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叮

阿叮

查看介绍

【翻译】【肖根】How Badly Did You Have To Break Her?(五)

慶幸在經歷過了一段痛苦日子後的Shaw身邊還有一個不管她變的怎麼樣都會愛她的Root

秋乙一:

电梯:(一)(二)(三)(四),(五)

是否原创:译文,授权走第一节

作者:auchterlonie

翻译:秋乙一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945948?view_adult=true

配对:Sameen Shaw / Root

分级:Explicit (诶你懂得)

特殊题材警告:

    囚禁、折磨描述,思维控制,PTSD,自我厌恶,强迫“治疗”,轻度breathplay,轻度捆绑。

    以上警告是作者打的,请确保不会引起不适之后再进行阅读

Notes:

    先虐死,再用隔门谈心甜死,所谓心脏病就是这么……

------

等到早上,Shaw打开门时Root就在门口等着。她笑得十分淘气,手上还拿着摩托车车头盔。“早饭时间。”

这不是一个问句,所以Shaw也没说话,默默跟着Root到了街上,旁边停着辆摩托车。坐稳后,Root带着她以最高速度在城里疾驰,让Shaw的心跳急速地在胸腔里跳动,让她的身体一直尖叫着渴求着更多。这种单纯肾上腺素带来的振奋心情是她许久都没有体验过的,所以当Root停在街角的一个餐厅面前熄了火时,她几乎就不想放开她。

Shaw下了车,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然后才意识到这还是她们出发时的那条街。事实上,距离她住的地方一个街区不到。

“什么鬼?”

“怎么?”

“你不需要绕大半个城跑这里来。”

“嗯……”Root的脸上带着丝笑意,“那我可能拐错弯了。”

她们点了煎饼和咖啡,而Shaw成功地将它们都咽了下去。服务员端上来的煎饼是儿童食用的大小(上面还用巧克力酱画了个笑脸),让Root的眼睛愉悦地亮了起来。在吃东西的间歇和Root明亮的眼神里,Shaw终于放松了下来,莫名地觉得自己好了许多——至少对于今天来说,不是所有事都会一团糟。

舒适的沉默已持续了足够久,Shaw终于发问:“所以接下来干什么?”

“你想干什么都行。”

“The Machine没给你命令了?”

Root笑了笑才抬头看着Shaw,“现在有些不一样了,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带你去找Harold,你可以看看我们现在在做些什么。”

Shaw在还没听清之前便开口作了回答:“行。”然后Root便在她反悔前将她带上了车。她不否认自己确实有些好奇,但在昨晚之后,她还真的不想再看到小分队里的任何人。他们或许都在生气(也有资格生气),她也依然还不确定自己是否是一个特洛伊木马。

Shaw不清楚到底哪一个更糟。

又在城里风驰电掣一番后,Root最后停在了一栋建筑面前,而Harold和Bear正在门口等着。Shaw还没下车便又被Bear扑倒在了地上,他跟着便第二次把她的脸吻了个遍。

“我知道,伙计,我很抱歉。”Shaw边说边推开他站了起来。她如释重负地发现Harold并没有生气或失望,脸上只是带着笑容,让她在今天第二次觉得一切都可能会好起来。上帝啊,是真的都会好起来吗?

她跟着他们走了进去,尽力假装没什么好奇怪的。但Bear似乎迅速就注意到了,她刚坐下就在她脚下躺了下来,就像抛了锚一样拒绝动弹,让她终于有了点家的感觉。

Shaw尽力听着他说的每一句话,但这个新据点的一切和远处他们留给她的那个小储物箱都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她回想起了前夜,顿时觉得万分愧疚。这群人毫无疑问是她的家人,而她并没有被他们所排斥。那只是Samaritan在玩弄她的脑袋而已,但即便她意识到了这一点,她的思绪也还是立刻飘回了Greer和发射器那里,回到了他们对她做的那些事上……

“Ms. Shaw?”

她一惊,“干嘛?”她这才意识到他刚问了些什么,然而她并没有听到。

他友善地笑了笑,点点头,就像她的反应完全在他意料之中一样。他再次发问,“你想吃点东西吗?”

