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叮

阿叮

查看介绍

一千个肖根迷妹(弟)眼中有一千种船戏观点(第一弹)

Ice bear:

这几天都炸出脑浆了,见缝插针地重温了肖根剧情,在一大波年轻人还在争论攻受的时候,我已经在抱着科学态度来意淫研究可以end up tailbone-broken的体位了我可真是good at playing doctor呢。


【不用怀疑,我就是在花式推文推writer,and我爱 @Rhaw Shooter (←这是一个绝对不能错过的肖根writer),谢谢。】


↓↓↓↓↓↓↓↓以下是炸成烟花的一家之言↓↓↓↓↓↓


1、作为一个陈年人,我是坚定的DS党,也就是【肖根已经滚过好多晚好多晚好多晚了(←注意是all night)】。DS真是官方粑粑里最灿烂的那朵百合花,and I love him so much.


 


2、我不是处女座没有处女情结,我从不认为Root在遇到Shaw之前是处女(尽管我承认这个脑洞符合传(封)统(建)中国人对一段美好爱情的最大期望)。AA最近访谈也提到“觉得她们都是会出去找乐(yue)子(pao)的人”,潜台词简直就是在示威“嘿老娘才是一夜情会长别以为我会输给那个三夜情小碧池好吗”(←呵呵)。


调情高手的前提必须是【经验丰富】,不然根本不可能把握“调情”的尺度,至于Root是如何变得【经验丰富】的,我很喜欢 @上清破云 (←点她,不容错过的精彩)在《史密斯夫妇AU》里提到的“建模学说”,特别有创意特别好玩,这种脑洞真的挺贴合某个睥睨众生的小psycho.话说在所有我看过的肖根文里(不多),最能体现出Root式病娇属性的,莫过于上清破云笔下的Root,那种神经质性格真的刻画得相当、相当出彩,值得再三回味。


 


3、肖根初滚我站306安全屋play.作为没有目击整个过程的迷弟,关于安全屋10小时,我跟我最稀罕的 @Rhaw Shooter (←答应我,点她,然后你会看到终极)看(脑)法(洞)可就有点不一样了。


我觉得她们在安全屋至少进行了一场近乎擦枪走火的foreplay,也许还滚了一两回合,但始作俑者绝对是Root,不仅仅是指语言上的挑逗,还包括了实际上率先take move的举动。(不站攻受,因为不科学—— @秋乙一  ←点进去,这位太太也是每个肖根迷绝壁不能错过的大大


以上基于:


①Root是个经验丰富的约(turn)炮(on)小能手(详见上面第2点);


②Root那时还没爱上她家那位little firecracker,而无情无爱的根总是世界上最神鬼不惧的人,连全捆绑单挑Agent Shaw的顶头Control都不怕,更别说已经着过她几次道的Agent Shaw本人了(好巧有情有爱但又痛失所爱的根总也神鬼不惧,她真是个迷幻的psycho freak)。


③216两人首次面姬不成功伐开心时Root临走时说了句“We’ll do this again soon”.【this】是指什么呢?在216里,【This】包含了私密空间,谜之吸气,击倒政府公务猿(真·Veronica),电击,zip ties捆绑,撩骚,torture推倒(未遂)。然后咦306安全屋里又yesterday once more了呢——私密空间,击倒政府公务猿(廉价西装CIA),而Root手中又刚好拿着zip ties和电击枪,对面站着上次她撩(S)骚(M)了一半的对(True)象(Love),而且还有足足10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此时不再来一发尚待何时呢!


④在DS菊苣著名的407里,当Root提到Tomas很hot但是“完全比不上安全屋抵死缠绵10小时各种羞耻Play那么Hot”的时候,Shaw的第一反应并没有恼怒地否认事实,而是偷食被抓现场表情包→(根总宣示主权+花式表白)视线不自主偏离目标,怒而舔唇→(根总醋意满满的吐槽)第一次出示黄牌警告“for now let’s just keep it professional”→(目标调情技巧max,而且好像揭穿了根总接近Shaw的手段,根总方了,坐都坐不住了)果断掏出红牌,怒挂耳机罚根总下场。在这场一气呵成的修罗场之战中,POI吐槽担当肖大锤竟然没有对根总明目张胆坐实安全屋缠绵之夜的行为进行任何否定或者姬智的反击,这等同于默认了306滚床是真实发生的。


