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叮

阿叮

查看介绍

【翻译】【肖根】How Badly Did You Have To Break Her?(九&十)完

秋乙一:

电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是否原创:译文,授权走第一节

作者:auchterlonie

翻译:秋乙一

校对: @chain (谢谢小天使!!)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945948?view_adult=true

配对:Sameen Shaw / Root

分级:Explicit (诶你懂得)

特殊题材警告:

    囚禁、折磨描述,思维控制,PTSD,自我厌恶,强迫“治疗”,轻度breathplay,轻度捆绑。

    以上警告是作者打的,请确保不会引起不适之后再进行阅读

Notes:

   尽情地,吃一万三的糖吧。

------

………………

Root后退了些,闭上眼抵着Shaw的额头,“Sameen,带我去床上好吗?现在这样就够了。”

“我能给你更多。”Shaw轻声说。

Root又吻了吻她,但没再说话。

***

Shaw早上醒来时,惊讶地发现Root还在床上——她本以为那女人又会出去处理些差事,以证明自己可以那样做。而看到Root还在睡梦中的样子莫名让她觉得如释重负。黑客醒来后告诉她自己今天除了要去给Harold帮忙外便没有什么安排,这更让她松了口气。

但Shaw依然在她身上放了个追踪器,然后出门去找Reese。

他们这天的号码把Shaw烦到了家。他是个证券交易师,私底下却想在毒品交易市场称王称霸,最后惊讶地发现自己陷入了一堆根本无法解决的麻烦里。Shaw和Reese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才把他弄到了一个平安的地方,然后Shaw直接把他敲晕了。证券交易的相关话题依然会让她觉得不太舒服。

即便如此,在回书呆子堡垒看到Root之前,今天的一切似乎都挺正常。

Shaw一天都在查看Root那个追踪器的地点,上面显示黑客一直都在基地里。这让Shaw能安心地做自己的工作,不用满脑子地想着Root又惹了什么麻烦。这也让她的心情十分不错。她打算着回基地抱怨下那个号码、吃个晚饭,然后带Root回家。或许她可以换个恰当点的方式来继续谈论昨晚的话题。

“Hey。”她打了个招呼。

“Hey。”Root冲她笑了笑,然后低头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

这其实并没有什么,一个简单的招呼而已,前后不过一小会儿。Root的语气和动作也没透露出任何问题,没有磨蹭拖延,没有撅嘴也没有坏笑,这代表着她真的没想其他的事,只是在简简单单地收拾东西好跟Shaw一起出去。走过来的时候她又笑了笑,就像一切都好、所有的事都再正常不过一样。

但Shaw立刻就知道有哪儿不太对劲。她虽说不出具体是哪儿,但那感觉就像风向有了微妙的变化,让她确定她们间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不太一样了。

她朝Harold瞥了一眼,他正收拾自己的东西,坚决地不看她们俩中的任何一个,一副知情但是绝不介入的样子。或许他和Root谈过了,或许他和Shaw一样注意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又或许这都是Shaw多想了……但她并不这么认为。到现在,她已经足够了解Root了,能一眼辨识出Root和她的那些角色的差别。而Root现在就在扮演者一个角色,在试图说服Shaw一切安好。

等她们到街上后,她叫了她一声,“Root。”

“Sameen?怎么?”Root冲她腼腆一笑,让她想起了那些熨斗电击枪和游戏的老日子。而这,扼杀了Shaw最后一丝的好心情。

“出什么事了?”她问。

“没事啊,”Root笑着轻轻摇摇头,“我以为我们是要去吃晚饭的?”

“是因为昨晚的事吗?”

Root走过来抚摸着她的手臂,“Sam,你想太多了。”她轻轻地在她唇上留下一个吻然后继续朝前走,任由Shaw死死地瞪着她的后背。

***

Shaw在整个晚饭期间都保持着沉默,仔细地看着桌对面Root的一举一动。她从一个号码谈到另一个,中间时不时还会插上些刻意的笑声,让她那快活得语调显得更加夸张。在任何其他人看来,她或许便是整个地球上最开心最外向的女人了;但在Shaw看来,她看起来迷茫, 整个人散发着一种令人绝望的孤独的气息。

回家的时候Shaw尝试过去牵她的手,但Root用一个太过随意的动作避开了她,就好像她需要抬手强调刚刚说的什么话。等她们回到Shaw的住处后,是Root主动做了一切。她扮演着一个完美的爱人,照顾到了Shaw的每一个动作和呻吟。虽然Shaw心里的不安一直挥之不去,但她的高潮依然为Root来得十分汹涌。她就像再也忍不住一样叫出了Root的名字,但Root只是冲她微笑了一下,然后躺下准备睡觉,就像她自己什么也不需要一样,而这让Shaw觉得万分空虚。

她的视线在天花板和Root背上那个枪伤之间反复辗转,过了好一会儿才感觉到了睡意。她知道自己先前就应该说些什么,但却不太清楚具体该说些什么话。她不确定到底是哪儿不对劲,但可以猜到估计是和昨晚有关。

她轻轻叫了一声,“Root……?”但另一个女人并没有回答,于是她没再开口,翻过身断断续续地睡到了黎明前的什么时候,紧跟着便被Root一声急促的吸气惊醒了。Shaw赶紧翻身过去看。Root虽背对着她,但从女人紧绷着的肩膀来看,她明显是做了什么噩梦,现在已经醒了,在挣扎着放松,不让自己吵醒Shaw。

Shaw凑过去搂住了Root的腰。她模仿着Root在过去那几周里为她做的那些动作,吻了吻女人的肩膀和脖颈将她抱紧,但这个动作却似乎让Root更紧张了。

Shaw后退了些,“你没事吧?”