这问题看起来再正常不过,但Shaw十分确定这并不是他一开始的问题。或许Harold已经不需要前面那问题的答案了,因为她的反应已足够作为回答。Shaw转身去找Root,希望她能提点反对意见,她们毕竟才吃了早餐。但却发现Root并没有在刚才的地方。

Shaw回过头,想在房间里找找Root去了哪儿。直到这时,她才注意到了墙上的钟,上面显示她从坐下已经过了三个小时,而她以为才过了几分钟而已。

Shaw的心跳加速了起来,得闭上眼才能让自己平静下来。她不蠢,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丧失时间观念是重度PTSD还有其他那些屁事中最突出的特质,那么这他妈又对她意味着什么?又是一件需要处理的东西、又是一个Greer残留的礼物……

“Ms. Groves和Mr. Reese很快就回来。”Harold安慰她说。他的语气和神态让她先前的好心情都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痛苦席卷而来,让她觉得自己像一个失魂落魄的小女孩。

“如果你想的话,我们可以找点吃的。”他继续说。但Shaw觉得太尴尬了,她又开始觉得有些恶心,而她厌倦了这种感觉。

“我想回家。”她说。Harold只轻轻点了点头,伸手去拿大衣,而这让她觉得更糟了。他就像同样知道回家的选择对她最好一样,也完全明白她崩溃得有多彻底。

所以,她怎么会认为一切都会好呢?

***

“Sameen?”Root轻柔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过来。

Shaw听到了,但她正背靠橱柜坐在地上。“Root,走开。”她喊了回去。

“但我想留下。”Root的声音步步紧逼,让Shaw反射性地将双腿抱得更紧了。她知道Root只需要一眼就会明白她过去几小时在想些什么,而就凭这个理由,她也不可能让那女人进来。她不想处理这些戏剧性的事,更不想在Root面前展现出她更多脆弱的一面。

“自由国度,”她叫道,“你想干嘛干嘛,但不许进来。”

“那我就一直在这儿。”Root回答。

Root的固执让Shaw忍不住地摇头。她起身进卧室关上了门。如果她不能让Root离开的话,她至少可以离她远点。Shaw爬到床上,看着她挂在灯罩旁的列宁勋章,虔诚得像盯着护身符一样。

她希望这东西能帮助她入眠,但她却一直都没有睡意。

躺在床上的感觉太奇怪了,而就算她没睡在床上,Shaw也无法把Harold那愚蠢又“善解人意”的脸从她脑海中排开。到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她崩溃得有多彻底,而重新加入队伍的可能几乎就没有。她是一个受损物品,而这间昂贵的公寓立刻便让她觉得像个养老院。

她得喝一杯。

Shaw套上衣服,从保险柜里拿了些零钱,然后从消防通道悄悄爬了下去。她在街上闲逛了一会儿,最后找到了一间破破烂烂的酒吧推门走了进去。她打算找人打上一架——她需要看看自己到底变得有多没用。

她点了许多的威士忌,喝完后直接朝第一个和她说话的混蛋挥了一拳。

他立刻回击。而当Shaw从吧台椅上跌倒在地下时,她还真的笑了出来。

“臭婊子。”

“我也这么想……”她如此回答,起身直接朝他冲了过去。她拦腰抱住他,顺着冲击力将他推到了他那群朋友中间,然后成功地用膝盖击中了他的腹部。但接着,他便抓着她的头发将她扔到了酒吧的另一头。

Shaw喜欢这种重重落在地上时的疼痛,那感觉简直太对了,她躺着享受了一会儿才起来第三次朝她的目标冲了过去。他根本就没想到她还会上来,她趁着机会直接将他一拳砸在了地上,但在她来得及打上第二拳之前,他的朋友便已经过来了。他抓着她的喉咙把她按在了墙上。

她冲着他的肾狠狠踢了几脚,但这个混蛋太过强壮、也醉得根本感觉不到疼痛……而她过去的二十个月都在监狱里渐渐萎缩,并在同时渐渐生出些她从未有过的感情。

比如恐惧。

当这个男人掐着她的脖子将她提离地面时,Shaw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感觉绝对是恐惧。她踢着他的腿骨、膝盖,用膝盖顶他的腰。但接着,他便将她的头用力朝着墙撞了过去,让她满眼都是星星。

随着他渐渐用力、她的视觉边缘渐渐泛黑,Shaw觉得自己又成了最开始那个刚开始学习打架的菜鸟。出于绝望,她想用手指戳他的眼睛,但他又抓着她的头往墙上撞了几次,让后脑有了股奇怪的暖意,同她缺氧的肺感觉一模一样。

Shaw能在耳里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而她意识到自己根本不记得该怎么做。恐惧已经烧尽了她所有的训练和经验,让她的脑海里只剩下一片虚空。她不能思考、甚至不能做出任何反应,只能瞪大眼睛看着男人那张愤怒又醉醺醺的脸,眼睁睁地看着他掐死了她所有呼吸的通路。

她的双腿无力地悬空在墙边晃荡。「真是见鬼」。她会在现在死在这里,死在一个滑稽的酒吧里,死在一个路边的混蛋手里,还死得毫无意义可言……

她到底是怎么了?