(请别扯这是在执行任务中Shaw不能吐槽,这人在216里即将单挑恐怖份子时还吐槽自己用毒气是从俄罗斯人那里得到的灵感,305带着小女鹅被俄罗斯黑帮包围时还吐槽自己加入小分队只是为了熊总,306激烈枪战现场与李四打照面时还吐槽自己得赶去救老婆(雾),310和小分队一起找李四时还能高兴地吐槽粑粑炸车帅翻天,312被时刻警惕和赫十双重包围时还能坏笑吐槽“银行开了就是用来抢的”“现在是大锤时间啦哈哈哈”,etc,所以比407凶险的环境多了去了,这人都能从容面对,姬智吐槽,但407里被Root占便宜到这份上也不生气不反驳,只能说明狮屎胜于熊便了 (/≧▽≦)/~┴┴ )


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当天晚上,凶手趁着受害人不注意,对受害人释放了电击麻痹技能,导致受害人行动受限,以不(不)由(能)自(直)主(视)的体位被捆绑在了椅子上,然后凶手对受害人进行了惨(不)无(可)人(描)道(述)的刑(灵)讯(肉)逼(交)供(缠),而更为糟糕的是,由于受害人对这种可怕的犯罪行为产生了“kind(斯) of(德) enjoy(哥) this(尔) sort(摩) of(情) thing(结)”的严重后遗症,所以从这一刻开始,一对相(官)爱(逼)相(同)杀(死)的情侣就注定要肆虐人间了。


【所以重点是306她们滚了滚了滚了真的滚了滚了滚了(真诚脸)】


我其实更倾向于306只滚了个前奏,而且我觉得call off的也是Root,因为Shaw是个“不被激惹时非常冷静,但一旦被惹到就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只要没有即时死亡的危险,Shaw才不会轻易abort这种好玩的活动。Root那时不太一样,她耳朵里还住着一个10岁的小上(萝)帝(莉),而从前面Root能预知CIA会从Shaw背后出现、知道zip tie在抽屉里,可知安全屋内也是being watched的,脑补一下整个作案过程中Root耳朵里始终有个声音在不断重复“Sierra、Tango、Oscar、Papa”也是蛮醉人的,所以我觉得,306当晚只有激烈foreplay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但这一晚绝对打开了某两个人新世界的大门,就像CBS官方后爸所说的——她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因为她们就像是两块拼图,既有足够的相同点去共同面对世界,也有足够的不同点去契合对方。(不敢想象她们是怎样像拼图一样去“契合”对方的,那画面太美我真的好方后爸会咔擦掉。)


【如果真的滚成功,宝宝一定是在整个过程中不断更新Root和Shaw的未来死亡率,如果滚得越激烈Root的死亡率就越降低,而Shaw的死亡率则直线上升。(←没错这是在单纯地飞刀片)】


 


4、在我看过的许多肖根文里(其实并没有许多),Shaw的设定都是特别冷漠的第二轴人格障碍患者,这一点在歪果仁writer里贯彻得更加科学彻底,他们真的很能忠实于这种疾病,真能狠下心来飞刀片,特别是滚床单后非常、非常喜欢用榴弹枪突突根总一脸,而根总,无可奈何。


Kesdax(←点它,绝对好药,能迅速降低餐后血糖)就是个典型的虐Root小能手, @秋乙一  太太请你继续把三部曲的RC译完吧我是个抖M我一点都不方。


至于Shaw这个【Axis II Personality Disorder】的毛病,实际上在全四季中只通过两个人亲口说出来过,一个是216面对满屋毒贩的Shaw本人,另一个就是412刑讯Control的追妻狂魔根,这两个人一个不是心理医生,一个不是【真正的】心理医生,所以这种只“据称”于某人file上的毛病是不是真的存在,是可以合理怀疑一下的,毕竟纵观整个Shaw的剧情线,许多细节都暗示了她其实并不是一个A2PD,她真的只是传说中的那个【没病装有病】的人而已。(←编剧组:其实这只是bug啦,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呵呵。)


所以我倾向于Shaw的心理问题其实并不是A2PD,而是先天性反射弧超迟钝综合征(并没有这种病),她能接收到感情,也能表达感情,但完成这个过程需要很长的时间,所以大部分时间她需要依靠高智商和原始欲望来快速处理某些棘手的问题,比如说某个迷恋得很不健康的痴汉。(←根嬷嬷:孩子傲娇,多半是孕傻了,赶紧往脖子上扎两针就好了。)


然后,我觉得,不能因为Shaw在面对Root时总是只能摇头+翻白眼就误以为她不是个高智商反社会的嘴炮,就像不能因为Root在跟着Shaw时总是满脸痴迷就误以为她不是个阴险冷血的精神病一样。这两个人在面对对方时才会如此像【正常人】,其他时间段简直就是人间祸害×2,放到其他任何探案类美剧都是妥妥儿能当季终Boss的狠角色,并且还是笑呵呵干掉主角至少一个亲人、角色至少能循环个3、4季的那种。