一会儿后才传来了Root快活的声音,“当然没事。”她迅速在Shaw的怀里放松了,甚至还抱住了Shaw的手臂以证明她真的很舒服。但Shaw一点儿也不信。

“Root……”

“睡吧sweetie,一切都好。”

Shaw又一次地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说些巧妙或安慰性的话让Root停止废话、开门见山地告诉她是哪儿不对。但Shaw依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以当Root假装睡着了的时候,她退了回去,翻过身自己躺下了。去他妈的,这不是她会玩的那一类游戏,而现在,她开始后悔着自己在一开始还为什么会加入进来。

***

等到早上时,Root已经离开了。Shaw发现她的那个追踪器被留在了床边上,厨房里还有一张小纸条。

                    Sameen,对不起。我必须得去,请一定要相信我。

Shaw把纸条揉成一团丢进了垃圾桶。

***

“Shaw,你没事吧?”John在她旁边的吧台椅上坐下了,示意酒保再来一轮酒,

“没事。”

“你确定?”

Shaw咬咬牙,仰头将杯里的酒喝了个一干二净。“Reese,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触发器能把我们变成闺蜜[3]。”

注3,原文用的是girlfriends,Shaw应该是觉得Reese问这种事使得谈话很像闺蜜间的倾诉之类,是girlfriend的双关。

“你今晚看起来并不需要一个闺蜜,有个朋友就够了。”

她缓缓转头看着他,和他对视了一会儿,直到酒保把两杯酒放在了他们面前。一秒后,他们同时转过头,静静地拿起杯子喝酒。

几杯下去后,他说:“她会回来的。”

“这不是重点。”她回答。

“我知道,”他从包里拿出一个追踪显示器放在她旁边,“昨天我和Finch在她身上放了个追踪器。如果你要知道她在哪儿,尽管去看,但我的建议是,等你确定需要看的时候再看。”

她直接伸手去拿。

John没松手,“你曾经很相信她。”

“我从没相信过她。”

这次是他慢慢转过头盯着她看。

她稳稳地迎上了他的视线,声音稍稍柔了一些,“她会把自己弄死的。”

“这不是重点。”他回过头把酒喝干,然后在桌上留下来几张钞票,起身准备离开。“重点是,她需要你全心全意地相信她。”

“她一直这样溜走,你要我怎么相信她?”

“这取决于你。”

Shaw看着他离开了。又喝了一杯后,她没看监视器便把它丢进了包里。

那该死的女人,还有她那该死的游戏……

***

三天后,Root终于往家里打了电话。

“Hello, Sameen。”

“Root。”Shaw没有说那些想说的话,只是尝试通过背景里的杂音判断Root在哪儿,但最后只能判断出大约是个嘈杂的地方。真他妈一点儿不意外,可能Root正在天杀的香港或是其他什么鬼地方……

“你还好吗?”

“挺好,”Shaw回答,过了一会儿后才加了一句,“你呢?”

“我也挺好,我需要做些事情。”

Shaw迅速回答,“好的。”她让自己尽力保持冷静,别说蠢话,那样只会导致Root有更多的差事要处理。她只是想让她平平安安、完好无损地回家,她们可以在那之后在一起好好商量。

“等我回家之后,我们或许可以去吃晚饭。”

“没问题,为什么不呢?”

电话里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而如果不是听筒里依然嘈杂的背景音,Shaw都可以发誓说Root已经挂了电话。但Root最终只轻轻呼出一口气,就像沉浸在了什么快乐的回忆中一样,“记得我们找到的那个你很喜欢的印度餐厅吗?”

“当然记得,你点的东西太辣了,但你还是全吃完了,最后脸都红了。”

“没错,”Root笑了一声,“我想给你留下点好印象。”

“那太蠢了。”

“我做的很多事都很蠢。”

Shaw突然说:“Root,回家吧。”她知道自己不应该说这句话,但Root的尾音有点发颤,那超出了Shaw的承受能力,也足够让她失去最后一点冷静。有什么不对劲,非常不对劲。“发生什么了?你到底是怎么了?” 

Root又停顿了一会儿,“我会尽量回家的。Sameen,再见。”

等电话挂断后,Shaw闭上眼,强迫自己深吸了口气冷静下来。她离开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Shaw曾经不觉得能有什么事物会把Root弄成这样,更不觉得有这个可能。但她明显错了,Root的脑子里有一个解不开的结,而就Shaw看来,那只能代表一件事……

***

Shaw气势汹汹地冲进了基地里,“我怎么才能和the Machine说话?”