但接着他便开始了抽搐,眼睛都翻出了眼白,很快便带着她一起倒在了地上。Shaw按着自己满是淤青的脖子,挣扎着重新开始呼吸。半响后才终于抬起头,看到了拿着电击枪的Root。

Root低头看她时,脸上似乎有火在燃烧,满是绝望和暴虐。她扔开电击枪,从后腰拔出两只手枪,原地转了个圈对着房间另一头瞄准。如果现在有人敢站起来,Shaw确定Root会眼睛都不眨地把整个弹夹的子弹射进那人身上。

Root扭转了整个局面,而Shaw记起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她需要知道自己到底有多没用,那么现在,她想自己已经找到了答案。

“Sameen。”Root叫她时并没有回头,明显是想叫她跟着一起出去,但Shaw没理她。这样的事不能一再发生,而她也不能再这样下去。发射器已经毁了她所有的东西,所以它真的得滚……

在来得及细想之前,她便拿起一个破酒瓶插进了自己的脖子里,想把那该死的东西掏出来。

有人吼了句什么,她没有听清。接着,Root的枪柄便砸在了她的头上。用力之大,将她的头直接锤在了地上。她的手也虚弱地松了下来,应该是丢开了酒瓶,但她突然沉重起来的眼皮让她没法睁开眼去找。

她强迫自己睁眼,盯着自己身下渐渐扩大的血泊。她从交易所之后就没见过这么多血了,那时的她也同样虚弱,得用尽全力才能抬头看向她的处决者。Martine就只是一个带着枪管轮廓的黑影,Root在朝她尖叫。

Root现在也什么地方尖叫。或者……是她一直都在尖叫?

Shaw强迫自己抬头看着上方那个执枪的女人,她尽力想让自己的眼睛聚焦,但她能看到的只是另一个带着枪管轮廓的黑影。或者……这便是同一个影子?同一个枪管?

她按到了那个按钮对吧?其他人都安全地在电梯里,到现在应该都已经出去了,而这提醒了Shaw她应该逃跑。

她用自己最后的一点力气猛地起身,踉踉跄跄地朝前跑,中间撞到了一个想来抓她的人身上(Samaritan的人怎么他妈这么快?),她一把将他推开,草草挥出一拳又加上一记肘击。但这个动作又让她踉跄着撞回了身后的墙上。

“Sameen!”她听到了Root的声音,而这让她立刻恐慌了起来。电梯应该已经走了,但Root难道让它停下了吗?她是回来找她了吗?

“Root,走!”她吼了回去。Root和Harold必须得逃出去,不然这一切都会毫无意义。Root还不明白吗?那女人的优先顺序有时候真的……

Shaw感觉到有更多只手在抓她,虽然她在踉跄后退,她还是成功地将它们都推开了。她接着便看到了一扇门,如果能过去的话,她就可以顺着楼梯向下,然后或许可以跑到通风管那里,她还有逃生的机会……

她又撞在了一个特工身上,然后用最大力气朝门撞了过去。但这里应该是什么紧急出口,因为她发现自己紧跟着便到了人行道上,在人群中跌跌撞撞地过了街。现在没有困惑的时间,Samaritan就在后面紧追不舍,她得继续往下走。

“Sameen!”她又听到了Root的声音。但这不可,她亲眼看着电梯门在Root面前关了。所以这一定是敌人的诡计,那人是Martine……

她冒险往身后看了眼,发现有人追了过来,这代表她得在Martine朝平民开枪前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她必须得在现在了结这事。她转进一条巷子里,从靴子里抽出她的匕首,决定等Martine一出现就直接捅进她的腹部。

但脚步声在小巷门口停了下来。“Sameen?”

Shaw犹豫了,“Root?”

她能在耳里听到自己血液流淌的声音,而这让她难以听清也更难以思考。她摇摇头想摆脱那声音,但随之而来的眩晕让她直接跪在了地上,膝盖立刻便湿了。她低下头,看见自己身下又已经是一大滩血泊。

“见鬼……”她的伤比想象中的重。Martine那个婊子……

“Sameen?”Root又叫了一声。

“Root?你个蠢货,快进来。”

Root走进了巷子,Shaw招手让她再过来一点,“到我后面去,我会料理掉她。”

Root慢慢走了过来,“谁?”

