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叮

阿叮

查看介绍

【肖根】HAPPY BIRTHDAY TO U

正始之音:

Cp:肖根


场景:306 CIA安全屋




蒜头君 @『小蒜头』 马上就要过生日啦!


生贺文送上




Sameen,生日快乐




这个世界上有些人喜欢过生日。


他们喜欢戴上愚蠢的生日帽,吹着蜡烛庆贺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又久了一些。旁边再围上一群所谓的“亲朋好友”,对你送上各种言不由衷的祝福。“亲爱的孩子,虽然你遭遇了不幸,可是上帝会保佑你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那些人捂着胸口,沉浸在自己那份荒唐而不知所谓所的感动中,却不知微微翘起的嘴角早已将他们心底的冷嘲热讽和不耐烦泄露了一个干净。


怜悯?不,这些假惺惺的说辞和陪伴,就像冷冰冰的人造奶油一样,发腻到令人作呕!


如果蛋糕上没有那层人造奶油,那这个生日或多或少还有些盼头吧,Sameen Shaw这样想到。她摇摇头,驱散着脑中出现的黑白画面,以及那有些凉却松软的黄色蛋糕在舌尖融化开的味道。如果当时她没有把整块蛋糕往那个女人脸上糊过去的话,是不是蛋糕会更甜?啊,这个问题的答案,可是无从找起了呢。


哦对了,我们的前ISA特工又是怎么会突然想起过生日的事情?


Shaw看着眼前那个吃着苹果的高个子女人,心中不由得来气。


“嘿,Sameen,我们可有足足十小时的时光要打发呢。我们就不能来聊聊天?像……一般的女孩那样?”


“不想。”此时此刻的Shaw只想安安静静地坐在CIA的安全屋里。


是的,安安静静地,坐在,安全屋的椅子上。就是这样一个简单,微小的,愿望。


不过Shaw从没奢望过自己的愿望能够实现,小时候对着烛光许的那些愿望成真了么?不,一个都没有。聒噪而无用的人们从未消失过,“Sameen,你怎么能这样!快去向同学道歉,你不能这样打他。即使他冒犯你在先,也不能。”“Sameen,你不能这样格格不入,为什么不去和大家交朋友呢?”“Hey,Sameen,为什么不和我们出去喝一杯呢?大家一起去找些乐子,你整天一个人在寝室里,不都觉得要发霉了吗?”“Sameen,我听说了你父亲的事,你还好吗?”“Ms.Shaw,你觉得你是一个合格的医生吗?”……Shaw不想听这些,她不喜欢别人提她的父亲,还有,她不喜欢别人喊她“Sameen”。


“不如我们从简单一点的问题问起,Sameen,你生日是什么时候?”高个子的女人换了一个姿势,右手支着头,褐色的卷发倾斜下来,轻轻亲吻着桌面。


“……”Shaw抿着嘴唇,锐利的眼神中带上了质疑。


“不想回答吗?好吧,你知道我读过你的档案,只是不知道这份档案有没有作假罢了。”女人的右手划过自己的额头,拨开了前额上恼人的细发。


“我想,我们可以聊一点比生日更有营养的话题。”Shaw把自己的身体靠在椅背上,右手伸进大衣的口袋。“比如,你为什么对我这么感兴趣。”


女人还未开口,Shaw便自问自答般地接了下去,“别告诉是你耳朵里的那位让你这么干的,它只是让你来找我,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


“Oh,Sameen,你看,我们在一起不是很愉快么?”女人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上翘的嘴角,悄悄洋溢着一股说不出的得意来。


Shaw本能地不想承认,可她也没有反驳,她摇摇头,马尾辫在黑色的大衣上划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女人,或者说,Root,把桌上的果盆推向Shaw,这里面还静静躺着4只深红色的苹果。


“这里没有别的东西可以充饥,先拿去凑合一下吧。”Root说道。


Shaw也没有推辞,伸手拿起最大的那一个,在自己的大衣上蹭了一下,接着就往口中送去。清脆的声响伴随着苹果独有的青涩气息,晕染着这方寂寞的斗室。


而女人褐色的眸子和秀发,则在Shaw的余光里相映成辉。自己吃苹果的样子很特别么,偏偏惹得对面的女人如此仔细地端详?Shaw一边思忖着,一边愈发坦然地吃着苹果。没两下,苹果便只剩下一个小小的核。


Shaw随手把核扔在了桌上,身体顺势腾起,“十小时,嗯哼,真是漫长得不得了呢。”


Root接着说道,“是呀,十小时,能做很多事呢。”


Shaw瞥了一眼Root,“那不如先来搭把手?”Shaw拖起CIA探员那沉重的身躯,向边上的房间走去。


Root攥紧了手里的电击枪,跟上了Shaw的步伐。


“HEY,放下你的电击枪。”Shaw警告的眼神立刻如飞刀般袭来,Root笑着把电击枪放到了桌上,“Sameen,你为什么这么紧张?”Root脸上的笑意越来越盛。


Shaw眯起了眼睛,瞪着Root好一会,手里继续收拾着男探员的身躯。


“CIA的伙食这么糟糕,为何探员先生还是如此大腹便便?”Root和Shaw合力把探员抬进了浴缸,明明没出多少力气的Root却站在浴室里抱怨了起来。被Shaw的眼神扫过的时候,高个子还特意拿出了一副无辜的样子,双手平摊着,示意自己可是尽力了。


待两人回到起居室的时候,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原点。空旷的房间,两盏台灯,一台电话,一颗苹果核,半壶咖啡,一个时时刻刻想拿起电击枪的女人,还有一个只想安安静静坐着的女人……


“纸杯就剩下一个了,你要喝咖啡么?”Root揽过咖啡壶,轻车熟路倒着咖啡。Shaw看着那壶样子并不美妙的咖啡,没有回答。Root点了点头,自己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真不愧是CIA出品的速溶咖啡。”Root抿了一口嘴唇,“可不是一般的提神醒脑。”


“Yeah.”Shaw无意识地搭着话,脑中已经冒出了几十种打法这个夜晚的主意。当然,这几十种当中,肯定不包括Root想要的那一种。


“我们不如……”Root的话还没说完,就被Shaw打断了,“No.”