Harold转过椅子来看她,一度有些口吃,“什么?”

“The Machine,我怎么才能和说话?”

Shaw迅速朝他走了过去,直接越过了他的私人空间。她走得足够近,尽可能地让他觉得不舒服。Harold坐立不安的样子并没让她笑出来。但从他瞪大的眼睛来看,Shaw知道自己已经赢得了他的全部注意力,大可以随意逼问出她想要的答案。

“Ms. Shaw,我觉得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他小心翼翼地回答,“能听到你,也可以从唇语读出来。”

“不是那个意思,”Shaw粗鲁地回答,“我需要一些问题的答案,我也没有时间听谜语。我怎么才能真正和对话?”

“这个可能性不太高……”

“Root就能,你也能,现在轮到我了。给我弄出来。”

“Ms. Shaw……”

“Harold,弄出来。”她用上了自己最为严厉的语气。Harold可能还想继续争论下去,但他明智地没再说话,转过椅子重新面对屏幕,对着键盘一通敲敲打打。过了许久,他才终于站起来把位置让给她。

显示器上有一个小窗口,指针在里面一闪又一闪。

“这是什么?”

“你和the Machine的交互界面,”他说,“输入你想问的东西就行,但是……请小心一点,有点……喜怒无常。”

“行。”她一点儿时间都没浪费,迅速坐下来打字——她十分清楚自己要问什么。

        >你对Root做了什么?

“Ms. Shaw……这和我的建议恰恰相反。”Harold的声音从头上传了过来,而the Machine在同时给出了回答。

        >>请具体说明

        >我离开的时候,Root身上发生了一些事,什么事?

        >>请具体说明

Shaw大声说:“噢……少说些屁话。”

“Ms. Shaw,请你……”

        >是某次任务不顺利吗?还是你强迫她做了什么她不愿意的事?你让她做了什么才会把她搞成这样?

        >>请具体说明

        >>请具体说明

        >>请具体说明

“Harold,我指天发誓,如果这东西还他妈这么作的话我绝对会把它砸烂。”

“Ms. Shaw,”Harold赶紧说,“这不是审讯,你不能就这样……恐吓证人。”

“我他妈的为什么不能?”

Harold后退了一步,捏着自己的鼻梁,“这没有必要,你的问题太模糊了,我怀疑根本就不能正确理解或回答,你得问得更细致一点。”

“好吧。”Shaw陷入了思考。她回想着回来后与Root的每一次谈话,在里面寻找着任何可以提问的线索。但她知道Root的话并非总是可信,而Shaw唯一可以相信的只能是她亲眼所见的东西。她得从那儿开始问。

        >谁从背后朝Root开枪的?

        >>我不知道

“哦,”Shaw说,“那是发生在上线前吗?”

“不是,Ms. Groves中枪的时候已经上线了……”Harold小心翼翼地回答。他从她肩膀上探过头盯着屏幕,一脸的好奇和担忧。他明显也不清楚原因,让Shaw知道自己问对了地方。

“Harold,为什么会不知道?不是什么都看得见吗?”Shaw问他。

“当涉及到Ms. Groves的时候,我可以确定一定能看见,但是……可能Ms. Groves想办法和断开了联系。”

        >你为什么不知道?是她把你关掉了吗?

        >>我只了解监控下的事物

        >>不是,我把她从我的数据中清除了

Shaw就像瞪着乱码一般瞪着屏幕,“这他妈是什么意思?Harold……这是什么意思?”

“我……我不太清楚。”他回答。

        >你说你把她从数据中清除了是什么意思?为什么?

        >>我不再对她的行为进行观察

        >>因为她将她的任务优先于我的任务

“Harold……”Shaw觉得自己的胃里沉甸甸的,她犹豫地敲出了下一个问题。

        >她的任务是什么?

        >>定位执行人Sameen Shaw

        >你就因此抛弃她了吗?

        >>对,那个任务在我的计划之外,我不能确定它的结果

        >这不是抛弃人的理由,这是留下来帮忙的理由

        >>不正确。她有自由选择的权利,她将她的任务优先于我的任务。佐证她的错误不会带来改变,对她成功概率的进一步计算会对我自己的运算产生负面影响

Shaw从紧咬的牙关里吐出一口气,“你个自私的婊子。”

        >她一个人行动多久了?

        >>自我上线后00:01:58

“我的天。”Shaw说

        >你只给了她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万一她被杀了怎么办?

        >>正确

        >>请具体说明

“噢,去你的。”Shaw边骂边打字。

        >如果你是人的话,我现在就会杀了你

        >>我不是人类

“这他妈不是废话吗。”Shaw说。

        >>我得在战争和交互界面间做出选择

        >你本可以两者兼顾

        >>不正确。她和我的任务相互冲突,不可调和

        >你销去了她

        >>我有优先级

屏幕上跳出了许多其他的窗口,每一个窗口上都放着Shaw的监控录像——Shaw将Root留在了CIA的黑牢里,Shaw丢下了走廊里的Root……每一个窗口里,Shaw都抛下了Root,让她自行处理自己的事。

        >>优先处理任务难道不对吗?