“Martine。”

Root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而Shaw得强行把她拽到自己身后去。

Root顺从地任由她拽着,“Sweetie,Martine死了。”

“死了吗?啊,那就好。”Shaw俯身想把刀插回靴子里去,但却失去了平衡,直接倒在了地上。她以为自己是被推了一把,但当看见已被血染红的牛仔裤时,她明白自己并不是被人推了。呼吸变得困难起来,周围冷得要命,这便只能说明一件事……

“见鬼……”

Root立刻蹲了下来,抬起Shaw的头枕在她的胸口上。她将什么柔软的东西按在了Shaw的脖子上,而Shaw在尽力想着自己什么时候在那儿也挨了一枪——她只记得自己在腰上挨了两下。

“Harold呢?他平安吗?”Shaw问。

“Harold没事,我担心的是你。”

“我也没事,”她的头将Root贴得更紧了,“这算不上什么。”

“Shaw,保持清醒。John,你在哪儿?”

Shaw摇摇头,闭上了眼,“John需要医生,Harold会照顾他。”

“Sameen,John没事。”

“后背中枪,即便是他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不行!John,我现在就需要你。”Root在对其他人说话(或许是在对耳机说话?),为什么Shaw自己的耳机里没声音?她是丢在了电梯外面吗?Harold会生气的,每次丢了什么设备他都会生气。

“Root,没事的……他只是需要个医生而已,”她说,“我也没事,这是我自己的选择……照顾好他们……”

“Sameen,你给我保持清醒……看着我……”

Shaw只是摇了摇头,她脑海里有Root最完美的形象,她不需要去看。这样结局便很好。

“没事的Root……你已经安全了……”

***

Shaw并没有立刻睁眼。她在以前已经有无数次伴着心跳监测器声音醒来的经历,因此知道如何将呼吸放缓。不到万不得已,她不会透露出自己已经醒来的事实。

她竖起耳朵,听到了走廊里轻轻的交谈声,但除了清风拂过窗帘的声音之外,她身边并没有任何其他的动静。她冒险睁开了一只眼睛,注意到了打开的窗户,而Root的夹克就搭在一旁的凳子上,让Shaw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这是个安全屋,不是什么实验室。

她渐渐记起了Root找过来时的那个小巷,然后记起了电梯和自己中枪的事。她的头上包着纱布,手臂上有静脉输血管,所以这代表Root即时给她找了个医生,但更有可能得是她们即时到了安全屋,而Root自己做了这些工作。

Shaw掀开毯子,提起自己的衬衣,想看看她的枪伤缝合得如何。但上面的一堆旧伤让她愣住了——不止是枪伤的伤疤,还有些其他的。太多了……

她看着身上那些烧伤和割伤留下的参差不齐的疤痕,竭力回想它们到底是从哪儿来的。直到看到肋骨下方的一个极其难看的枪伤时,她才记起了自己最后一次在Samaritan那里的逃跑经历……然后便记起了她被囚禁的那些日子。

她抬起头,轻轻碰了碰纱布,跟着便记起了发射器的事、酒吧的那场架、Root、那个酒瓶,还有……

「艹……」

她倒回床上瞪着天花板。她又忘记了时间,而且这次更糟,她还忘了自己在哪儿,也忘了自己在做什么,而且她还真的以为自己回到了交易所那里。太滑稽了,她怎么会这么容易就失控?

走廊的交谈声也说得通了,那是她的队友们。他们在谈论她,无疑是在讨论该拿她怎么办。真见鬼,她可不要留在这里。她不需要被说教,也不需要被照顾。

她拔出输血管站了起来,但迅速又因眩晕而栽在了地上。脑子里那股突如其来的压力让她闭上了眼,慢慢等世界停止旋转。但狗牌的声音将她的注意力吸引到了门的那一头,Bear立刻就跑到了她身旁舔着她的脸,她伸手安慰性地给他挠耳朵,引来了Bear的一声呜咽。但她知道他一定也惊动了其他人,因此,在有人进来时她连头都没抬。

“我不想听。”她说。

一个陌生的声音问:“听什么?”

Shaw抬眼看着那个金发女人,然后看着一旁的John,谨慎开口:“你是医生?”