“你还不知道我想说什么呢,这么快否定干什么?”


“我的大脑告诉我,不论你想说什么,都不会是好主意。”


“是吗?你的大脑?”Root饶有兴致地继续着谈话,可是谈话的对象却兴致缺缺,“Yeah,我只想安安静静坐在这里。”


“难道你就不想,偶尔有那么一次,让你肾上腺素,来决定自己的人生?抛开所谓的理智,抛开所谓的大脑,就这么一次,不行么?”咄咄逼近的不仅是Root的问题,更是她的身体。半侧着身子倚在桌上的Root,一点一点向前挪动着自己的身躯,直到Shaw那如铜铃般的双眼又一次充满杀气。


“最后一次警告你,放下你的电击枪!”Shaw咬着牙,瞪着这个有些得寸进尺的女人。


这一次Root却没有“乖乖听话”,她伸出手,反复把玩着电击枪,一边用余光扫过Shaw的身躯,从腿部线条开始,到上臂肌肉为止。


“That's enough!”Shaw没有再忍让下去,伸手夺去了Root的电击枪,恶狠狠地拍在自己这边的桌上。


“Oh,Sameen,为什么你这么不信任我呢?”


“要我再重复一遍么?电击、下药……”


“Sameen,我是说,你是为什么这么相信我就非得靠着这把电击枪才能制服你呢?”


迎接Root的,是Shaw的冷哼。


“要不,我们试试?”明知Root不是自己的对手,明知这有可能还是Root的阴谋,可不知怎么的,Shaw就是想不出任何拒绝的理由,“那我们就来比划比划。”


“好。”Root答应得干净利落。


刚等她彻底起身站好,身边的小个子就以如风的速度欺到她的身边,Root下意识地往前出拳,可小个子却突然身形一矮,避过了拳头。等Root再反应过来的时候,Shaw早就钻过了Root的腋下,右手顺势砸在了她的背上。


Root并没有束手就擒,她左手挥向Shaw的面门。可下一刻,自己的喉头上已经出现了三枚苍白的指节。Shaw的手指有些凉,快如鹰隼般地袭向敌人最要害的部位。Root只感觉到自己的喉间突然遭遇了一阵冷风侵袭,而下一秒,自己便已经输了。她闭上了眼睛,身体懈怠下来,左手在空中划了一个圈,终究又回到了自己身边。


Shaw松开手指,退后三步,“这下还有什么话说的么?”


Root摇摇头。


Shaw抄起电击枪,把它放进了自己的大衣内袋里,“如果想要对付敌人,第一步你就不该出拳。手肘的力量比拳头大的多。”


Root不置可否地看着Shaw,“那要是对方是像你一样,训练有素的特工呢?”


Shaw翻了一个白眼,“就你的身手?那就等死吧。”


“Sameen,我们可是队友呢,你就这样看着我去送死么?”喘过几声粗气之后,Root又恢复到最初的模样。


“你有机器,它会帮你的。”


“可她终究不能化身成人,帮我赢得这场肉搏战。就像刚才,她就没能告诉我,怎样才能赢过你。”


“想赢我?”Shaw继续冷哼。


“那不然,你教我两招,这样下次遇见敌人的时候,我可不会再……”


“想得美!”Shaw打断了Root的话,拿起Root放在桌上的纸杯,可这一口黑色的咖啡还没进到Shaw食道,就被主人重新吐回杯中。


“算了吧,喝这样的咖啡,还不如让我死了。”


“Sameen……”


“架也打了,话也说了,你还要干嘛?”


“你下手可真是不知轻重,总得,恩,补偿我一下吧?”


“你和我提补偿?是谁……好了,我不和你计较。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我想好好休息,你能闭嘴么?”


“Sameen,你知道我不能。”


“我不介意让强行让你安静下来。”


“Sameen……”Root的尾音一遍比一遍长,让Shaw感觉越来越不舒服。


“S……”


“10月15日!”Shaw咬着牙说道,“1983年,10月15日。我的生日,行了吧?”


“我就知道你……”


“好了,现在开始,闭嘴!”


Shaw说完这最后一句话,就紧闭起了自己的双眼,试图通过闭目养神的方式来休息。


只有Shaw自己知道,那一晚,她的大脑基本没有任何停下的时候。


偶尔一次,冲动、感情用事么?可惜了,我没有感情,Shaw这样想到。


至于为什么那一夜,她为什么整夜坐在座位上偷瞄对面那个高个子,“可能是咖啡太难喝了吧……”Shaw这样安慰自己。


直到很久以后,Shaw拿到自己的假护照时,她才意识到,那一夜,也许,可能,大概,有那么一点特殊。


她那份假护照上,赫然写着,“Sameen Gary,1983年10月15日。”



评论
热度(87)
  1. JFM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2. 羽化成仙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3. OnlyAmy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 阿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