“去你妈的,别怪我头上,我绝对不会像你那样抛弃Root。”Shaw说,但她却无法将目光从监控录像上移开,屏幕上,Hersh正把受伤的Root从地上拽了起来。

她粗暴地推开椅子站了起来,走到门口时回头去看Harold。“难怪她难过,”她说,“我害得她失去了她唯一相信过的东西。”

“Ms. Shaw,不全是这样。她相信你。”

Shaw吼了出来,“她有么?”

“有的,她相信你,足以能够忍受被她的上帝所拒绝,”他坚定地说,“但她明显已经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脱离the Machine很长一段时间了,我想她应该已经渐渐习惯了这份负担。所以,我想不出她在这么久之后突然难过起来的原因。”

“所以你在说是因为我,我才是那个逼走她的人,”她说,“Harold,我只是想护她平安。”

“Ms. Shaw,我们都希望她平安,我们都会用尽全力护她周全,但她对你的期望并非如此不是吗?”他咽了咽喉咙,这样的对质明显让他有些不舒服,但他却依然坚定地往下说:“她相信the Machine但the Machine却并不相信她。我不怀疑这对她是个十分艰难的认知,至于这些负担和认知又对她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我更加不敢妄自揣度。但如果做一点换位思考,在……所有发生过的一切、她所做过的一切之后,如果她不得不开始质疑是否连你也不相信她……我可以想象这对她而言会有多艰难,而其程度绝不会比前者低。”

在Shaw觉得自己终于能呼吸的时候,她才轻声开口:“Harold,我相信她。但为什么这便一定意味着我得由着她不计后果地胡来?我应该在她旁边帮助她,而不是在场外徒劳祈祷她能回来。”

“那么,或许她需要确定的是你会和她并肩奋战,而不是挡在她前面做她的盾牌。你能对她做出这个保证吗?”

Shaw眨眨眼,看向了一旁的显示器。最中间则正是证券交易所的录像。那天,除了Martine和身下那滩血泊之外,她几乎没注意到周围的任何东西。她当然听到了Root的尖叫声,但在这之前,她却没看过她尖叫时的样子。Shaw瞪着录像上那个极度悲恸的Root,瞪着她死死攥着电梯网格的手指。她抓得太紧了,Harold和Fusco两个人合力才能把她从上面拽了下来。之后,她便直接瘫倒在了地上,像是被那声哭号榨干了体内最后一丝的力气。

那天,Shaw是她的盾,而Root却被其重量碾了个粉碎。

她重新看向了Harold,沉默地向他示意自己明白了。然后她便转过身准备离开。在下次见到Root之前,她还有很多的事需要考虑。

***

Shaw是个适应能力极强的人。事情不顺利的时候,她会调整;当机会出现的时候,她会抓住。她在很久前就学会了如何不让自己太过泄气。她知道总会有她无法控制的局面,她也没办法为其他人的行为和想法负责。不管何时,她只会一脚跨进去,解决掉她可以解决的,然后继续向前。而这,让她成为了一个极佳的特工。

所以现在对她无疑是个全新的经历。她站在街角,既泄气又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她要对Root那些愚蠢的决定而负责,同时也被明确告知不许干涉。这让她觉得自己的大脑就像要瘫痪了一样,完全无法计算出下一步的行动。

她失神地盯着对面的摄像头,不关心也懒得想里面看着她的是谁。她脑海里唯一清晰的想法便是正在外面孤身一人的Root,因为the Machine,更因为她。

她回想着Harold那些话。他说Root在这次以及可见的将来里都不希望她再做她的拯救者。这希望太过愚蠢,让她忍不住摇头。如果她在一开始知道这一切会变得有多糟糕的话,她根本就不会加入这个队伍。但既然现在已经知道了会有多糟糕,Shaw也无法想象自己去做其他任何事。世界很大,但实话说,她在这一刻只想去一个地方。

当然,唯一的问题是她不知道那地方在哪儿。

她从包里掏出了Root的跟踪器,只看了一眼便直接回家去拿她的装备。事情的走向明显不对,但机会已经摆在了她面前,她只需要去适应。

***

Shaw从来就不需要AI来帮她穿过国境线。

既然Root在中国,那么接下来要做的事就非常简单。她知道要拧断谁的手或者打碎谁的下巴才能让她迅速且低调地穿过国境。她在沈阳交了几个不会多话的“朋友”,他们给她指了一辆即将出城的卡车。又碎掉几个下巴后,她成功地躲进了后厢里的几个集装箱之间。

她再次检查了一次自己的装备,为可能来到的任何事做好准备。据Root的追踪器和那几个新“朋友”的消息来看,Root明显是要去城外某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工厂。在整个工业区里,只有那家工厂让当地人谈之色变。守卫都是外国人,还有自己的领空,若非必要,没人会去那里。而当一些受雇的当地人下班再没回家后,人们即便有非去不可的理由也会尽量远离那里。