“不是你想的那种医生,”她回答,“我叫Iris,我听过许多关于你的事。”

「不是你想的那种」……Shaw看着John,想弄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事情很快便对上了,她翻了个白眼。“你他妈给我找了个心理医生?”

“她很不错,而且她知道Samaritan。”

“你给心理医生说了Samaritan的事,然后现在还能在外面蹦跶?”

“我,呃……”John看起来有些尴尬,他迅速从Iris那里移开了目光,让Shaw又翻了个白眼。

“天,John……你现在还会和心理医生上床?”

“我们没有……”John和Iris异口同声,但Shaw已经听够了。他们之间绝对有什么,而Shaw一点都不想知道。

她摇摇头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撑着床稳住身子。她直起身,挑衅般地直接从他们身旁走出了门。Root和Harold就在走廊里,他们脸上都挂着如此明显的担忧,让Shaw又觉得想吐。她直接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厕所就在走廊尽头,她用力在身后关上了门。

这段距离刚好是她能让自己不摔下去的极限,她真的得庆幸自己成功走了过来,而没又一次得卖力展示她有多脆弱。她撑着水槽,闭上眼将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呼吸上,直到最后终于觉得没那么晕了。她昨晚一定失了很多血……

“Sameen?”Root在门外轻轻叫了她一声。

“让我安静地尿会儿行吗?”

“当然……”

Shaw又吐出了一口气,抬头看向了镜子。这是她回来后第一次看到自己,而她发现镜子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一个被战场弄坏了的归家士兵不认识镜子里的自己简直就是一个老掉牙的故事,但这并不能让她觉得好受些——她没在镜子里看到任何自己的影子。

那个回瞪着她的女人就像一个怪物。苍白得跟死人一样的皮肤上印着她黑色的眼圈,被纱布凸显得更加显眼。她看起来不仅仅像是受到了折磨,她看起来像被吸干了生命。

天,难怪所有人对她都那么奇怪。

她坐在马桶边想着自己下一步该怎么走。她可以出去面对他们——见见那个心理治疗师然后谈谈她最新出现的那些情感问题——或者,她可以从窗户出去。

这个选择很简单,她拔出插栓,把窗户抬了起来。

“求你,别……”Root的声音叫住了她。

Shaw叹了口气,“你知道我不可能留在这里。”

“为我的话也不能吗?”

“Root,这和你无关。”

“对,和我无关,但和你有关。Sameen,你才回来……”

“我回不来了。”

“求你,”她乞求道,“留下来,就当是为了我。”

“怎么?然后你可以弄好我?拯救我?我不是什么高塔里的公主。”

“但你也不是一个人。”

Shaw闭上眼,将头抵在窗沿上。为什么这句话会让她如此难受?天,她简直就是一团糟。她贴着窗沿摇了摇头,“不是一个人也不会改变什么,你难道不明白他们对我做了什么吗?”

“我不是……”

“Root,他们把我弄坏了,我这样子对任何人都没好处。”

“Sameen,你对我有好处,这点从未变过。”

“当然变了。我现在一团糟,你每次看到我的时候也都明白。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她将窗户推到了最上方,开始朝外爬。

“那我就没有发言权吗?”

Shaw停住了动作,她的一只脚还在马桶上。“什么发言权?”

“‘这样’以后呢?Shaw,我也是所谓‘这样’中的一份子,以后怎么样、我们怎么样……我想我都有发言权。”

“我们?”Shaw突然觉得有些发热,“我就是个该死的畸形秀,而你还觉得有‘我们’存在吗?Root,那是个梦而已,曾经是,将来也是。”

“我也梦到过你……”她的回答是如此安静,Shaw差点就没有听到。然后她便听到Root顺着门滑下去的声音,紧跟着是头靠在门上的闷响。“每天晚上,我都会找到你,你会对我笑、会吻我、原谅我……”

原谅她?Shaw挑了挑眉,觉得无法理解。Root做了什么事需要她原谅?