我不太认同Shaw是彻底的A2PD,所以部分肖根文描写的那些Shaw在上床时不爱说话、也不爱听Root说话、很压抑自己(GC时不会叫出声)、事后一定要捅Root心窝几刀、然后再把Root赶出家门那些据说很傲娇的行为,我觉得其实她是做不出来的。


在剧中,这个人只有在突突突、吃吃吃这种基本生理需要得到满足的时候才会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兴奋和愉悦,继而变得像城里人一样会玩,又像乡下人一样话多,以此类推,sex这种同样可以引起她肾上腺飙升的小游戏,绝对也可以使她变得像城乡结合部的人一样能歌善舞(什么鬼!)。所以,在sex的时候,我反而觉得Shaw不会像平常那样一张生无可恋脸,而是本能欲望被满足之后,连带各种“声音”都被放大,简而言之就是Shaw在床上应该是个高能嘴炮2.0,而不是一支装了消音器的手枪。


不过,我也不认为这样话多的Shaw会是个暖锤啦,因为就算是嘴炮2.0,我觉得她讲得最多的顶多是各种“it sucks”“you sucks”“你老腰真特么经不起折腾”“呵呵这么快又到了你这个战五渣”“隔壁老王的技术都要比你好1000倍”,那些耳鬓厮磨、你侬我侬的情景,才不会发生在这个人的身上。


而相应地,在一些肖根文里,Root通常是被动接受、被掀翻、被各种推倒然后还感动得泪(惨)眼(被)朦(艹)胧(哭)的一方,部分甚至可能配合心理描写1w字,前情闪回若干次,接个吻都能心率180,闭个眼都能想起电梯里的突突突,反正就是做个小爱都能将根总虐粗一吨翔,做完之后还得被人踹下床,然后再被插刀“你奏凯我是不可能会爱你的因为我的角色设定就是这样没有任何其他道理不服憋着”,然后根总只能心塞地穿上衣服滚粗,有时甚至还要把牛扒买回来给她家那个小暴脾气才放心地负分滚粗,完全就是逆来顺受的忠犬形象。


根总也是自找倒霉,从Shaw上线前就说“I wish I have a pet”,又一直无耻地嘲笑HaroldGuard dog、柔情铁汉、西装男朋友、忠犬,结果4季下来flag插满了一身,S4后段被官方粑粑虐成bear也算是天道好轮回。


我是觉得,这样痴心情长剑的Root好像也不够带感啊。


如果Shaw算是高智商精英特工,Root绝对就是那种 “极高智商”的邪恶天使,在POI的4季里,Root从一个内心阴暗对人性绝望的天才黑客前杀手逐渐洗白成“I am not a sociopath,sometimes I wish I was”的美剧第一痴情女主,可谓经历了重重波折,受尽了种种折磨,而即使是她人生中最崩溃的两个时刻【TM把自己偷走、Shaw被褶子怪偷走】,她也并没有流下过一滴眼泪,我想,即使是TM或者Shaw真的证实死亡,她也不会流下眼泪,那时候她想的一定全是复仇,复仇,复仇,直至奋战到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那些躲在Shaw的味道里每晚哭哭啼啼,或者被刺激得精神分裂沉迷在幻觉中的,似乎都不会是Root这样强大的人所拥有的结局。


Die for someone that she loves,才是Root这种人的终极结局。


所以,这样一个可爱而迷人的反派角色才不会在床上被压得无力招架泪眼婆娑呢,就算是全身伤痕,tailbone-broken,Root也是完全、绝对承受得住的啊。(AA:T皿T问题这是Amy在演啊!!!)


Shaw是个绝对的Control freak,控制狂得连李四都要跪,但Root似乎天生就知道该怎么顺这个人的毛,即使是把她翻来覆去地往死里蹂躏(电击、下药、捆绑、刑讯、出卖各种Play),也总是能用嘴炮重新安抚好她,只要无辜的小眼神一眨,然后甜甜地说一句“不是我想这么做啦这都是TM宝宝的安排,你知道她有多准啦你就相信她好了”就能置身事外,所以肖根是一场真正的“我能控制天下所有人,却只愿被你一个人所控制”的super psycho love,这样的两个神经病,才不会在床上啥都不说光哼唧,既然Shaw在床上是嘴炮2.0,那么Root在床上肯定就是(黄)段子手3.0,那种场面要是在CBS播出,绝对是要连字幕都打上码然后全部消音的好吗。


其实我还真不介意Shaw讲一句“Quiero lamerte hasta que te vengas en mi boca mil veces”的。( @子非鱼 ←点它,然后找到含有西班牙文的那一篇,就知道这句话的意思了。)


在这里我要引用我最爱的Rhaw Shoot的一段话:


【原剧中的肖根无论意志、能力还是智商,两人作为个体都是非常强大的存在。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的很多肖根文里她们都被低估甚至错估,至少那不是我心目中的肖根。肖不止是个傲娇吃货,根不止是个倒贴痴汉,她们的感情不是通过在床上搞得伤筋动骨鲜血淋漓来表现。】(←AA再次:T皿T问题这是Amy在演啊!!!)