听起来正对Shaw的胃口。

当卡车减速时,Shaw拿起她的装备从后面悄悄溜了下去。卡车慢慢过了门禁,而她沿着树林的边缘走了一会儿,摸清了岗哨的巡逻模式和换岗时间。这里的安保程度根本就没有任何惊喜可言,薄弱得可悲。雇佣外国人做无聊工作有一个不错的后果——他们很容易就会厌倦,也完全不会注意任何东西。Shaw没花多大力气就溜了进去,很快便在房顶找到了条下去的路。

她避开了一路所有的守卫,缓慢而平稳地到了工厂下层。她觉得只要再有点运气,她完全可以在Samaritan发现前找到Root。

当然,进机房的路却并没有先前那么顺利。Root的追踪器已经停止了闪烁,而如果Shaw只对那女人有一丁点儿的了解,她也知道Root绝对是在机房。但唯一的问题是她没有Root那些高端的黑客装备,所以她得用自己的方法进去。她等了会儿,抓准时机撞了一对头盖骨,强迫他们带她进去了。

在捆好那两个守卫后,她跟着轻微的钥匙响声迅速从机房里穿了过去,最后终于在某列服务器的尽头看到了Root。这个身影让Shaw稍稍放松了些,她静悄悄地朝Root的方向走,直到对方终于注意到了她。在转过身时,黑客一脸毫不掩饰的惊恐。

“Sameen?你在这儿做什么?”她低声吼了出来,语气里带着满满的慌乱。

Shaw的声音十分冷静,但同样低沉,“我正好在附近。” 

“你得马上离开这里。”

“好呀,”Shaw回答,“这完全有可能。”

Root用力拽着她的手臂想推走她,但Shaw没动。“Shaw,我不需要你在这儿,我也不想要你在这儿。”

“好吧,但我已经在这儿了。所以你何不赶紧弄完然后我们一起离开?或许我还可以帮忙。”

“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在干什么。”

“有趣,但我还是在这里,”Shaw说,“不管你在做什么,我们赶紧弄完然后离开,你还欠我顿晚饭。”

Root还是在瞪着她,将她的手臂捏得更紧了,“Shaw,我有计划,但其中没有你中枪的部分。”

“那我觉得我喜欢这个计划。”

Root迅速朝四周瞥了一眼然后把Shaw拉得更近了,“如果你敢有任何的愚蠢念头,我会亲自杀了你,明白吗?”

“噢,Root,你对我总是如此甜言蜜语。”Shaw冲Root眨了眨眼,但对方似乎一点儿没觉得好笑。

“别保护我,就信我这一次好吗?”

屋里的灯光迅速亮了起来,守卫和机枪迅速便填满了这里空余的地方,让Shaw僵住了。

她悄悄问Root:“这也是你计划中的一部分吗?”

“没错,”Root咬牙切齿地吼了回来,“保护我。”

她们四目相接了一会儿,然后Root移开了视线,后退一步盯着赶来的守卫。

“正如我一开始所说的,Ms. Shaw,”Greer的声音从另一边尽头传了过来,“你真的太容易预测了。”

Shaw转过身狠狠地瞪着他,她觉得自己胃里立刻变得沉甸甸的。

他谨慎地站进了两个守卫中间,好让自己能将她看得更清楚一些。但在Shaw看来,他对她手里的枪依然有些畏惧,在尽力地保持距离。但这并不重要,事实上,如果她会死在今晚的话,她一定会拖上他垫背。

但他依然笑得万分得意,“我们只需要给Ms. Groves下个套,你立刻就跟了过来。Samaritan很高兴你们俩都按计划出现在了这里。”

“放屁,”Shaw吼道,“Samaritan没有你说的那么无所不知。Root,别听他的。”

“我从来就没听过。”Root冷静地回答。Shaw瞥了她一眼,赞许地微笑了起来——Root明显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

“Greer,听到了吗?没人听你的。”

“没关系,”他不屑地挥了挥手。“你相信你记得我根本不需要和你讲话便能拿到需要的东西,这次也一样。我们一直很想念从你的触发器上获得的信息,但这不再会是问题了,我们待会儿就可以从你那里直接读取出来。”

“没错,那绝不可能。”

“我觉得你并没有自信的资本。”几个守卫朝她们靠近了几步,Shaw警告地瞪了过去。“在你与朋友和爱人重聚之后,我很好奇触发器又有了什么新的数据,”Greer又转头看着Root,“Ms. Groves,我告诉过你,你会上门感谢Samaritan的干预。”

“如果你敢动她一根头发……”Shaw说。

“噢,Ms. Shaw,我们要动的可不止一根头发,”他回答,“你是Samaritan最成功的实验对象,我们因为你才渡过了测试期,现在已经准备全面推出新型触发器。当然,我们会在这里从Ms. Groves开始,Samaritan很期待会从她身上获得什么样的成果。”

“Greer,我要杀了你……”

“Shaw……”Root出声警告她。

“Ms. Groves,不用担心,类似的话我已经听过很多次了,她最后什么也做不到,”他笑了笑,“但你们俩都应该高兴。你们会一起帮助Samaritan建立一个更好更安全的世界,那会给你们的人生赋予巨大的意义。”

Root笑出了声,“Greer,你是不是都不知道自己有多无知?”