“每天晚上我都会很开心,因为我和你在一起,而这是最重要的……”她顿了一会儿,声音里有了哭腔,“但每天早上我都会醒过来,而你却不在那里。今天又是同昨天一样的地狱,我不知道你在哪儿,也不知道要怎么找到你……只知道我辜负了你,也大约还会在明天继续辜负你。”

Root不知为何吸了吸鼻子,而这让Shaw觉得自己在被什么东西狠狠撕扯。她突然发现自己已经不太能保持平衡。她重新爬了回来,坐在马桶上休息。

“Shaw,这不是梦,我知道不是。我也知道你在伤痛而我也很可能没有办法帮你缓解。但你现在自由了,你就在这里,而我也在。那么,如果你愿意的话,这便是一个开端。”

Shaw又摇了摇头,她不知道这是在说什么,也不知道这段话为什么会让她的心觉得万分沉重。她不懂自己为什么还没离开(而她应该离开),她的身体就像在造反一样,强迫她留下,强迫她向Root靠近。

Root的那一大段话像是在强迫她也得说点什么一样。她静静地开口承认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做什么?”

“所有的事,做回……,”Shaw说,同时觉得这句话听起来简直太蠢了,“昨晚我很害怕,而我不能在害怕的时候战斗下去。”

“你能的,我就是这样。”

“少来这套,别跟我胡说八道。你什么都不怕,你耳朵里面可是有个上帝在随时给你指路。”

Root笑出了声,“Sameen Shaw,在遇见你之后我比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还要害怕,你真的把我吓了个半死,”她侧身对着门低语,门上传来了衣服的摩擦声,“昨晚我差点失去了你,我不想再有同样的经历,但我知道类似的事情还会发生,因为你不是那种喜欢打安全牌的人,爱上你就等同于拥抱恐惧。”

“那不一样……”

“那份恐惧便是我战斗的理由,你还不明白吗?”她步步紧逼,“那就是我为什么会在每天早上醒来、为什么还在纽约、为什么还会听命于……”

“停……”Shaw说。事情已经完全脱出了掌控,这段对话有如千斤,沉沉坠在她胸口上。她这是要哭了吗?去他妈的……

“我找到你了,这不是梦,我也绝不会放手。”

“闭嘴行吗?”

“不,我找了你太长时间了,告诉我你从没找过我……”

“停,别说了。”Shaw说。

“Shaw,我在这儿,就在这里。没有你我哪儿都不去,至于其他的事,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

停下来……”一滴该死的眼泪顺着Shaw的脸滑了下来,而这把她吓了一大跳。她就像被什么东西催动着一样站起来朝门走去,她听见Root的衣服和门的摩擦声,而当她打开门时,Root已经站了起来。“别说了。”她重申了一次,没有停下脚步,捧着Root的脸直接吻了下去。她并没有减速,冲击力让Root直接向后撞在了走廊后的墙上。

这个吻并没有电梯那次那样粗暴。这次没有伏击,传达的信息也完全不同,虽然Shaw依然需要她闭嘴,但却是因为她听到了,而她不需要再听下去。

当Root的手环绕着她将她拉得更近时,她伸手向上抓住了Root的头发。她允许Root拉她,只要能更近些什么都行。她的舌在Root的上齿上划过,然后在唇边感觉到了另一个女人的微笑。Root的手已经在顺着Shaw的胸罩边缘下滑,所以Shaw开始抓着她的衬衫往上提。

走廊尽头传来了一声咳嗽,让Shaw停住了动作,转而与Root唇齿相依,前额相抵。她将手放在了Root的胸腔上方,让自己感受着Root和她一样急速的心跳。她们一起渐渐放缓了呼吸,等感觉到Root轻柔而流连的吻之后,她才睁开眼后退了些。

Harold的脸并没有Shaw想象中的那么红,但只有Iris没有任何尴尬的痕迹。她可能是这堆人里面唯一一个习惯于观看感情现场爆发的人,完全不为所动,而这让Shaw觉得有些感激。她能接受和这样的人做“心理治疗”(如果必要,如果能让Root闭嘴)。

Shaw重新看向了Root,“你真的想让我和她谈?”

“求你。”

Shaw愁眉苦脸地咬了咬牙,转过身问另一边的Iris,“这要怎么弄?”

她回答:“大部分取决于你。”

Shaw对这个毫无信息量的回答翻了个白眼,又回过头去看Root,黑客正用一个轻柔的吻奖励她。当她们四目相接时,Shaw从她眼里读出了意料之外的坚定——Root稳得像一块该死的石头,她的石头……

Shaw咽了咽喉咙,她没法不去信任。

“你欠我的。”她告诉Root。

“我发誓会让你觉得相当超值……”Root说,她的眼睛闪着顽皮的光芒,让Shaw的嘴角不住的上扬。好吧,她也能接受这个。

***

TBC

评论
热度(554)
© 阿叮 | Powered by LOFTER