜想……”Finch抬头看着墙上Jelena阳关自信的笑脸,眼中闪过估量。
 “这真是巧,我也有一个。”Reese打开车门,“告诉我Jelena她家在哪,我要去核实。”
 “不用了Mr.Reese……我刚才打电话问过Detective Fusco了。他说Dannis Kelly,也就是Ms.Milton的前男友,他已经失踪了两年了,而失踪日期恰好就在Ms.Milton创办组织的前几周里。”
 “Damn it.”Reese颇为无奈地暗暗咒骂道,“我知道我们的受害人是谁了。我现在就去把他送到安全的地方。你去让Shaw解决那个'前任终结者'。”
 “Well,Ms.Shaw已经有两个小时没有联系过我了,我觉得她可能去吃牛扒……”Finch突然愣住,他想起Fusco和他说没找到Shaw,但很可能是她自己醒过来自我解救并且誓死不联系POI小组。这是很经常发生的,所以两人并没有特别在意。
 “Oh my God!”Finch站起身来,盯着巧笑嫣然的女子的肖像,那温柔的笑逐渐模糊,Finch恍惚间看到了用歌声引领人类步入深渊的塞壬,姣好的面容掩盖不住噬人的魔鬼本质。愈是美丽愈是致命,千百年来祖先血泪却被自己忘记。
 “Finch,怎么了?”Reese听到那声惊呼忙止住脚步。
 “Mr.Reese在你安置好Ms.Murray后请你赶快去寻找Ms.Shaw. I'm afraid that she is in great danger now.”

 白炽灯昏白的灯光扭曲在闷热的空气中,形成了迷蒙的幻觉。Shaw眯着眼睛适应从昏迷的黑暗中来到光明之下的刺激,轻微地摆一摆头,甩掉一只为了光明而烧伤翅膀落在她脸颊的蚊虫。动了动手脚传来手铐的声音——又被束缚在了家具上。
 “Hi, Ms.Rooney. I'm glad that you are awake.”Shaw抬头看向声音来源处,带着意外地认出面前的女子。
 “我还怕剂量太大了你会永远醒不了。”Jelena逆光走到Shaw跟前,“毕竟我要保障自己的安全呀,谁知道一个拳击教练的攻击力有多大。”
Shaw听闻嘴角抽搐,她开始对这个身份感到了不满。果然还是瑜伽教练之类人畜无害的职业比较具有迷惑性。
Jelena从旁拖出来椅子放在前方,坐下,“其实吧我一直觉得男人都是可恶的生物,但我确实没有想到有一天我的面前会坐着一个女人。”Jelena从手提包中掏出一把折刀,看了一眼沉默的Shaw,“你们这些始乱终弃的人渣还是要有人来惩戒的。法律只会让你们逍遥自在甚至还能利用它来继续伤害别人,所以我出现了。”Jelena摊摊手,自带圣母光环般自傲地昂首俯视她的囚徒。
Shaw冷眼看着仿若邪教徒的Jelena,淡淡地说道,“You have no right to get yourself involved in others's relationship or punish any one.”
 “你还真是除了那个警探外最镇静的。”Jelena敏锐地观察到Shaw眉头轻蹙,“还有提醒你一下,不用费力气了。自从上次那个警探竟然把椅子上上的木刺硬是掰下一大条打开了手铐后,我就把给手铐口加了点强力胶。噢,还换了把新椅子呢,全塑料的。”
Shaw已经摸到了手铐口,认命般的扯了扯嘴角。轻轻呼出口气,开始寻找其他脱身的办法。
Jelena满意地注视着这一切,转身从包里掏出一把菜刀和火机来。“Ms.Rooney, it's dinner time.” 又凝固脚步,“No,no,no. 还是先布置好桌子先。本来想先解决掉Mr.Murray的,喔就是你前一个倒霉蛋,按顺序来总是我的作风。可是安在他家的摄像头告诉我他有客人了,为了不暴露身份和错过今天的盛宴,我决定还是先享用你吧。”
 “Wait,你的意思是你要……吃了我?”原谅Shaw,她也觉得这句话听起来很奇怪,当然这仅仅是在Root出现之后才有的感觉。不过这种羞耻的死法还真的触碰了靛蓝特工的底线,Shaw磨着臼齿,等待时机。
 “是啊。”Jelena不知从哪拖出来张小圆台,“我也是第一次吃负心女人呢,口感应该会比皮糙肉厚的男人好吃。所以先从哪一部分吃起呢……”
 “你要一次性吃完?不要告诉我你还有打包工具什么的。”Shaw对自己这种和cannibal扯淡来拖延时间的做法真是再也不想尝试,紧接着她看见Jelena点点头,指了指身后,“那里有我从停尸房偷出来的袋子,第一次装的人是可怜的Dannis呢,My ex-boyfriend。”
Shaw被噁心到了,热爱食物的她要是还没找到脱身的方法等会儿就要变成人家热爱的食物了。她抬头,Jelena的脸逆光,一半的表情都湮没在阴影里,可Shaw仿佛能描摹出对方脸上的一颦一蹙——和自己看到牛扒的样子神形俱似。
 “啊!还是从手臂开始吧,你看看多么健美的肌肉啊……”

 “Ms.Groves?Are you there?”


可口好吃的小剧场ʕ •ᴥ•ʔ
“Harold,we are there now.”
“Ms.Shaw我们这次的号码是Hannibal Lecter。”
“我知道。我有听。”
“Sameen不要欺负老年人喔。”
“去门那边我好像听到什么声音。”
妻妻两打开门,拔叔压在小茶杯身上,拿着把菜刀……
“Drop your weapon or I will shoot you.”
“Hey!这是情侣小游戏好吗?还有你们是谁?”小茶杯不满地抬起头。
“Sameen那看起来不错啊,要不我们也试试吧。”Root粘过来,满脸小星星小心心。
“……”

Root 卒。
——————分割线——————
 考差了,以后要好好学习了……
 下章应该就是最终章回!谁会来救大锤呢?还是大锤会被吃掉?大锤要怎么拖延时间呢?
 嗯。我也想知道。
 下章也有暖暖的福利(我是发糖小天使!
 滚去好好学习大家五一见。

评论
热度(94)
  1. 弈辛Ricass 转载了此文字
  2. RiRicass 转载了此文字
  3. JFMRicass 转载了此文字
  4. 阿叮Ricass 转载了此文字
  5. 要早睡早起的萝卜Ricass 转载了此文字
© 阿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