Greer挑挑眉,仔细打量了她几眼,“那为何不告诉我呢?”

“然后毁了所有的惊喜?”Root狡黠地说,转头看向Shaw时手微微动了一下,让Shaw注意到了之前被藏在她手里的失事自控按钮[4]。

注4,Dead man’s trigger,也即在执行人因突发事件无法行动时也能自启的装置,常用于大型卡车、巴士、起重机以及起爆器。

Root那个别保护她的要求立刻便有了另一层全新的含义,她在这之前还没考虑过要从Root自己手上保护那女人的可能。Shaw真的在很努力地相信她,但鉴于Root已经习惯了自己扛事情,Shaw觉得她估计只会用十分大场面的方式结束这一切。她得让Root明白她不再是一个人了——Shaw总会在她身旁。

“她是说你的触发器没起作用。”Shaw把所有人(包括Root)的注意力拉回到了自己身上。

“Ms. Shaw,你怎么会忘记它的作用呢?”

“它可以伤害人,这没错,但改变人?不会……”她轻轻摇了摇头,“我是说,只有AI才会愚蠢地认为人类有那么简单。”

“它改变了你。”

“不是,改变了我的是她。”Shaw朝Root点了下头。她盯着Root看了一会儿,等确保她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后才回过头去看Greer,“而你做的所有事都只是让我觉得生气而已。但你有一个地方是对的,我确实应该感谢Samaritan的‘干预’,它让我对这些事有了那么点点的在意,Root也是。”

“我要重申一次,在意Ms. Groves是……”

“我不是那个意思,”Shaw打断了他,“我说的在意只和你那些破事有关,你吸引了我们俩的注意,而对你来说这绝对是最大的一个错误。我们会阻止你,不是因为复仇、也不是因为有趣,而是因为你不能再对任何人做出对我做过的那些事。Root,我说的对吗?”

“对。”Root的回答显得小心翼翼,她明显在竭力弄清Shaw在做些什么。

“触发器给我带来了许多影响,它强迫我以其他人的方式去感受事物,”Shaw继续说,“但如果Samaritan认为这样就能驯服我、控制我的话,那才真的是扯淡。只有一个机器才会如此目光短浅地认为不同就代表缺陷、走自己的路便是‘错误’。”她又回头去看Root,对着黑客惊讶的瞪视轻轻点头,确认她听得没错——Shaw知道了所有的事,也知道了Root和the Machine之间的纷争。“我们不会让Samaritan或者任何AI‘修复’任何人。这只是事实。”

“我没能看出你要怎么阻止我们,”Greer说,“你们没有主动权,根本就不可能确保自己的未来。”

“这个嘛,太过依靠AI会带来些问题,你习惯了提前知道所有可能,而这会让你变得很懒,”Shaw说,“而我……我从来就不需要AI来办事,包括‘不可能任务’。Greer,你看过我的档案,在现在这个情况下,你觉得谁的赢面大——你还是我?”

Greer稍稍后退了一步,让Shaw知道他记起了她早期的那些任务,就是它们让她赢得了“Research”的注意。她笑了起来。

“没错,”她步步紧逼,“这不是我第一次上竞技场,Root也不是,她在the Machine之前就已经相当致命了。”

Greer又小心翼翼地朝Root瞥了一眼。Root对着他微微一笑,笑得让人脊背发凉,却让Shaw止不住地有些兴奋。

“但你是对的,Greer,我确实在一个重要的地方有了变化,”Shaw边说边谨慎地朝她的备用枪伸手,“你让我意识到了一件事,我在意Root是因为她让我在意。是她让我平生第一次开始担忧、愤怒、兴奋和开心,而这在你对我做出那些事之前便一直存在,不是因为触发器,是因为。如果Samaritan认为我在ISA里还是个不错的特工的话,那么它不会想知道我能够为她做出些什么。”

“我想你到现在应该已经知道能做出些什么了,”Root静静补充,“你真的认为我还会让你碰她?”

“Ms. Groves、Ms. Shaw,你们很会虚张声势,但是……”

Greer手机的一声提示吸引了他的注意,他低头去看时,眉头因困惑而皱成了一团。Shaw立刻看向了Root,黑客笑了笑,冲她眨眨眼,然后谨慎地将手伸向后腰的手枪。

“Greer,还是虚张声势吗?”Root问。

“这是什么?”他问。

“当你忙着观察我、隔离我处理过的那些服务器的时候,我在香港的朋友却在悄无声息地攻击另一些,”她佯装无辜地耸耸肩,“我想你说得也没错,我确实是一个诱饵……”

Shaw笑出了声,但她迅速停了下来,调整姿势,随时准备着选中目标并追击。她绝对不可能让那群人靠近Root哪怕一寸。

Root注意到了她的动作,也笑了出来。战斗即将来临,她的眼睛里燃着和Shaw一样的兴奋——同样也没人可以再靠近Shaw。

“Greer,陷阱的坏处在于……”Root将失事自控按钮举在了所有人能看到的地方,“有时猎人也一样会落进来,你确定想看到这个的结局吗?”