然后我要再引用 @菜门奥义·八耻 《MAZE》中的一句话:(←请毫不犹豫地点她,温馨提示:如果有提到不要手贱的地方,千万不要手贱!!)


【Shaw不会低估Root的爱,但也从不低估Root这个人。】


 


Root和Shaw是始终势均力敌的两个强大而迷人的女性角色,我觉得她们彼此之间关于性的吸引力是简单、粗暴、直接、赤裸的,对角色本身而言,这种“看对眼”的感觉不需要任何道德约束也不需要以任何关系作为前提,她们都是不抗拒ONS的人,而且对对方的第一印象估计都是“这个人类虽然变态但也好像很好玩的样子”,所以她们的sexual relationshi只是起源于“好玩,有时间玩,而且大家玩得很嗨森”,这是我认为306是【初夜】的重要原因。


那时候,小撒还没上线,卡姐还没便当,Shaw过着吃吃喝喝救号码的日常生活,而Root在精神病院当院花,每天只能调戏一下主治医生,两个人都过得很无聊。而且都很久没有性生活。


那个时候,Shaw对Root的感觉应该是:“这女人神烦但是她的任务很有趣而且人生只有一次而Root在床上搞不好很棒。”(下划线梗请点 @一升sim卡 里面的译文《WithoutChains (you keep me)》,建议配合原文服用,药效更佳,而且请务必到B站搜索up主【蒋卡卡】,点进她的空间,里面的肖根视频绝对牛逼不容错过。)


而Root对Shaw的感觉大概是:“第一次看见她就觉得她的胸我能玩一年Ew她真cool不知道在床上也不是也这么酷真想玩得这个人跪地求饶。”


然后就顺其自然,水到渠成,一起达到了人生的大和谐,两个人都玩得很没负担很嗨森,最后连电击枪都没电了。


CIA特工试完电击枪后表示你捉住的那只看起来很会玩嘛!然后某个严重黑眼圈迷之笑脸表示:You don’t know the half of it.


而另一个眼睛充满血丝的人似乎并没有太把昨晚的事放在心上。


“时刻警惕SB”将货车的门用螺钉钉死,大概是想放炸弹,Shaw当时被锁在车内,但是某个冷血的人并没有看她一眼,直接就拉着自己的目标走了,这就是她当时对Shaw的全部态度:就像对待一把打光了子弹的枪,可以随时扔下不管,一点都不觉得这种【日抛】行为有什么不对。(←然而我们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条大大的flag)


我们再来看看Shaw小天使的态度是怎样的。Shaw小天使成功自我逃生,然后遇见粑粑顺便打招呼:“Shaw,我忙着救人呢。”“爸比,我也是呢。”


看,人家一反社会还知道自己和别人team up着呢,救队友这种事对她来说是头等大事啊。所以team up这事Root当时大概说者无心,但是对于失去过队友的某人来说绝对就是听者有意了。


自从有人说过team up这一天开始,Saving someone’s ass就成了小暖锤的日常(并不是折耳之后才开始的),by the way,保护欲是从216初次见面就有了,听到异响第一时间叫人家远离窗户避免被狙击呢。


作死根被堵在下水道差点变人鱼,然后有人英明神武地出现拯救了她。


“I knew you’d comeback for me.”根总当时的表情约等于“就知道你滚过之后忘不了我”,然而内心应该是惊骇万分的,活了30多年都是一头单身狗独狼的Root,大概没想到Shaw会来救自己,以至于没有一点点防备就瞬间被对方K.O掉.


而家暴完的某人又露出了迷之笑脸。


请记住这些迷之笑脸,因为从这一天开始,这种表情就只专属于某一个队(pao)友了。


花式作死小能手折耳根在POI全4季立过了无数的flag,作过无数的死,受过无数的伤,但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条,也许也会是她这辈子最大的一条,大概应该是下面这个——


I am kind of your big fan.


        


 ——tbc——



评论
热度(822)
© 阿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