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叮

阿叮

查看介绍

Eye to the soul(十二)

Rhaw Shooter: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尽管是Root先发起的这个亲吻,可事实上她并不是很在状态,这么做仅仅是为了转移Shaw的注意力。


   她的身上有两处新鲜的枪伤,一处在左臂,一处在右肩。虽然由于幸运和Shaw的精准枪法,两颗子弹都没有卡进骨头,对于这方面经验丰富的她来说也只比擦伤更严重一点,但依然无法忽视。


   而这只是诸多令她无法集中精力的因素中影响最小的一个。Root甚至有些感谢这两处枪伤,它们所带来的身体上的疼痛帮助她不至于完全沉浸于无法言喻的心痛,从而恢复至少一部分冷静与理智,这是她此刻最需要的东西。


   她的脑子里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在过去的几分钟里,她得到了一些信息,验证了一些猜测,推断出了一些事实。


   Root亲身体验过“真相”的威力,知道它所制造出的幻觉有多么令人无法抗拒,一切与现实无异,却又如此地贴合人们心底最隐秘的希望,让人不愿醒来。


   她所体验的仅仅只是一支药剂,而Shaw得到的款待绝对要比这慷慨许多许多。


   Samaritan把Shaw困在了幻觉里。而Shaw不知如何成功保持了一丝清醒,从没有忘记提醒自己一切都是幻觉,也从没有放弃自救的努力。


   她有一个不错的自救计划:供出Root人工耳蜗的关键秘密,赢得Samaritan的真正信任,然后抓住机会逃出来。


   Root没有错过Shaw刚才无意中吐露的一句话,这是“唯一可行的方案”,换句话说,她已经排除了所有其他方案的成功可能,而这是她最后的希望。


   但在模拟了实施结果之后,Shaw最终决定放弃这个计划。她有把握及时解救陷入绝境的TM小队,却不能阻止The Machine奄奄一息地蜷缩进一个手提箱。


   而Shaw被Root耳后那道伤疤引发的强烈反应告诉后者,这个结果中真正无法让Shaw接受的部分不是被TM小队怀疑和排斥,也不是The Machine的崩溃本身,而是崩溃的恰好是Root的上帝。


   所以Shaw毫不犹豫地取消了计划。


   唯一的问题是,Shaw以为只是自己幻觉中的模拟,事实上已经真真正正地发生在现实中。


   Root记起小时候看过的一则寓言。一只小象从出生起就被铁链拴在柱子上,无论它如何努力也挣脱不开。直到有一天它长大到拥有铁链拴不住它的力量时,它已经坚信自己逃不出这个束缚,不再试图挣脱。


   Shaw究竟经历了多少次挣脱束缚的失败,才会至今仍然坚信自己处在幻觉中?


   Root并没有足够的空间去思考这个问题,Shaw很快掌握了主动权,炙热的亲吻灼烤得她头脑发昏。


   上一次Shaw这样毫无技巧地粗暴亲吻她还是在证交所地下室的那个电梯间里。


   Root曾经无数次在闭上眼睛后重温那个没有任何愉悦感的亲吻,记忆清晰如昨,即便是那一回明知自己即将赴死的Shaw也没有如此刻这般不顾一切,像是确信不可能再有下一次机会。


   Shaw在撕扯她上衣的时候无意间碰到了她左臂的伤口,骤然加剧的疼痛令她不自觉地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提醒Shaw稍稍放开了她。


   “抱歉,”Shaw抑制着自己粗重的喘息,一边检视她伤口一边说道,“我忘了你还有伤。”


   “没有必要抱歉,亲爱的。”Root微笑着说道,完全收起了痛苦的表情,看起来非常轻松,像是左臂上渗出的并不是自己的鲜血,“你知道这只是幻觉。”


   “可这该死的幻觉太他妈真实了。”Shaw恼火地低声诅咒,转身去拿医药箱,“谁给你左臂伤口做的包扎?太业余了,需要重新处理。”


   “你知道,你完全可以忽略它,Sameen。”Root看着她的背影说道。


   “我知道。”Shaw讽刺地回应,不确定嘲讽的究竟是对方还是自己,“我只是不想你因为流血而再次死在我的床上,在你所有的死法中这是最糟糕的一种,何况这毕竟是我最后一晚。”


   这句话里的信息量让Root像被从头浇了一桶冰水。


   她突然意识到为什么Shaw刚才的亲吻为什么比证交所那次还要不顾一切。上一次她的任务是救人,死亡不过是完成任务过程中必须付出的代价,而亲吻是排除阻碍的手段。


   这一次,死亡本身就是Shaw的任务,而亲吻是一个死刑囚徒临刑前最后的晚餐。


   而Root不确定究竟想不想知道在Shaw的幻觉中自己已经死了多少次,又对Shaw的这个决定产生了多大影响。


   “终于决定放弃了吗?”Root用全部的意志力克制住自己的复杂情绪,用调笑的语气说道,“这可有点让人失望,我从不知道你会甘心认输。”


   “激将法对我没用。”Shaw翻了个白眼,拿着医药箱走回到Root面前,一边动手拆起她左臂的绷带一边说道。


   “那么解释一下为什么你打算自杀?”Root注视着她。


   “谁说我打算自杀?”Shaw诧异地将视线从伤口处上移,和Root对视了一会儿,然后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好吧,我的确打算杀了自己,但这不是自杀。”


   “听说过那句话吗?”Root冷笑着说道,“如果你看起来像鸭子,走起来像鸭子,叫起来像鸭子,那么你就是鸭子。”


   “但我不是鸭子,我只是......”Shaw翻了个白眼想解释,但在说出口前突然发现自己正在被套话。她脸色一变,一把掐住Root的脖子将她逼到墙角。


   “你不是她。”她从紧咬的牙关中吐出愤怒而讽刺的字句,“第十三次,呃?我本来指望在有了前面的经验之后你可以做得更好。”


   Root脸色因为窒息而憋得通红,头脑却在此刻变得无比清醒,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刚刚犯了个巨大的错误,而这让Shaw把她当成了冒牌货。幻觉中的Shaw不需要向存在于自己意识深海中的Root解释任何事,她应该全部都明白。


   Root很难描述自己此刻的心情。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绝不希望自己因为被当成冒牌货而冤枉地死在Shaw的手中。这简直太荒谬了。


   “你已经输了,Shaw。”她努力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困难地说道,“你打算杀了自己。”


   “你永远不会从我这里得到想要的东西。”Shaw坚定地说道,“如果只有死亡可以达到这个目的,我不介意做一回胆小鬼。”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评论
热度(290)
  1. 佚名啊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
  2. 羽咲绫乃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
© 阿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