Greer轻笑了一声,“我们的人在我们刚才说话的时候就开始备份数据了,你大可以引爆炸弹。我们的生命是无关紧要,”他冲周围的守卫点点头,“但Ms. Shaw呢?”

“你们不可能及时完成备份,”Root回答,“就这一次,我便可以把你们的整个计划倒推一年以上。但如果你让Shaw先离开,我可以帮你省去这个麻烦。”

“Root……”Shaw警告说。

“Shaw,没事的,你的安危一直都是计划的一部分。”

“对,没错,但我不是这么打算的,”Shaw说,“我们要么一起离开,要么一起留下。不管怎么样……我不会丢下你。这是我的计划。”

“真是感人,但你们俩都……”Greer正要开口,但周围的守卫都不安地动了动,似乎从耳机里听到了什么不好的消息。其中一个人探身对着Greer耳语了几句,然后转身示意半个队伍的人跟他一起出去。

在他们跑步离开时,Shaw坏笑了起来。“我猜猜,”她说,“俄国人来了。”

“你和这有关?”

“也许,”她得意地朝Root一笑,“可能想看着你死,但我不想。我更想看着你把余生耗在俄罗斯的某个监狱里,我倒要看看你在里面要怎么油腔滑调地说你的命‘无关紧要’。”

“他们为什么会过来?”

“Mitvenyenko,对,记得他吗?”Shaw对着Greer瞪大的眼睛笑了起来,“他确实是个混蛋,但他也有些势力不小的朋友,而那群朋友不太喜欢他被一群搞思想控制的傀儡特工杀掉的事实,更别提还是群美国人。我可能告诉了他们Samaritan的事,或许也提了下这个工厂离俄罗斯边界有多近。他们硬要认为你要把他们的人当作目标,这我也没办法。但我觉得他们会有很多问题想问你,我打包票他们也很想往你的脑子里塞点东西,激动吗?反正我是挺想看看的……”

Greer的脸比Shaw看到过的任何时候都要黑,他在她和Root间来回看了好几眼。

“所以……Greer,我们何不一起离开呢?来日方长,”Shaw冷静地建议道,朝他剩下的守卫点头示意了一下,“如果你想活着离开中国,我觉得你大约会需要剩下的这所有人才行。当然,你也大可以试试。但等俄国人过来时,我和Root会确保你是这屋里唯一的活人。”

“长官……”一个守卫小心翼翼地开口。

Greer瞪着她看了好长时间,一度让她觉得他真的会杀出去。她换了个姿势握枪,为所有的可能作好准备。但Greer的身体却稍稍放松了下来。

“Ms. Shaw,来日方长。” 他僵硬地说完这句话,便转头离开了。

等确保他和守卫都出门了之后,Shaw才回过头去看Root。她们一齐朝反方向的门跑了过去。

“那他妈是个什么计划?”Shaw边跑边骂,“炸弹?真的?”

“炸弹只是计划的一部分,”Root没理会她的责问,“你还有脸说我,你真的叫了俄国人过来?”

“当然,我们说好了一起晚餐的订了晚餐,我得确保你能到。”

Root笑出了声。她们跑过拐角,看到了不远处通往外面的门。“记得提醒我绝对不要放你鸽子。”

“我会的,”Shaw坚定地说,“但那他妈到底是个什么计划?你叫我相信你,然后就打算把整个地方炸上天?”

“我只是需要他们认为我会炸掉这里,然后他们便会慌张地备份数据,”Root的语气就像这再明显不过一样,“他们在匆忙间不会注意到我弄进去的一小段程序,它会破坏掉触发器的整个程序。他们已经把它一起备份到了Samaritan的主服务器里面,它很快就会开始传播,足够让他们的进度倒退好几年。如果运气够好的话,也能够破坏服务器。天知道这会给我们赢得多少时间。”

“太棒了。”Shaw笑得十分开心。她打开门,朝墙另一头的枪战短暂一瞥,便领着Root穿过栅栏跑进了树林里。等确定脱险后她才继续发问:“等他们上钩之后,你的脱身计划又是什么?”

“Sam,你想太多了。”Root在Shaw的脸上亲了口,然后继续朝前走,领着Shaw走到了一辆小摩托车跟前。她一定是在来之前把它藏在了这里。Root爬了上去,半天没动静后才回过头看着没动作的Shaw。

“你根本就没有脱身的计划对吧?”

Root仰头瞪着她,“你在里面说的话都是真的吗?”

“字字属实。”

她温柔地笑了,“你保证再也不问我那个问题,我就保证再也不会让你多想。”

“没有更多‘差事’了?”

“没有了,”Root回答,“就算有也会带上你。”

Shaw点点头,这她可以接受。“Root,我们搭档得不错。”

Root笑得更开心了,“我很高兴你终于看出来了。”

Shaw盯着她的眼睛看了会儿后才爬上了摩托车,她抱着Root的腰,任由她带着她驶入层层黑暗里。

***

Shaw坐在她家的房顶上喝酒,安静地看着夜晚的城市。Root很早前便睡着了,但她却很久都没有睡意。于是她悄悄溜了出来,不让自己吵到另一个女人。她套上了一件连帽衫、拿了些威士忌,然后便顺着防火通道到了房顶。摩天大楼间的月色很美,她早在极佳的观景点放了张长凳。

她不是个沉湎于过去的人,但当她坐在这里、既温暖又万分满足的时候,她开始想着自己花了多久才走到今天这一步。她曾经的那么多的人生计划没一个成功,但尽管中间所有的事都令人痛苦、糟糕透顶,她却依然成功找到了一个目标、一个队伍、一个家,还有Root——而她甚至都没想过去寻找他们。一对有自我意识的AI、一段相当长的折磨,成功地让她走到了这里。

如果这样她都还不是世界上最幸运的女人的话……还能是谁呢?

消防通道上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她看着Root小心翼翼地爬上了屋顶。Root迎着她的目光笑了笑,将身上的浴袍裹得更紧了。但尽管如此,她依然在晚风里打了个寒颤。

“抱歉把你吵醒了。”Shaw说。

“你没有。”

“还是睡不着?”

Root摇摇头,“没什么的,一个愚蠢的梦而已。”

她走了过来,在Shaw挪出来的位置上坐下。Shaw把她朝自己拉近了些,让Root能抬腿把头枕在她胸上。她伸臂环住Root将她搂紧,让那股寒意慢慢消散。

“给我讲讲。”

Root又摇摇头,“没什么意义。”

“Root,别这样,”Shaw轻声催她,“我以为我们是一队的。”

她沉默了一会儿,而就在Shaw要放弃的时候她轻声开了口:“我找不到你,也没人帮我。”

“但你找到我了。”

“我告诉过你挺蠢的。”

“一点儿也不蠢,”她把脸枕在Root头上,“你找到了我,我找到了你。Root,我们总会找到彼此。”

“Sameen Shaw,你要变成浪漫主义者了吗?”

“切…”Shaw微微抬头,“这没什么好浪漫的,就只是事实而已。”

“还是有那么点浪漫的……”Root明显觉得挺好笑。

“随你怎么说。”

Root轻笑了一声,往Shaw怀里凑得更紧了。她沉默了一会儿后才开口:“她还是不肯跟我讲话。”

Shaw喝了一小口酒然后把酒瓶递给Root,“Root,你从来就不需要她。”

“我知道,但她不是Samaritan。Shaw,她可以帮忙,而我也挺想她的。”

“那我们会想出些办法让她重新开口。但在那之前我得好好教训她一顿,如果她再害得你身处险境怎么办?”

“你总是那个保护者……”Root说,“Shaw,Greer仍逍遥法外,Samaritan需要被阻止,而我们也总有号码要救……”

“嗯哼。”

“你还会受伤。”

“也许,”Shaw回答,“你也一样。”

“我过去从来都不会为这些困扰,但现在我只想让你平安。”

Shaw畏缩了一下,努力想着应该如何回答,但她知道自己无论说什么都不会有太多安慰。她们能保证彼此的东西十分有限。Samaritan依然是威胁,而就算他们这东拼西凑来的队伍真的打败了它,也总会有下一个威胁出现。总会有无数个电梯、机房和荷枪实弹的人们在等着她们。

然而她们从一开始就清楚自己投身于怎样的使命中,知道自己现在和将来要付出些什么。但不知怎么的,就算未来一片迷雾,Shaw就是知道一切都会好起来。因为她懂得Root的未言之语,明白自己对她也是同样的情感,也了然这对她们俩而言意味着什么。

“Root,我也爱你。”她的声音轻柔但坚定,让Root倒吸了口气,整个身体都绷紧了。Shaw本能地将她搂紧,“只要我们在一起,任何问题都能解决。”

“我喜欢这个说法。”

“那就别再三怀疑。”

Root紧跟着反驳,“你也别怀疑。”

“我不会的。”Shaw吻了吻Root的头顶,保持着那个动作,让自己的唇紧紧贴在Root的发间,直到另一个女人终于放松了下来。她可以感觉到Root慢慢松下来的肩膀以及渐渐沉在她怀里的身体。“Root,闭上眼休息会儿,”她轻声说,“一切都会好的。”

*****

FIN

我只想说,终于托马的完了!终于托马地完了!打出FIN的时候我都要泪奔了!

(PД`q。)·。'゜

最后这一节里面有很多地方我都非常,非常,非常地喜欢……啊……倒地不起……

谢谢Chain小天使不辞辛劳地被我骚扰同我纠结抠词!!还要忍受我时不时的画风突变……【。

最后我会再整体校对一遍嗯……前面有很多特别磕巴的地方特别是……嗯你懂的那一章……啊……

评论
热度(846)
  1. 阿壳壳壳儿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2. 佚名啊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3. No.20160418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4. 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 阿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